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同性恋小姐有老公_十月轻小说征文

0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11 16:44:55

作者:邹盼盼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20f8363e376e481583e33c69adddb685

阁楼: #文学小说馆
邹盼盼
邹盼盼 2017/1/11 16:44:55
她,从小就爱美女,是高中校园里的著名同性恋女孩。
他,肖氏王子,无数女孩的梦,却偏偏对她情有独钟。
“喂,那边那个男的,让让,挡到我看美女了!”
呵呵,他要让她只爱看他一个!
【现代】同性恋小姐有老公_十月轻小说征文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邹盼盼
邹盼盼 2017/1/11 16:44:55
第一章:奇怪的快递
  在苑城里,著名的“哈沙”咖啡店外聚着不少人,他们羡慕地看着店里的人,哎!今天是情人节,“哈沙”店在这一天搞活动——人们进入“哈沙”店内,会送美酒鲜花,并且不要一分钱。但前提是:只有情人(结婚了的不算)才能进去!这明摆着是和他们过不去呀!这倒是让不少情人光顾此店,由此可见,店主极有心机。
  店内,大家都各吃各的,小小的讨论声几不可闻,和谐极了。
  突破‘啪’地一声,把全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你每次谈恋爱都失败了,”男子极其愤怒:“像你这种人,是一辈子都嫁不出去的!”
  说完,男子转身离去。
  “又不是我的错……”路颜心弱弱地说了句,唉,这次谈恋爱又失败了……
  而之所以每次谈恋爱都失败的原因则是——在每次谈恋爱时,她都会很傻逼地问对方:“你有女朋友吗?”如果有,她也会接着问:“那她漂亮吗?给我介绍一下,如何?”
  这特别容易让人愤怒,因为她就是自己的女友,这样问,明摆着是在怀疑自己!
  路颜心看着周围投来探究的目光,心里一万个不是我的错,看我干嘛……
  路颜心再也受不了了,急急忙忙地收拾了一下东西,即刻走了出去。
  呜呜呜呜,人家喜欢女生有什么错?不就是同性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回家后,路颜心打开电脑想甩掉失恋的不高兴。
  为了缓解心中的委屈,路颜心在电脑上搜了一首叫《我不是黄容》的歌,静静地听着: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我不是黄容
  我不会武功
  我只要靖哥哥
  完美的爱情
  我不是黄容
  我整天做梦
  在夜里唱情歌
  失恋也英雄
  ………………
  
