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虚境_未来|游戏|无CP

0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11 22:00:40

作者:楚笙兮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36cbd11a9fa845a1b1190c41e900df22

阁楼: #文学小说馆
楚笙兮
楚笙兮 2017/1/11 22:00:40
无cp,自己站队哈
一个虚境,一场游戏,一个队伍……
那里有着未知,那里有着冒险,那里有着我们……
ps:图片来源网络。(感觉我会被打QAQ)



【现代】虚境_未来|游戏|无CP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楚笙兮
楚笙兮 2017/1/11 22:00:40
第一章

【虚境内】

蛮人村月老洞旁,一白袍少年在一阵白光闪过后凭空出现。

少年一脸的稚气未脱,白净的脸庞上,一双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小巧精致的鼻子下是一张有着水润唇瓣的小嘴。白袍仅有腰部以下绣着简单的竹子图案,腰间配挂这一翡翠绿的玉佩,玉佩雕刻简单却也并非凡品。墨色长发被高高束起,用以簪子固定,简约而又帅气。

少年名为洛城,年仅18岁。

此刻的他正站在月老洞前,想四处张望。那双明亮的眼眸带着些许激动。脸上是言溢于表的兴奋,而脑中正不断凝聚着精神力,给他的同伴传消息。

“小洛。”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黑发黑衣男子,洛城嘴角裂开一丝弧度。

“南砚,我还担心你不在呢!”

南砚慵懒的斜靠在隗树干上,眉眼带着点笑意。

其实南砚长得很好看,墨黑色的长发扎成了一束,戴上了发冠固定,散落出来的几缕头发为他添了抹别样风情。一双眉眼炯炯有神,眼中不像洛城那般清澈,反而带着丝浑浊。英挺的鼻子,薄唇性感而迷人,无形之中便能勾动人心,那常年不变的冷漠更是让他带上了冷俊神秘的色彩。

除了这冰冷的性子,他几乎是完美的。话说,自己当初还是因为他冰冷的性子,才死皮赖脸的缠上了他呢!

“怎么?平时这个时间你不是有事吗?”

南砚话一出,洛城便低下了头,带着些许委屈说道:“家族最近有个任务,我只有这两天可以来虚境了。”

南砚浅浅的勾勒下嘴角,抬手摸摸,那失落的小脑袋。这个动作已经成了这半年来的一个惯性动作了。能跟一个认识半年的陌生人这样亲近,也实是他自己意料之外的事情。

“既然这样那就别浪费时间,我刚接了个鬼域的任务。”

“嗯,那我们走吧!”说话间两人便一同消失不见了。

他们口中所说的虚境是一个虚拟环境,也就是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这个世界里是存在实力等级高低的,蛮人村便是最低等级婴儿所能生存的唯一地方。而婴儿是刚进入虚镜中的等级,无实力,无金钱,无经验,无武器,无生存能力,五无。

婴儿之后是幼儿,孩童,少年,每一个等级又分为100个阶段,就好比人的成长一般。升到少年便可去开启另一个镇的冒险,但你会面临着什么是无从得知的。

总的一句话: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实力才是一切!

精神力是这里唯一可以远程传递消息的工具,因为现实中的物品在虚境是无法使用的。但精神力的开发只能靠自身。当然,也不排除你一辈子都得不到精神力……

对洛城来说,和南砚为伍既是幸也是不幸……洛城再次回瞪那些陌路人,他早该知道的,南砚接任务必定会给自己拉仇恨值。谁让自己是他同伴啊!实力好就算了,偏偏自己还是个实力弱的,唉!

“南砚,你的任务哪里来的?”

南砚回头地看向洛城,淡然地答道:“要的。”

洛城的嘴角抽了抽,果然……
回复

楚笙兮
楚笙兮 2017/1/11 22:00:40
第二章
洛城的嘴角抽了抽,果然……

鬼蜮是虚境中一个大任务点,任务危险系数高,但相对的报酬丰富。而且,任务途中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所以即使危险却也是大家争相抢的,再者,鬼蜮的任务是有人数限定的,并不容易得到。不过……

如果是南砚那张脸来要的话,难也得变得简单。因为他的要相当于威胁!那样冰冷的语气,那样冷然的一张脸,再加上那不怒而威的气势。明眼人就不会去惹他好吧,即使某人全然不自知……

“算了,我们还是先完成任务吧。”洛城挫败了。

“抓紧我。”南砚还是那一成不变的语气

“恩?”

