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BE】雪_现代|虐|少爷仆人

49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6/8/17 2:59:03

作者:一一四松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32ba1f4c61324d69a9c5a20c8a6954a2

阁楼: #文学小说馆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6/8/17 2:59:03
他,王源,喜欢着他,王俊凯

他,王俊凯,却恨着他,王源

直到发现了爱,他已经永远离开。
【耽美BE】雪_现代|虐|少爷仆人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6/8/17 2:59:03
他和他

  万千世界,总有一些东西会搅乱我们的双眼。
  
  走过无数个春夏秋冬,这个世界也换过无数种面孔。每一个模样都雕刻在我们的脑海中,如千丝万缕捆绑住我们的神智。
  
  对于王俊凯来说,冬天是最美好的季节。
  
  无瑕的雪遮住了他所有的心事,白茫茫一片像死水般透彻,安静得恍若时间停止。
  
  任由世间千变万化,王俊凯却始终清晰地记得,在白雪皑皑的冬天,有个身影,给他下了一场心动的雪。
  
  ⋯⋯⋯⋯
  
  “雪认真地下着,心认真地跳着,我认真地爱着,你,认真地走着。
  
  你就是我心房中的一个过客,喝了一壶酒,却给我留下了满心的醇香。
  
  鹅毛大雪模糊了你灰色的背影,但你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清晰,不知不觉就沁入了我的瞳孔。
  
  然后,你所看到的就是我的全世界。”
  
  ⋯⋯
回复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6/8/17 2:59:03
爱不过只是一种形式

  “人死了,就不会再活过来,更何况一颗心呢⋯⋯”
  
  梦醒了,所有幻想就破灭了,只剩下残酷的现实在耳边嘲笑着自己。
  
  王俊凯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原本精致的脸庞变得消瘦不已,妖冶的桃花眼下晕着青黑色的眼袋,就连嘴唇也失去了血色。
  
  谁也不会想到,一个二十出头的男人居然得了胃癌。这在身体上和精神上都是巨大的摧残。
  
  他叹了口气,转身又躺回了床上。
  
  胃口早就随着病情的加重消失了,肚子也是一天比一天疼。
  
  他第一次如此盼望死亡,这样就不用过着痛不欲生的日子。
  
  得这种病的原因很简单,暴饮暴食加饮食不规律。王俊凯喜欢喝酒,但有一个人却逼着他戒了这个瘾。
  
  是王源⋯⋯
  
  王源是王俊凯家里的仆人,同时也是王俊凯身边唯一一个人。自从王家破产以后,王父和王母就双双自杀,丢下王俊凯一个人生活。
  
  “少爷,晚上不要喝酒,对胃不好。”
  
  “少爷,不能不吃早饭,快吃点吧。”
  
  “少爷⋯⋯”
  
  “滚!你给我滚!王源,你现在是不是很开心?我爸妈死了,所有人都远离我,你肯定恨不得我也快点死掉对吧!”
  
  “不是的!我⋯⋯我对老爷的死也感到很伤心⋯⋯但您这样下去身子会吃不消的!”
  
  记忆中,那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人,好像近在眼前。王俊凯冷嘲一声,心中某一处却隐隐作痛。
  
  像是被刀片划了一道口子,只有流血的时候才知道痛。
  
  想想也是,那段日子虽然饮食习惯硬是被掰正了,但两人的气氛却冷如冰凌。
  
  “其实,少爷,我喜欢你⋯⋯”
  
  还记得有一天,王俊凯正坐在阳台上抽烟时,王源走过来默默说道。
  
  “喜欢我?呵呵,你是来讲笑话的吗?”
  
  掐掉手里的烟头,王俊凯对着那张小脸吐出浓浓的烟灰。
  
  刺鼻的味道,痛心的话语,但在那颗执着的心前都化为了灰烬。
  
  “少⋯⋯少爷!您能给我一次机会吗?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哦,可我不喜欢你。我恨你,恨你这种装清高,不知廉耻,背后耍阴谋的小人。”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没有⋯⋯少爷我没有!”
  