  之所以路颜心如此喜爱这首歌,是因为里面的一句‘失恋也英雄’就像是唱给她听一样,每次失恋,她都用这首歌来安慰自己,并告诉自己——追美女没有极限!
  从小到大,她谈恋爱已有九十九次,却从来没有一个是圆满结束的。十五年的光阴,她仍然记得第一次向一个女孩表白时,周围同学看她奇怪的目光。然后,她不得不用与男孩子谈恋爱来认为更多的女孩。
  “叩,叩,叩”是有人敲门,路颜心起身打开门。
  “请问是路颜心小姐家吗?”是一名快递小哥。
  “是,我就是路颜心。”路颜心打量着眼前的快递小哥,觉得长得还可以,语气也温柔了许多“有什么事吗?”
  被路颜心紧盯着的快递小哥面上一红,说话也有些结巴:“噢,是这样的,你有一份快递。”
  “快递?”路颜心摸了摸下巴,她不是那种喜欢在网上购物的人,哪儿来的快递?
  “请,请签名。”快递小哥把一张发票递给路颜心。
  路颜心也没多想,在发票上‘唰唰唰’地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接过快递。
  在路颜心关上门后,快递小哥嘴角扬起一个弧度,眸光一闪,便从五楼的楼道上消失不见。
  “怎么回事?”路颜心打开快递,里面却空空如也。
  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路颜心打开门,却不见人影。
  那个快递小哥怎么走的这么快?
  这时,路颜心身后的空快递包裹里升起一阵黑烟,朝路颜心飞去。
——
   ‘铃~铃~’白兔型的可爱小闹钟不停地左右摇摆“懒鬼起床。”
  “哎,真吵!”路颜心缓缓睁开眼晴,太阳透过窗户照进来。
  “啊!糟了!今天是星期一!”路颜心大叫一声,不顾一切地冲进更衣室。
  没过一会儿,路颜心就背着书包,嘴里咬着三明治,飞奔出去。
  这几天父母出去上班了,也没人叫自己啊!
  路颜心家离学校很近,没一会儿就可以到学校。奇怪的是,路上的人们都像没有灵魂一般缓缓得走着。
  不过,路颜心来不及顾及这些,因为——马上就要迟到了!
  刚踏进校园,路颜心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为何学校如此泠冷清清?就连平时守门的大爷也不见了!
  突然,路颜心听见背后传来一阵又一阵声音。
  “是谁?”路颜心立刻回头。
  路颜心一回头,顿时吓得脚下一软,天啊!她看见了什么?!!!
  只见一黑一白两个人影,哦,不准确的说,是鬼影,出现站了路颜心面前。
  一个全身黑色,头上有一个帽子,上面写着“黑”。而另一个全身白色,头上的帽子写着一个白。
  “呵呵,小姑娘。我们来向你索命了。”黑衣人看着路颜心说。
  “你,你们是谁?”路颜心心底一阵莫名的恐慌,害怕的问。
  “我们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我是黑无常。”黑衣男子说。
  白衣男子说:“我是白无常。”
  啊?路颜心完全愣了,什么啊?黑白无常?
  还未等路颜心反应过来,‘黑白无常’便在陆颜心的手铐上手烤。
  “放开!”路颜心大叫道。
  不一会儿,路颜心就被带到了一个黑漆漆的大厅内,借着微弱的烛光,依稀可以看清这是个恐怖至极的画面。路颜心被‘黑白无常’扔到地面上。
  这就是传说中的——地府?
  “下一个。”一个牛头马面的人说。
  路颜心前面的一个人便被推了上去。
  “大胆李瞎子!竟杀害儿童三名!来人,将他扔进‘血池’!”
  大堂正中间坐着一个长相端庄的男子,他的手上拿着一本书封面上写着‘李瞎子’的折子,想必他就是阎王爷了。
  “下一个。”
  路颜心感觉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将自己推上了大堂中央。
  阎王爷敲响了惊堂木:“大胆二狗子!竟贩卖人口!也将其扔入血池!”
  阎王爷手上的折子外面闪着三个大字‘二狗子’。
  说毕,就有两个长相可怖的人托走路颜心。
  “等等!”路颜心大喊。
  “什么事?”阎王爷不耐烦的问。
  “我不叫二狗子,我叫路颜心!”路颜心大声为自己辩解。
  “哦?”阎王爷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折子,发觉真的拿错了,便从旁边拿起一个封面为“路颜心”的折子。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这丫头居然没有做过什么坏事!阎王爷再次严肃的看了一遍,最终,他的火眼金睛发现了一件重大的坏事,便开口道:“大胆路颜心!”
  “干嘛?”路颜心知道自己从未做过坏事,也并不慌张。
  “你犯了滔天大罪!”阎王爷一本正经的说。
  “啊?怎么可能?”她从未做过坏事呀。
  “你在三岁吃饭时,竟将可怜的铁勺子掉在了地上!”
  我勒个去!这也算罪?我要投诉!
  但还未等她想完,便有两个鬼欲将她扔入血池!
  “啊!”
  路颜心惊恐的坐起——
  
  原来是一场梦啊,吓死我了。
  只不过……她是什么时候到床上去的呢?
  她明明记得自己是站在客厅的!
  这时,路颜心的手机响了。
  “喂,妈,什么事?”路颜心滑动接听,声音轻柔了许多。
  “今天是星期天,可别又傻傻地跑去学校受罪了啊。”路母轻笑着说。
  路颜心没由来的鼻子一酸:“嗯。”
  
           
  
  
  
  
  
  
  
