【现代】因为你是我的兄长。_鲶骨|刀剑乱舞同人|男子高中生

35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7 0:15:28

作者:一一四松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0a811461b45242fc9760b3b7ca54bd96

阁楼: #文学小说馆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7/1/7 0:15:28
『男子高生鲶×后辈鲶』
后面有中间部分有肉渣,后面有肉也有虐,故事大概讲的是鲶尾和骨喰本是亲兄弟,但是因为4岁时一场高速公路上的车祸,两人失去了记忆,骨喰被甩出了车门,滚下山坡,被正在爬山的一对夫妻发现并且收养,也一直没有找亲生父母,鲶尾则与亲生父母一起生活,因为失忆的原因,忘记了自己有一个最爱的弟弟,父母也没在他面前提起怕给他心里压力,最终在高中相遇发生的一些故事!希望大家喜欢哟
【现代】因为你是我的兄长。_鲶骨|刀剑乱舞同人|男子高中生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7/1/7 0:15:28
遇到了奇怪的前辈
骨喰藤四郎发现自己的椅子上有一个拳头
大小的洞。

一开始以为是班上几个捣蛋的男生恶作
剧,从开学典礼的那一天起就有一波男生看
不惯他,因为大多女生们的心都被骨喰给“抢”走了,就连一部分学姐也是。
修理椅子要4万円,得把自己打工一个月的薪水给掏空,算了,将就下吧。
奇怪的是,别的同学仿佛看不见这个洞,每当他提起这个洞的时候,大家总是用很奇怪的眼神看向他,还会附上一句:“骨喰你是不是眼花了?”
每个新学期,学校各种社团的前辈们就会在校门口处招收新的成员,所以导致每次放学回家的时候,骨喰总是会被一个头上翘起一根呆毛,长发用红头绳扎起来而且过于活泼还喜欢动手动脚的前辈拦住,好像叫……鲶尾藤四郎来着
“同学同学!我看你骨骼惊奇!”
“我不参加。”
“别走嘛!加入我们社团还有新人礼包送哦!”
“我不需要。”
“同学!”
“我不……”
“我们长的好像哦!!!是不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啊?!”鲶尾把骨喰壁咚在校门口的柱子上,引来不少人的侧目,确实,两人除了发色以外,五官几乎一模一样,就连身高都差不多,鲶尾浑身散发的阳光以及灿烂的笑容快把骨喰的眼睛给闪瞎了,“你想多了,放开。” 骨喰没想到这人会说出如此荒谬的话,但是心里毫无波动,鲶尾瘪瘪嘴,皱着秀气的眉头放开了骨喰:“你好冷淡哦~” 骨喰面无表情的没有说话,扯了扯书包带子正准备抬脚,“你那方面是不是也那么冷淡啊?” 身后又飘出这么一句话,周围的校友纷纷看过来,低声细语的交谈和各种指指点点全部被骨喰收进眼底,太羞耻了,自尊心哗啦啦的碎了一地,黑着脸回头瞪向无所畏惧的鲶尾,大步走出校园,“唉~”鲶尾头上的呆毛好像自己动了一下:“真是可怕的眼神啊。”
* * * * * *
回复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7/1/7 0:15:28
对不起!我…
开门,放下书包在玄关换鞋,脑海中突然闪现出校门口的闹剧,“真的是够了…”扑进柔软的大床,用被子使劲裹住自己不再去想那件事,银发因为这一系列的动作而乱掉,为什么一开学就会发生这种事?为什么这种事还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只是想安安静静的读几年书啊!什么都想不起来……唯一的记忆就是一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瞳子,啊,头又疼了,算了算了,在这么想下去心烦的只会是自己,那个前辈一看就是那种丝毫不在乎的耸耸肩就完事的人,明天不要再理他就好,骨喰心里是这么安慰着自己,然后走进了浴室。