“上次任务得到几张传送符。”

传……传送符?洛城脑子里蹦出这几个字的同时眼中闪着亮光,看着南砚的模样是垂涎欲滴的……

南砚浅浅地晕染开一抹笑,“完成任务,就去抢传送符。”

“真的?”南砚点头

“那我们快走啊!”

鬼蜮这次的任务是抓捕一只逃跑的实验品———巨型毒蜘蛛,危险系数未知。

洛城和南砚的突然出现,让一群在沙漠洞口徘徊的江湖人士惊吓到了。

“喂,你们也是接了鬼蜮的任务?“一个虎衣穿着的胡子大叔指着南砚喝着。洛城见状,默默替那人哀悼:指谁不好,怎么偏偏指他啊。希望待会你能活着……

南砚冷然地送去一眼冰凌子,看到南砚死盯着那指着他的手指,连忙挤过去,“大哥,你先把手放下好吗?”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说着那人缩回了手,“小兄弟,你们也是来完成任务的?”

看着那人憨厚的模样,想来刚刚也不是故意的。洛城也笑着:“恩,大哥你也是接了任务吧,怎么不进去?”

“都没人敢进去了,刚过去一队人,现在大概在蛮人村重来呢。”

“那蜘蛛真那么难对付。”

“欸可不是嘛,你们也先别进去了。那群人等出头鸟着呢。”

“那……”

“小洛,该走了!”看到洛城还有聊下去的意思,南砚终于沉黑着脸出声。

洛城撇撇嘴,“现在进去?”

“恩。”

“那……大哥下次再见。”说着,便和南砚进了黑漆漆的洞中。

沙洞很暗,再走进一点就看不到一丝光亮了。

洛城翻过自己带过来的储物袋,找出一只火折子,点燃。

火光瞬间照亮了沙洞,只是一会便被一阵风吹灭。

“火光会把蜘蛛引来的。”清晰的声音被故意压低,黑暗中能隐约看出个人影朝他们走来。

“你是谁?”话是南砚问的,洛城有点惊讶地看向南砚,只是却看不清他的表情。

“噗嗤,你的反应真是有趣。”黑影无所顾忌的爽朗笑声,让洛城拉黑了脸。

“你谁啊!”被取笑的洛城语气有点冲。

“还真是个小可爱呐,哈哈!”

“你……”刚想反击的洛城只听到耳边“嗖”地一声,对面的黑影顿时刹住了那爽朗的笑声,迅速侧身躲过飞快刺来的匕首。擦耳而过的匕首震得绯辞耳朵内嗡嗡作响。

“呵!“绯辞擦擦脸上的血滴,直视南砚。此时的南砚依旧冷着一张脸,只是多了丝戾气。

“哎呦,这不是南砚么。实力人物啊!“绯辞带着玩味的笑意。

相较于错愕的洛城,南砚只是冷冷瞥了一眼。”小洛,走了!“

“啊?噢。”

“诶诶,等等啊!”绯辞眼疾手快地抓住洛城的有一只手,“一起呗!”

“随你!”
回复

楚笙兮
楚笙兮 2017/1/11 22:00:40
第三章

诶诶,等等啊!”绯辞眼疾手快地抓住洛城的有一只手,“一起呗!”

“随你!”

接下来的路,比起洛城和南砚的冷淡,绯辞是一路都叽叽喳喳地吵着。

“闭嘴!再吵杀了你!”

听到南砚冷冰冰的话,洛城第一次觉得这样可怕的南砚也不错……

“吱――”突然一声巨音传过来。接着沙洞开始震动。

“混蛋,你干的好事!”绯辞说着,拉上身边受到惊吓的洛城向洞口奔去。

谁也没想到,南砚刚刚的话会惊醒沙洞中的毒蜘蛛。

尽管情况危急,南砚依旧还是那副模样,他默默扯过脸,语气不容质疑,“我的人,我自己带!”

这让绯辞不禁默默诽腹:面瘫冰块脸……

绯辞倒也不再争,将洛城准确无误地甩给南砚后,后脚用力蹬上旁边的大石块,调转了方向。

毒蜘蛛顾名思义,它全身带毒,吐出的网很稠密,可利用价值也很大。虽然毒蜘蛛体型大,但是它的速度也是不可小觑的。

绯辞躲过毒蜘蛛喷洒出来的毒液,一脚踢上它身侧,剑锋意料之外地擦过它的脊背,发出“噔”地一声。

妈的,居然这么硬!