  可怜的人儿拼命捂住自己的耳朵,撕心力竭地哭吼道。
  
  那样的无力,好像在维护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
  
  “你这种爱只不过是走个形式,根本没有一点价值,等兴趣过了,便是曲终人散。”
  
  性感的薄唇吐出冰冷的话,在王源耳朵里却是撒旦般恐怖。
  
  也不知后来什么时候,王源辞职离开了王家。
  
  以前的王俊凯以为是解脱的日子,可没想到竟是噩梦的开始。
  
  曾经的坏习惯又回到了本体,毫无规律的生活习性终于使他糟到了报应。
  
  也许一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但王俊凯内心深处却依旧莫名恐惧。
  
  好像在期盼着什么,好像在索求着什么,又好像,在思念着什么⋯⋯
  
  对啊,那个曾经一直管着他生活的王源不在了。
  
  孤独就是一个无底洞,一旦陷进去就再也无法逃出来。
  
  明明对那个人如此憎恨,为什么止不住地去想他?
  
  不,自己不该这样,不能任由大脑继续猖狂下去。
  
  可再三的逃避,还是输给了眼眶里慢慢流淌着的泪水。
  
  ⋯⋯
  
回复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6/8/17 2:59:03
世上没有后悔药

  “世上没有后悔药,失去的便是失去,离开的便是离开。若你是真的需要,便得用一辈子的执念来交换。”
  
  王俊凯也不知道现在自己后不后悔让王源离开。
  
  听别人说,王源在辞职不久后,就出了车祸离世了。
  
  呵呵,这不是一件好事吗?少了一些负担,少了一些思绪。
  
  但他为什么那么心痛,那么绝望呢⋯⋯
  
  这种活生生地把他的心撕成碎片的感觉,比胃癌到来的疼痛要恐怖无数倍。
  
  可偏偏就在这时,他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得了。
  
  寂寞啊寂寞,就是一道寒风,微微拂过心房,便留下一阵刺骨的战栗。
  
  心理和肉体上的折磨令王俊凯处于崩溃的边缘。大脑里全是王源那眉眼弯弯的样子,然后轮回播放⋯⋯
  
  好吧,他想他可能是后悔了。
  
  如果当初自己把王源留在王家,他是不是就不会多愁善感?
  
  继续过着自由散漫的生活,半夜偷吃东西被王源逮住教育一顿,不想吃早饭而和王源拌嘴,为了不吃蔬菜而吵吵嚷嚷⋯⋯
  
  现在想想,以前的日子也没有那么糟糕。
  
  但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空荡荡房子只剩他一人,就像那颗心一样,石沉大海不见了踪影。
  
  刚得胃癌不久,还有治疗的几率。可王俊凯硬是不肯去医院,在家里又宅了一个多月才去接受治疗。
  
  穿上蓝色条纹的病服,他那骨瘦如柴的身材就展现地淋漓尽致。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过着日子。
  
  虽然王俊凯也觉得现在的他跟废人没什么区别,不过还是秉着乐观的心态每天吊一次盐水。
  
  不出意外的话,一个月后就能做手术了。
  
  可就算他有着健康的身体,曾经犯的过错还是无法弥补⋯⋯
  
  照顾他的是一个年轻的小护士,大眼睛小嘴巴,长得算清秀。
  
  每天她都坐在王俊凯旁边,给他做心理辅导,并成了他与世界唯一沟通的桥梁。
  
  “旁边那个病床⋯⋯”
  
  王俊凯侧过头,望着一旁干净整洁的病床,迷茫地问道。
  
  “啊,以后这会有病人住的,到时候你也有了一个聊天的人呢。”
  
  听着护士愉悦的语气,他却丝毫开心不起来,只是勉强地笑了一下。
  
  不知什么时候起,王俊凯已经失去了平常活泼的模样。整天坐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就是他最常见的消遣方式。
  
  可能他早已不知道什么是笑了吧。
  
  日复一夜,年复一年,王俊凯躺在病床上的日子就是在寂寞和孤独的束缚下离开。
  
  又到了一年的冬天,飞雪温柔地覆盖在大地上,形成一片宁静空旷的世界。
  
  看着窗外的雪,王俊凯感觉自己的心也静了许多。闭上眼小憩一会儿,就听见了匆匆的敲门声。
  
  “来,小心点。”
  