“卧槽!” 鲶尾莫名其妙的在家里摔了一跤,爬起来后看着干净的地板挠着后脑勺:“怎么会摔呢?是不是有人在诅咒我?” 一边想着一边踏踏踏的上楼去自己的房间了,“唉——唉?!”今天的“惊喜”实在是太多,刚进门就看到自己的柜子上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什么时候出现的啊?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都没有看到呢。”对着柜子上的洞琢磨了半天,最终决定伸一根手指进去看看,嗯……怎么说呢?凉飕飕的?好像有风在吹?再看一眼,黑漆漆的一片,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天花板,熟悉的天花板“难道……这是传闻中的时空隧道?!” 鲶尾惊呼道,呆毛也激动的竖了起来,“哦哦!好厉害好厉害!!!” 于是兴奋了一夜睡不着,第二天意料之内的睡到9点才醒,给老师打了个电话谎称发烧不舒服就待在了家里,挂掉电话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那个洞!“怎么也是黑漆漆的啊而且还什么也看不见——” 伸进手指却意外的戳中了柔软的东西,“唉?”

此时此刻的另一边

“啊!”感觉到屁股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骨喰第一次失态的站了起来,“骨喰藤四郎同学?有什么问题吗?”国文老师不满的看向打断自己讲课的骨喰,但却因为骨喰是好学生而放轻了语气,“对不起老师,我没有什么问题。” 道歉了之后并没有坐下,而是不顾周围同学的眼光悄悄蹲了下去看向那个其他人看不到的洞,正对上一只和自己一样的眸子,“……” “骨喰!!!”洞口发出这样的声音,骨喰扶额,怎么不管在哪里都是这家伙?!还有这个奇怪的洞是怎么回事,“原来洞的另一边是骨喰啊!!!好神奇哦!难道这就是我们的缘分吗?!”鲶尾继续自顾自的说着:“我这边的洞是在我的房间哟!” 骨喰透过洞口看到了鲶尾床头上的照片,是自己的照片,“喂……我说你啊” “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吗?” “你床头上为什么会有我的照片…” “这个嘛,嘿嘿”鲶尾嬉皮笑脸的看着骨喰:“虽然在这种时候说出来会很奇怪!但是既然骨喰都发现了我就说了吧!我呀,喜欢骨喰哟!从初中开始,我就看到了骨喰!然后每天每天都在偷偷看着你,毕业了以后一直自私的盼望着骨喰能考到我的学校来!没想到你真的到这个学校里了呀!难道你都没有发现我吗?!” “没有。”丢下这句话,骨喰不再理着急的鲶尾,悄悄的坐了上去,同桌的眼神已经非常奇怪了,骨喰同学竟然有与椅子交谈的能力。