毒蜘蛛大叫一声,剧烈地晃动庞大的躯体。绯辞不留意,被狠狠甩上了石壁。蜘蛛迸溅出的毒液喷向绯辞,从它嘴里吐出一张蜘蛛网,绯辞大惊,靠着石壁翻滚到带上。手扣向腰间,射出一枚飞镖。

绯辞失手射出的飞镖擦过蜘蛛网,被柔韧的网沿弹向别处。竟阴差阳错飞射向毒蜘蛛,准确无误地刺进它的眼睛里。

蜘蛛悲凄地暴吼,山洞再次猛烈地摇晃,一块块石头砸了下来。绯辞看它晃着脑袋,翻身飞向洞外。

毒蜘蛛也预期中的追出来。

“妈的,出来了!”绯辞向洞外喊,闪身贴上洞壁翻了出去。只是在那一瞬间竟被它溅上毒液。

南砚余角瞥了一眼四处分散的人。将剑打飞出去,意识到危险的蜘蛛,立即把攻击转到南砚身上,示威性地对着南砚大吼。

“呵!”看到洛城和绯辞在一处,也便毫无顾忌了。

“南砚,它的弱点在眼睛!”

南砚听到绯辞的话,立刻转了方向。划破飞来的蜘蛛网,手撑着地面,翻上它头部。剑身狠狠刺向蜘蛛的另一只眼睛,蜘蛛再次暴吼着,将南砚震下地面。

失去视觉的毒蜘蛛四处喷出蜘蛛丝和毒液。它的攻击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更加地猛烈。

绯辞看情况不对,赶紧冲上去,射出飞镖。飞镖瞄准着它大张叫喊的嘴里,却被一张蜘蛛网网住,腐蚀了。

接连而来的蜘蛛网,使得南砚和绯辞只能不断躲闪。南砚虽然近身攻击,但是却没有讨到半点好处。

南砚突然卧倒,从地上滑向蜘蛛身下,剑身被竖起。

剑划过的声音像摩擦着石壁般“滋滋”响着。谁也没想到就在那一瞬间,毒蜘蛛竟被劈成两半。

南砚撑着地面翻身而起,眼眸冰冷地扫过蜘蛛两半身体。

看向绯辞:“自己走!”

绯辞听到这话,忍着身上的疼痛翻了个白眼,“喂,拉我一下会死啊!”

南砚没有回话,眼底带着不屑。

“欸你……”

“吱!”暴怒声突然再次传起来。南砚的脸当即沉了下去
回复

楚笙兮
楚笙兮 2017/1/11 22:00:40
第四章
剑划过的声音像摩擦着石壁般“滋滋”响着。谁也没想到就在那一瞬间,毒蜘蛛竟被劈成两半。

南砚 撑着地面翻身而起,眼眸冰冷地扫过蜘蛛两半身体。

看向绯辞:“自己走!”

绯辞听到这话,忍着身上的疼痛翻了个白眼,“喂,拉我一下会死啊!”

南砚没有回话,眼底带着不屑。

“欸你……”

“吱!”暴怒声突然再次传起来。南砚的脸当即沉了下去。

“我艹,居然还没死!”绯辞大叫着。一个侧滑避开朝他们而来的蜘蛛网。南砚倒是没躲,直起剑抵住蜘蛛网,卷了起来。

冷然的声音伴随着他快速的移动,“暗器,咽喉,快,一次。”

“说话敢不敢再简洁一点,说具体一点会死啊!”绯辞回嘴,手上也没闲着。

南砚也没鸟他,继续道:“小洛,面粉,腿卸了。”

“啊?哦!”才刚刚反应过来的看戏的洛城立刻应到。

以最快速度在储物袋中翻找南砚说的“面粉”,其实那是麻醉粉……

洛城也不拖着,从身上卸下一把短刀,向蜘蛛袭去。麻醉粉在同一时刻洒了出来。

蜘蛛大吼一声,软下了那让人看着发麻的四条毛腿。洛城虽然实力不够,但是卸了那四只腿还是绰绰有余的。

在洛城卸下一腿的同时,绯辞的飞镖也射进了它的大嘴里。口器被伤的毒蜘蛛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也无法再次喷射出蜘蛛网来。

“小洛,走!”洛城正将剑插进蜘蛛硬甲下,听到南砚的话,便借力跳起,远离了毒蜘蛛。

南砚用剑四处挑起的蜘蛛网,立马捆上了毒蜘蛛。蜘蛛网的毒性真的很强。被捆住的蜘蛛吐出一丝丝的蛛丝,接着融成一摊绿水……

眼看着难题解决,洛城松了一口气:“欸,终于解决掉了!南砚还有那谁,你们没事吧?”