  只见一个护士搀着一个头上裹着纱布的人慢慢走进来,坐在了旁边的病床上。
  
  大概交代了一下平常生活的要求,护士就大步离开了病房。
  
  然后,屋子就陷入了无限尴尬的黑洞中。
  
  因为头上包的全是纱布,所以看不出对方的长相,但王俊凯估计应该是个男的。
  
  不知是不是有些窘迫,对方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那个⋯⋯你好啊。”
  
  语气好像有些紧张,可能这个人比较内向吧。
  
  “嗯。”
  
  王俊凯淡淡地回道。
  
  ⋯⋯
回复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6/8/17 2:59:03
命运多舛

  “命运是一个很荒唐的东西,它从来不会让你去选择喜怒哀乐。可一旦你坠入了爱河,那么,命运就掌握在你的手中了。”
  
  即使性格已经完全变了,但内心的真正性子依旧改不了。
  
  王俊凯很快就和旁边的那个病人聊了起来。两人从玩的聊到喝的,又从喝的聊到睡的,好像要把自己所有的经历都讲出来。
  
  对方说,他的名字叫程宜诺,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正在城里找工作。
  
  前面由于疏忽,不小心把家里的花瓶砸了,碎片割破了脑袋,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医生说了,我的病不算很严重,一周后就可以出院了。”
  
  “啊⋯⋯这样啊。”
  
  王俊凯垂下眼帘,遮住里面不可察觉到的一丝落寞。
  
  好不容易有个可以聊天的,又要离他而去了吗⋯⋯
  
  “其实⋯⋯我以前暗恋过一个人。”
  
  突然,那个人独自呢喃道。
  
  “但那个人不喜欢我,毕业后就和我分道扬镳,失去了所有的联系。”
  
  “正当我很绝望的时候,我居然有天在星巴克遇到了那个人。他很瘦,比大学时瘦了好多,脸也憔悴极了。”
  
  “那你心疼吗?”王俊凯愣愣问道。
  
  “嗯⋯⋯应该吧,毕竟我也不懂心疼是什么感觉。”
  
  程宜诺发出了笑声,但头裹着又看不出他的表情,这笑声就显得苍凉了许多。
  
  “你有喜欢过的人吗?”他问。
  
  “我⋯⋯不知道⋯⋯”
  
  王俊凯的语气里满是遗憾和无奈,不过这也是实话。
  
  川流不息的人群,匆匆掠过的身影,哪些是他在意的,哪些是他想念的,大脑从来没想过。
  
  “喜欢一个人啊,就是什么时候都会想到他。在一起时觉得很幸福,分开时就很寂寞。”
  
  “自己的情绪会因为他而波动,一对上他的眼睛就紧张得想要逃避。”
  
  程宜诺靠在床头上,微微侧过头,好像在凝望着王俊凯。
  
  王俊凯低头思考了一会儿,感觉有了那么点概念。
  
  难道他⋯⋯喜欢王源?
  
  这是怎么可能的事情?他居然喜欢一个自己曾经一直厌恶着的人。
  
  但这就是命运。
  
  一旦被这沉重的枷锁扣上,就别想挣脱出来。
  
  “就算我现在喜欢他,也回不到当初了。”
  
  他王俊凯不是神,无法因为自己的感情让一个死人重生。
  
  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这份情愫随着岁月的流逝慢慢烂在心里⋯⋯
  
  “别这么说。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不公平的,你不用抱怨不已。毕竟每个人都曾失去过自己最珍爱的东西。”
  
  程宜诺依旧淡淡地笑着,那样子好像已经看破了人世间的凡尘。
  
  但在看着王俊凯那一刹那,却多了一些复杂。
  
  虽然接触不过四五天,但两人已经成为了互相的知音。
  
  王俊凯所有的心事,程宜诺都深表体会。可能是有着类似的经历,又或者是因为其他,他们的共同话题特别多。
  
  “程宜诺,你知道吗,有时候我觉得你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比我还了解我自己。”
  
  “谢谢夸奖,也许我们本身就这么有默契。”
  
  这段住院的日子,算得上是王俊凯人生中最光辉的一笔了吧。
  
  不仅有了值得深交的友人,还解开了心结。
  
  心情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王俊凯,我的病马上就要好了,等你病也好了,我们就一起去外面玩,抛开那些杂碎的琐事。”
  