“什么嘛——”鲶尾像是表白失败了一样不满的坐在地板上
回复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7/1/7 19:43:01
你只能是我的
等到鲶尾到达学校后骨喰刚好准备吃便当,“骨喰~出来下~” 门口甜腻腻的喊声激起了骨喰一身鸡皮疙瘩,果然又是那家伙……“啊…”无奈只好放下餐具走了出去,却没想已经入套了,刚出教室就被鲶尾一路连扯带拉的冲到了厕所隔间,还锁上了门,“骨喰!你怎么可以这么冷淡呢?!前辈在向你告白哎!!”鲶尾抓住骨喰细瘦的肩膀强行让他坐在马桶盖上,“请理智一点。”骨喰这样不冷不热的回答让鲶尾更加来火,想要占有他,他只能是我的,不管拒绝还是接受,可怕的想法占有了鲶尾的大脑,粗暴的吻了上去,还没来得及给骨喰反应过来的机会,每一寸每一寸都不放过,直到骨喰严重缺氧,大口大口的吸入新鲜空气,嘴唇因被鲶尾啃咬而变得充血透红,“你疯了!”站起来一把推开鲶尾想要出去,却被鲶尾紧紧的抓住胳膊,再次坐在马桶盖上:“对!我是疯了!是被你逼疯的!你不能拒绝我!因为这是我给你的爱!!!绝对不能拒绝我!!!你只能是我的!!!”再次向嘴唇进攻慢慢向下滑去,扯下领带把骨喰的手反绑在背后,开始肆意妄为,在对方雪白的肌肤上种下一颗颗草莓,看着对方的肌肤因为自己而变的粉红,“哈啊……住……手……哈啊……”飘出的都是勾人的单音节词,让骨喰感到无比羞耻,干脆闭上眼睛不再去看,细碎的银发遮住了骨喰的脸,这种行为不知道为什么却让鲶尾如此来火,强行把骨喰的脸扳了过来:“看着,看着这一切,看着我对你的感情!!!” 手指慢慢伸入后穴,肠壁一阵收缩,紧紧的夹住了鲶尾的手指:“看来骨喰很喜欢我的手指啊” 这算是羞辱吗,不,比羞辱更加严重吧,骨喰身体颤抖,上齿咬紧了下嘴唇,眼角流出晶莹的液体,这让鲶尾吓了一跳,难道前戏没做足吗?想要抹去泪水却被骨喰侧脸躲开,强忍哭泣的声音让鲶尾揪心,“骨喰?” 抽泣,还是抽泣,少年精瘦的身体上有些不该有的吻痕,大腿大大张开,对于自尊心很强的人来说,无非是…… “骨喰对不起……我不该这么急……我……” 弯腰拿起地上凌乱的校服盖在骨喰裸露的身体上,笨拙的把对方拥入怀里安慰着,可回应他的还是身体的颤抖和令人心疼的抽泣声,宁愿忍着也不要哭出来,真是孤傲的人啊。
回复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7/1/10 8:52:51
原来他的弱点是我
被一个和自己长的很像的男性前辈差点强了是一种怎样的心情?没有人比一年级三班的骨喰藤四郎同学更加清楚,自从那天以后,鲶尾每天都换着办法来求骨喰的原谅,导致骨喰班上的女生误以为是两兄弟吵架,骨喰闹别扭呢,
“藤四郎同学。你哥哥来了。”
“哟,骨喰。你哥又来了啊!”
“骨喰同学。你哥哥让你放学后去篮球场等他!”
“藤四郎,这是你哥给你的便当。”
够了,真的是够了!“他不是我兄长啊!” 骨喰忍无可忍的拍桌而起,抓起同学递过来的便当冲出教室塞给鲶尾:“别再来烦我了。” 谁会接受一个强奸犯的“恩惠”呢?而且这个强奸犯还是同校的学长,“可是你不吃饭的话肚子会坏掉的呀!”鲶尾急得差点跺脚,但是骨喰丝毫没有理会对方灼热的目光,眼神神依旧毫无波动:“我死了都跟你没关系。”转身欲走,暖金色的阳光撒在银发少年的高挑清瘦的背影上,“才……才不是呢!!!” 鲶尾扯过骨喰的手,紧紧抓住手腕,非常认真的看着骨喰和自己一样紫色的眸子:“骨喰对我来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人!你死了的话我也不会好过的!我从初中第一次看到骨喰的那一刻起就爱上了骨喰!四年来我一直一直都在关注着骨喰!所以…所以请不要再说那样的话了!” 手劲不曾放松,鲶尾低下头,两人僵持着在走廊,骨喰明显被吓到了,冷汗一阵一阵的,这家伙…… “如果!” 鲶尾的声音开始哽咽:“如果骨喰觉得我很烦的话!我不会再来打扰骨喰了!昨天的事非常抱歉!但是!请骨喰不要讨厌我!因为我是真的非常喜欢骨喰!!!”最后一句话几乎是用吼出来的,整条走廊的校友还有坐在教室靠窗的同学都听的清清楚楚,眼泪一滴又一滴的砸在地板上,鲶尾秀气而有些女子气的脸庞被打湿,把便当重新塞给骨喰后一边抹眼泪一边跑回了楼上。这回出丑出大了。

“……喜欢,么。”