“……我叫绯辞!不叫那谁!”绯辞十分无语的纠正着。

绯辞看了看手臂,“手刚刚被毒液喷到,麻了!”

南砚撇了他一眼,撩开残破的黑袍,已经腐烂了一小块。

“冰块,你的脚……”

“南砚,你什么时候伤到的?坐下,还好我有带药!”洛城看到南砚那腐烂了一小块的脚,心头一跳,拉着南砚蹲了下来。手着急的在袋子里翻找药品。

“我没事,只是刚刚把它劈成两半时不小心弄到的。别紧张。”

旁边的绯辞吐槽着,“这叫没事,是不是要整条腿烂了才有事。还好我不过溅了一滴,要烂了,以后留疤了怎么办!啧啧!”

南砚听着绯辞的吐槽,脸上冰冷了一片。

“你安静下不行吗!话唠!”

绯辞撅嘴道“好好,我闭嘴!我受伤怎么不看你这么紧张!”

“妈的,给你。你可以安静了!”洛城也终于忍不住爆粗口了,扔了一粒红色药丸给绯辞,就不再管他了。

绯辞懒散地坐在一旁,一双媚眼眨巴着看着洛城问,“你们现在要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不就没完成任务,得不到报酬咯。”洛城无所谓地说到。

这让绯辞不禁抽搐了下嘴角“你是真不知道?
回复

楚笙兮
楚笙兮 2017/1/11 22:00:40
第五章

绯辞懒散地坐在一旁,一双媚眼眨巴着看着洛城问,“你们现在要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不就没完成任务,得不到报酬咯。”洛城无所谓地说到。

这让绯辞不禁抽搐了下嘴角“你是真不知道?”

“知道什么?”

“……这次任务是抓捕,而不是销毁。据说这个试验品很重要,如果毁了它,鬼蜮全城通缉一个月。”绯辞挑眉看着早就丟了魂的洛城,好笑地继续“现在它可是被我们给毁了!”

“那又怎样!”南砚看了绯辞一眼。“小洛,回去了!”

“……”

“你们真不在意啊?”绯辞微张着嘴,这可是与鬼蜮为敌啊!

“话唠!”南砚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拉着洛城就要离开。

“欸等等,咱们……组个队?”

“没兴趣!”

“随你!”

相比起南砚单纯的不喜欢与人相处,洛城则想着多个高手也不错。要知道绯辞的名号在城内可

是排得上前十的!好像是最擅长暗器来着,这样一个高手给别人多可惜啊!

而绯辞则是自动忽略南砚,从刚刚的状态他也看出来了,南砚大多时候是听洛城的……

回到城内客栈,绯辞立刻吩咐小二准备一桶热水。洛城只是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把南砚扶进房间就去找大夫,“喂,你帮我看着一下南砚。不准他下床!”

“他又不是小孩子!”

可是绯辞说这话的时候,洛城早就跑不见了,绯辞只得悻悻地进了房间。

……

他们定的房间是三人房。对于绯辞来说,这简直是为他而做,对于洛城和南砚来说……这简直是地狱!

“洛洛,你是药师对不对!”绯辞不知何时挤到了洛城的床上,“你怎么会选择当药师呢!这个职业不是一般的烂,攻击力弱,又不会治病救人,只能练些丹药,有什么用!你说……”

听着绯辞噼里啪啦地说个不停,洛城烦躁地一掌拍过去,“闭嘴!不然给你喂哑药!”

“……可是我睡不着!”