  “嗯,好。”
  
  或许他真的应该放下了。王源的死的确给了他不小的重创,但也不能一直浑浑噩噩地过日子。
  
  这是两人间唯一的一个约定。
回复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6/8/17 2:59:03
到头来还是一场独角戏

  “请让我戴着面具与你演完这场戏,因为我怕你看到我的脸时会哭泣。”
  
  “程宜诺,你看,外面的雪好大,我们出去走走吧。”
  
  冬天的日子依旧在慢慢走过。王俊凯喜欢雪,每天都趴在窗边看着窗外。
  
  “好啊。”
  
  程宜诺会给一个会心的笑容,有些沙哑的声音却丝毫挡不住他愉悦的心情。
  
  “715号病房,王俊凯,你可以去做手术了。”
  
  护士的突然来访把两人都愣了一下,尤其是王俊凯。
  
  “我⋯⋯我可以做手术了?为什么我不知道?”
  
  “那您需要再准备一下吗?”
  
  “啊⋯⋯不用了,不用了,那这真是太好了。”
  
  早点做手术,早点就解脱,然后他王俊凯一定要重新做人,改掉以前的坏习惯!
  
  病床被医生推出了病房。王俊凯看着旁边的程宜诺,又喊了一句:
  
  “你要等我啊,手术完成了我们就看雪去。”
  
  但对方的反应已经掩埋在了转角处⋯⋯
  
  手术的过程是煎熬的,是漫长的。王俊凯盯着头上那盏刺眼的灯,依稀感觉到有人在靠近。
  
  熟悉的气息⋯⋯王源⋯⋯是你吗⋯⋯
  
  呵呵,王源早就已经被埋葬了,难不成还是他的亡魂?想到这里的王俊凯不禁冷笑了出来。
  
  随后,麻醉剂开始慢慢浸入他的大脑⋯⋯
  
  ⋯⋯⋯⋯
  
  “恭喜你,王先生,手术很成功,再住院观察三天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医生!谢谢!”
  
  躺在病床上的王俊凯激动万分。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他不能再伤害自己的健康了。
  
  “对了,王先生,您这次做的手术是器官移植手术,还请去缴纳额外的费用。”
  
  “器官移植?可我得的是胃癌啊。”
  
  “是胃癌没错,但我们发现您的胃再次恶循环的潜伏可能极大,为了保护您的健康,我们决定给您换一个胃。”
  
  虽然听上去又有些自作主张,不过钱不是问题,身体好就行。
  
  王俊凯心情舒爽地去交了钱,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折返回到了医生这。
  
  “请问⋯⋯给我捐献器官的那个人,是谁?”
  
  “啊,由于医院血库里的库存不够,我们去找了一些身患绝症的患者,请求他们捐献器官。”
  
  “你的嘛⋯⋯好像叫什么⋯⋯程宜诺,是他捐献的。”
  
  “嗯?!你说什么??”
  
  王俊凯一时愣在了那里,不敢接受这个现实⋯⋯
  
  “你不知道吗?他已经得了颅内肿瘤了,存活性几乎为零⋯⋯”
  
  还没等医生讲完,王俊凯就冲出了房间,直奔715病房。
  
  空荡荡的房间,干净整洁的床单,一切就像他当初搬到病房时,没有人躺过的痕迹。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骗自己,说只是把头磕破了!
  
  几个小时前还在一起谈笑风生,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就离开了自己!
  
  这到底是为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
  
  事故来得太快,就像是雪花在触碰到大地后瞬间融化成了冰水,让人措手不及。
  
  几天后,王俊凯去参加了程宜诺的葬礼。
  
  说好一起去看雪的,却没料到竟是在墓地里完成了彼此的约定。
  
  王俊凯穿着黑色的丧服,慢慢走到墓碑前,把鲜花放在碑下。
  
  青灰色的坟墓上,披着一层薄薄的积雪,在呼呼狂风下竟产生了一丝凄惨的美。
  
  不经意地抬头,却被墓碑上刻的字给震惊得僵在了原地。
  
  程宜诺-----原名,王源。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