一场莫名的失忆让4岁的骨喰像失去了非常重要的东西一样,不愿为别人打开心扉,睁开眼看到的便是雪白的天花板,刺鼻的药水味充满了鼻腔,两个自称是自己父母的人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从小到大都属于那种被欺负的对象,紫色水晶一样的眸子里也看不到任何情绪,像个精致的人偶一样,虽然养育自己的两个人给了自己一个温暖的家,但是感觉还是少了点什么,不断的寻找记忆也没有任何结果,直到初一的时候看到了那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眸子开始。
“咚!” 一个足球飞速的砸到了路过的初一新生的脸上,弱小的身体勉强爬起来,已经开始褪去小孩的稚气面孔变得轻微肿胀,“好痛……” 白皙的手抚上红肿的脸颊,眼睛却无神的顶着地上,操场上踢足球带着汗水味的一群男生散了过来,带头的高个子男生绕过少年捡起足球,然后居高临下的望着少年,讽刺的的意思一看既出:“不好意思啊,我没看到你,小——鬼。” 众人哄笑,少年没有想理会他们的意思,抚着脸颊准备走人,却又被围住,被人推到在地,“喂,你很拽啊!懂不懂礼貌?!” “为什么要对不懂礼貌的人礼貌啊?”声音从后面传来,是一个和少年拥有一样眸子的人,“再不走的话,我就去告诉教导主任哟~”那人带着危险的笑容,“……可恶!我们走!” 汗味终于退去,取之而代的是淡淡的柠檬清香,“你是这届初一新生吧?” 那人直接用手架着少年的胳肢窝将他靠在自己怀里拍灰尘,好像很理所当然的样子:“我叫鲶尾藤四郎,比你大一届~你呢?” “骨喰藤四郎……” 骨喰微微抬起头拉开和鲶尾的距离,“哇!我们的名字很像呢!唔……好像长的也差不多哎!是不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啊!”就知道他会这么说,骨喰扯过被鲶尾握住的手:“谢谢你替我解围,我先走了。” “啊……好吧,再见!” 略带稚气的声音逐渐拉远
思想拉回现实,原来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么,还是去道歉吧,等等,为什么要我去道歉啊,明明是他先伤害我的啊,可是他也道过歉了啊,“果然还是去解释清楚比较好啊……” “一个人在想什么呢?”一只手拍上了骨喰的肩膀,风纪委员,一期一振,高三一班,“前辈好。”骨喰礼貌的回答道:“只是一些琐碎的小事罢了。” 一期一振勾起嘴角,话语依旧温柔如水:“唉,是吗,既然是小事就不要太在意的好,对了,明天周末有空吗?” 骨喰从书包翻出一张作息时间表:“明天上午要去打工,下午的话,不出意外应该有时间。” “这样就够了。”一期一振递给骨喰一张票劵:“我家那边新开了一家书店,拿着这张票去购买的话打三折,明天一起去看看?” 接过票劵,骨喰点了点头,在十字路口与一期一振分手,这是第一次被人邀请。
回复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7/1/10 8:52:51
奇怪的人,本丸?
7:30,闹钟准时响起,10月的空气里带着一丝丝的凉意,骨喰穿了一件白色衬衫,扎上紫色丝带,运动服样式的外衣,条形白边,不知道为什么周末的常服总是喜欢穿这件,平时大都穿校服,所以穿常服的时间很少。打工的地方是一家咖啡厅,也会出售一些小甜点,环境安静,所以骨喰就选择了这里,不出意外的话,上午九点就会有一对看上去关系很好的少年准时来这里,“叮铃”,来了,“两份冲田总司套餐,谢谢。”扎高马尾的少年声音酥酥的,而他身后那位就显得有些妖娆:“安定好过分呐——再这么吃下去会变胖的!主人不喜欢我了怎么办?!” “闭嘴吧你!我相信主人从来都没喜欢过你。”被唤作安定的少年一脸嫌弃的说着,这些对话陆陆续续的被骨喰的耳朵收集了起来,大脑自己不断的回想着所能记住的事,好像,从初中起就遇到了很多奇怪的人,说着一些奇怪的话,但是那些奇怪的人好像都是有意接近自己的样子,每次因为一件小事而认识,对方还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而且大多数奇怪的人名字里都有“藤四郎”这三个字,比如初二时在大街上看到一个说是和家人走失的小孩,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最后在公园的时候那小孩才说记得住回家的路,名字叫秋田藤四郎,还给了骨喰一个印有家纹铃铛,骨喰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去改一个名字了,把套餐送到那两人桌上时已经是十分钟后的事了,“请慢用。”