洛城咬咬牙,翻身蒙上被子睡觉。绯辞委屈地揪揪洛城的被子,没动静。再揪揪,还是没动静。只好把头转向一边,“南……砚……”

南砚很淡定地冷着张面瘫脸下床,很淡定地拽起绯辞的衣服将他整个人提起。再淡定地走到木门口开门丢出去。动作没有丝毫停顿。

彭地一声绯辞华丽丽地从楼梯滚了下去,“啊——”

“我艹!南砚,你给我回来。”

”嘎吱~“关门声响起,

“喂喂,嘶~”

……话说,隔天的客栈充斥着昨晚的鬼叫声
回复

楚笙兮
楚笙兮 2017/1/11 22:00:40
第六章
易市

洛城三人站在一拥挤的摊位前,看着围在摊位前的人群,洛城直想骂娘。投向绯辞的眼神带着隐忍的愤怒。

只见绯辞一袭妖娆红衣,不显女气却也勾人无限,一双桃花眼带着丝媚笑,脸上的表情更是妩媚。虽说妖娆却也是妖而不艳……

“南砚,我觉得吧,把他卖青楼咱们就不用卖丹药什么的了!”洛城吐槽着,他也不想这么毁他。只是……

看到被他勾引过来的女性人群,围在摊位前却不买,让洛城气得牙痒痒。他们都快没钱住客栈了好吧!

“洛洛?你一直盯着我干嘛?不会爱上哥了吧!”

南砚凌厉的目光,瞥了绯辞一眼,“给你半柱香的时间,不把这些卖完。把你卖青楼!”

洛城在一旁默默点头……

“什么!你们居然要把我卖青楼?有没有搞错啊……”

听着绯辞的废话,南砚果断拉着洛城去探消息……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洛城担忧地看着南砚问,“让他看着,真的没有问题?”

“不用管他。”

洛城一脸的无奈,南砚的倔性子他也不是没领教过,只能随着他去了!

“南砚,我们去兵器店看看。”

南砚看了看街道旁的店铺,点点头。

兵器店人挺多的,毕竟这个世界提升实力最重要。看着穿衣各异的各路人马,洛城默默感叹着自己找到南砚这么一个靠山,不然自己现在可能还在蛮人村打小怪帮小忙。

“嘿小兄弟!”听到熟悉的声音,洛城习惯性转过头。那是一个穿着虎皮大衣的大叔?!

“大哥?你怎么在这?”

“我来买兵器,百药谷那边出现一株玉妖草了!”

洛城听到玉妖草也是吃了一惊。玉妖草对于玩家来说简直是个宝物,但是玉妖草数量稀少,变化无穷,常年都在寻找合适居住的地方,却也不是个安全的地方!玉妖草的一小滴草汁便能解百毒,更何况一整株的作用呢。

说来也巧,洛城本就打算要去百药谷找药材,虽然百药谷也是毒药居多,一不小心就会中毒,可是对于洛城一个药师来说倒也是没多大障碍!

现在的洛城反倒该庆幸自己当时选择了药师这个职业,要知道药师在这个世界比较少。毕竟谁会想要选个攻击力弱的职业,让人打死啊!

“欸,小兄弟如果我没猜错你是个药师吧?”

“嗯!”

“那,你愿不愿意跟大哥一队人一起,大哥找个药师已经找了很久了。”

“这样啊……南砚……”洛城有些犹豫地看向冷着脸的南砚,一时拿不定注意……

虎皮大叔大概是看他为难也不强求“要不小兄弟你们回去商量商量?要是愿意那咱们明天卯时百药谷口见。”

洛城想了一下,也点头答应。现在可不止他和南砚两个人,还有一个绯辞呢!所以还是商量一下比较好……

最后两人在兵器店逛了一圈,买了一把给洛城近身防御的子母刀,便回了摊位。

“你们回来啦!”绯辞看到一行两人,一个翻身,敏捷地从摊位旁的树上跳了下来。伸手递过一个鼓鼓的钱袋,“诺,全部卖完了!怎么样。”

绯辞说着有点得意地扬起头,像是个等着家长表扬的骄傲小孩。

洛城和南砚冷淡地瞄了他一眼,果断地转过头……
回复

楚笙兮
楚笙兮 2017/1/11 22:00:40
第七章
“你们回来啦!”绯辞看到一行两人,一个翻身,敏捷地从摊位旁的树上跳了下来。伸手递过一个鼓鼓的钱袋,“诺,全部卖完了!怎么样。”

绯辞说着有点得意地扬起头,像是个等着家长表扬的骄傲小孩。

洛城和南砚冷淡地瞄了他一眼,果断地转过头……

客栈房间内

“玉……玉妖草!”看着绯辞放光的双眼,洛城就知道这趟路他们去定了!

南砚依旧一张面瘫脸,轻启着唇,“玉妖草为什么会出现在百药谷?”

南砚看他们一脸迷惑,“玉妖草不应该出现在百药谷,它喜干燥之地,而百药谷地处湿润,在这样的地方它只有死。”

听到此处,洛城才恍然大悟,作为一个药师我怎么可以忘了这个呢!