回复

邹盼盼
邹盼盼 2017/1/11 16:44:55
第二章:白艳
  路颜心连题目都没看,就“刷刷刷”地写起来,速度快得惊人。
  “写完了!”路颜心‘啪’地一声,将笔放在桌子上。
  老师一脸惊讶的看着路颜心:“你写完了?”
  “好快啊!”
  “才花了十二分钟!连白艳都要八十分钟呢!”
  “快又怎样,谁知道是不是乱写的呢?”
  同学们议论纷纷。
  听到有人低毀路颜心,林恋莲甚是愤怒:“谁说我家颜心是乱写的?”
  一旁的男子笑道:“呦,你家颜心?关系都这么好了呀!”
  “对!”路颜心开口道:“我们是闺密!怎么了,不可以吗?”
  男子被问得说不出话来,只好乖乖闭嘴。
  老师拿起试卷,走上讲台,道:“可别让我失望。”
  “放心。绝对会让你大开眼界的!”路颜心肯定地说。
  怎么可能?
  老师差点没把眼睛给吓得掉下来,试卷一共有六面,前三面,全对!
  不会的……
  老师安慰着自己,不是还有三面吗?
  而下面的学生们则看到老师打了一个又一个勾,尤其是白艳,每看到老师打一个勾时就出一滴冷汗。自己班长的位置,该不会保不住了吧?
  而路颜心却悠然自得的啃瓜子,好像一切都与她无关一样。
  (盼盼:我不服!为什么你上课可以啃瓜子?
  路:我怎么知道?反正是瓜子自己跑出来占位置的。
  盼:…………)
  “路颜心,你一定要考满分!”林恋莲一服你不考满分就对不起我的样子。
  “为什么?”
  “因为我跟石翔打了赌,你考满分他给我一千,并且当我的手下三天。”林恋莲道:“相反。如果你没考满分的话……”
  路颜心恨不得立刻骂一顿林恋莲,却又舍不得:“呵呵而……”
  “路颜心,”讲台上的老师扶了扶眼镜:“我改完了。”
  全班顿时鸦雀无声,静静地等待着老师报分数。
  老师走下讲台,到路颜心面前。
  路颜心为了表示敬意,也站起来,看着老师。
  林恋莲紧张地盯着两人,生怕自己赌输了。
  一定不可能的,她不会考到满分的!白艳对自己说。
  “恭喜你,”老师伸出手:“路班长!”
  路颜心也握住了老师的手。
  “耶!”林恋莲就像打了鸡血一般,那架势,仿佛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自己赢了一样。
  路颜心觉得已经看到美女了:“那么老师,我们的约定……”
  老师大方地说:“从今天开始,全班的女生都是你的朋友!”说完,还一副“不用谢谢我”地表情。
  这……
  路颜心觉得老师是理解错了,但也只能强装开心:“谢谢老师。”
  就在这时,白艳站起来,推开教室的门,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
  “白艳!”老师急忙喊道,可是白艳却没有停下脚步。
  “真是的,连这都输不起。亏我以前那么崇拜她!”石翔一脸的失望。
  “你凭什么这么说她?!!!”路颜心瞪了石翔一眼,紧追了出去。
  
  (啊啊啊啊!盼盼发现少了一个收藏!盼盼这么努力的写,为什么却没几个人收藏?⊙_⊙?_?555~不开心!)
   “喂!你不要跑那么快!”路颜心紧追着白艳。
  白艳听到这句话,立刻蹲下,伤心地哭了起来:“你知不知道,这个班长的位置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咦?
  难道这件事另有隐情?
  “我从小就跟奶奶在一起生活,父母常年不回家……然后他们闹离婚,奶奶知道了气得进了医院。父母和我约定,只要我一直是班长,考上了大学,他们就和好如初。这样奶奶的病也会好了……”白艳抽泣着,说出了隐情。
  啊?
  路颜心没想到会是这样,愣了愣:“对不起……我不知道会是这样……”
  “呵呵。我干嘛要跟你说这些?反正……你也不会明白的。”白艳自嘲地说,缓缓站起来,转身就要走。
  “等等!”路颜心一把拉过白艳的手,对她说:“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白艳愣了愣,看见路颜心眼中的坚定:“谢谢……”
  “我们都是朋友,还用说什么谢谢!”路颜心摇了摇头:“看来你还是没有把我当成朋友……”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白艳连忙解释。
  “那我们回教室吧!”路颜心冲白艳眨了眨眼。
  
——教室
  
  “真的……要这样吗?”白艳紧张地问路颜心。
  路颜心没说话,而是拉起白艳的手,径直走进教室。
  “各位,”路颜心站在讲台上:“从现在开始,白艳,是我们的班长!”
  “啊?” 
  “怎么回事?”
  “我不同意!”林恋莲大声说:“凭什么白艳是班长?”
  “因为我初来乍到,对班级情况不太了解,而白艳比我清楚。我只要当个副班长就OK啦!”路颜心早就知道林恋莲会这么问,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备。
  林恋莲感觉总有哪儿不对劲,便拉着路颜心的手往教室外走。
  “你要干什么!”
  林恋莲转过头,定定的看着路颜心:“说,她给了你什么好处?”
  “啊?”路颜心一头雾水,随即明白过来林恋莲的意思:“没有,她没有给我什么好处。恋莲,你难道不相信我?”
  “不是……只是我觉得,这有点不像你的作风。是不是她威胁你了?”说到此,林恋莲挽住路颜心的手:“走,别怕,我挺你!”
  “不是,”路颜心扯住林恋莲:“你听我说,事情是这样子的……”
  
——半小时后
  “什么?”林恋莲摇了摇头:“颜心啊,你被骗了!白艳家很有钱的,而且她根本没什么奶奶!我们都没听说过!”
  “啊?”难道,白艳在骗我?不可能的,白燕她那种表情是装不出来的啊……
  路颜心点点头,拉住林恋莲的手:“为了一探究竟,今天下午放学,我们就跟踪白艳!看看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这个办法好!”
  
————————————————————
  对不起啊各位,最近盼盼更的比较慢……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