骨喰拿起餐盘回到了前台,那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安定便故意大声的说:“唉呀清光!今天好像是我们内番啊!” 清光装作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回答:“对哦!我都忘记了!栗田口家的都出阵了!少了那一群小孩子本丸应该安静了不少吧?” “请不要大声说话。”骨喰看向那两人,声音清淡,见状,安定伏在桌上压低声线凑到清光耳边:“看来他还是什么也没想起来,回去汇报?” 清光皱起眉头,双手抱胸,无奈的叹一口气:“你确定这样让他听我们在这讲本丸的事真的能想起来?就连之前栗田口的短刀来故意接近他都想不起来哎,还不如干脆直接告诉他,我可不想当神经病。” “这样是绝对不行的。”安定喝了一口咖啡,好苦:“之前我问过主人这个问题,主人说前世的记忆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只可能在梦里出现,而且这还是好事,怕就怕他们一点也记不住,你看骨喰不是很喜欢穿那件衣服吗?是不是很像内番服?” 清光随着安定手指的方向看去,骨喰正在前台照顾客人,围裙下的常服,确实有几分眼熟,“好烦哦!”清光泄气了一样靠在沙发上:“明明作为刀剑男士,不上战场却来当侦探。” 安定吃下最后一块蛋糕,拿起纸巾擦擦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吧,在完成任务之前我们都要待在这里,走吧。” “等等我还没吃……” 第二天新闻头条是某咖啡厅发生了杀人事件。
回复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7/1/10 8:52:51
不顺利的约会
中午,打工结束,骨喰按照一期一振发短信过来的地址来到了约定地点,客人并不是非常多,倒也清净,一眼就看到某个身影,“……上当了?”心想着是不是一期一振故意约的他俩,但其实更想知道的是一期一振是怎么知道他们吵架的事,鲶尾一回头就看到了那末明显的银色,好像完全忘记上次那件事一样向骨喰挥手:“骨喰——你也来了呀!一期哥说这里新开了一家书店让我来陪他呢!”骨喰轻哼,走过去:“我也是他约过来的。”鲶尾恍然大悟,“对了”两人同时说出这句话,“你先说吧。”骨喰移过视线,鲶尾倒也不客气:“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 骨喰闭眼回想:“我打工的咖啡厅的常客是两个比我们要稍大的少年,他们的对话内容总是主人,本丸,内番,出阵和栗田口。” 鲶尾吓了一跳,瞪大了眸子:“好巧!我遇到的奇怪的人也是说他要回本丸,想念本丸的大家什么的!对了对了!!他还给了我印有类似于家纹的铃铛!” “我也有。”鲶尾和骨喰分别掏出了金色的铃铛,两个家纹都不同,鲶尾的铃铛上有一条活灵活现的鲶鱼,骨喰的就是有骨头的花纹,“这怎么回事?” “……不知道”,“久等了!”刚来的一期一振笑着打断了两人:“真是非常抱歉,在路上看到了很好看的礼物就想着给你们买了下来。” 于是分别递给鲶尾骨喰一个70CM长的盒子,“一期哥你也太客气了吧。”鲶尾打开盒子,里面放着的是一把白色的胁差,一时说不出话来,“总感觉……这把刀很熟悉。”骨喰淡淡的开口,拿出铃铛和刀壳上的花纹比较,一模一样,一期一振依旧是笑着看着两人,注意到了两人手上的铃铛:“这本来就是你们的东西,连铃铛也得到了么?” 骨喰首先反应过来:“一期前辈,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鲶尾看向骨喰,头部隐隐作痛,樱花……好多樱花,树下站着的是谁?
“鲶尾哥哥快过来!”
“一期尼做了秋千!”
“鲶尾君你又逃内番是吧?!这次我可不帮你做了哦”
“鲶尾藤四郎!你给我过来!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骨喰都被你给带坏了!!!”
“有出阵任务。”
是谁?你们都是谁?你们在说些什么啊?头好痛!好痛——!!!
“鲶尾。”清淡的声音将鲶尾拉了回来,睁开眼看到的是骨喰的脸,冰冷的眼神里多了一份担忧,“呜呜呜呜!吓死我了骨喰!!!”顺势就抱紧了骨喰,“不舒服吗?”一期一振半蹲着一脸担心,“我看到了有一棵很大很大的樱花树,是最近梦里经常出现的那棵树,还有好多人,有一个人好凶,一直追着我打,我好像还扯着骨喰,跑在古式的长廊上。” 鲶尾吃尽了骨喰的豆腐,没想到一期一振竟笑出声来:“哈哈哈哈……看来你还真的是怕和泉守啊。” “和泉守?那是谁?”鲶尾问道,一期一振摇摇头:“没有,以后你就知道了,骨喰呢?有梦到什么吗?”

“……火焰。”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