洛城有些懊恼地敲敲脑袋,又看着南砚疑惑道,“那玉妖草怎么会跑到百药谷?它再怎么说也是株通性的神物啊……”

南砚只是沉默不出声,眼中闪过一丝阴冷。

肃静的气氛没持续多久,就被绯辞的大嗓门打破了,“欸,那我们还去不去啊?这分明就是在算计我们。”

洛城朝他丟了个卫生球,“不知道……”

“去!听我的!”去,但是全程要听南砚的!

……

隔天卯时

“南砚,我怎么想都觉得大哥不可能算计我们啊,我们之前又不认识他。”洛城一行两人站在谷口,等着大队伍的到来。

“我们不认识他,不代表他不认识我们。或许是跟现实世界有关联。”

“算了!先看看吧。对了南砚,我们待会去哪里找?”

“待会……”

“来了来了!”南砚还没说完,远处一个红色身影就已经闪了过来。

南砚斜眼倪了他一下,回头摸摸洛城的头发,眼神示意他不用担心。

“那我们现在可以进去了吧!”

绯辞拉着洛城,盯着谷口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南砚只是眼神向他那边飘了过去,绯辞接受到南砚那意味深长的模样,不悦的撅嘴。

看着那队人马停下,绯辞倒也不别扭,“喂,你们想要我家洛洛给你们带路?”绯辞挑眉戏虐地说着,不等他们回话!又接着说,

“我家洛洛可以给你们带路,但是要报酬的哦~而且安全由你们负责!”

一旁的洛城瞄到大队人马懵逼的表情,不忍直视地默默转过头去。

妈的智障!绯辞这个笨蛋。我当时是怎么让他跟我们一起的啊!!!

……

当一行人置身于百药谷中,迎面扑来的一阵清香几乎让人沉醉。但他们都清楚这清香并不是那么简单。

这是一种名为舞蝶花散发出来的香味,有着麻醉人神经的作用,可用于麻醉药的制作。不过这并不算什么,这香味最让人忌讳的是它的迷幻作用,它会让人产生幻觉,并在幻觉中消沉慢慢死亡……

好在洛城之前和南砚来过几次,也知道舞蝶花就在谷口不远处,提前让大家吃了解幻丹。

“洛洛?你要采药吗?我帮你……”

绯辞嘿嘿笑这,贯彻着南砚“目中无人”的要求。其实那是命令,只是绯辞不承认罢了……

“要的!不过你也采不了,这里那么多毒草毒花。毒死你我可不负责!”洛城一脸的云淡风轻,看得绯辞心都碎了。

“洛洛就这么对我,我心痛了~”

绯辞夸张的表情让洛城朝他丢了两个卫生球,果断说了一句:“我不认识你。”

“洛洛~”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楚笙兮
楚笙兮 2017/1/11 22:00:40
第八章

“洛洛~”

“闭嘴!”南砚阴沉着脸,阴森森的眼神瞄向他,绯辞忍不住一身寒颤。有个面瘫冰块为队友简直太折磨人了……唯一的好处就是、制冰不需要制冰机!

“哼╭(╯^╰)╮”绯辞只能闷闷地不看他,自己虽然实力不差,可是却偏偏被南砚给镇了,绯辞那叫一个郁闷……

一旁的虎皮大叔大概看不下去了,只得开口打破,“小兄弟啊,这前面就是三叉路了,咱们该走哪里啊?”

洛城看了看路,转头看向南砚的眼神带着询问。

“左。“

“哦!“洛城转头回答虎皮大叔,”左边!“

这默契和谐的互动让虎皮大叔和他的同伴一阵无语,悻悻地点点头。

走过一段路后,他们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小山崖,山崖很崎岖,要往下走是很不容易的。如果这是崎岖那还算好,只是下面是雾气笼罩着,黑沉沉的一片。

大队人马左右走走看看,没发现什么东西便也嚷嚷了起来:

“已经没路了,回去吧。”

“是啊,这破地方会有什么东西啊。”

“走吧走吧,去其他路看看!”

“别浪费时间,走吧走吧!”

虎皮大叔也观察了一会,没见着有一点玉妖草出现的痕迹。也和洛城商量着往回走。洛城也没拖延,一口应下。

正当大家往回离开时,洛城突然大喊一声,“等等!”

“南砚!那是转生花对吧?!”洛城的表情带着惊讶,带着激动。目光活脱脱像一头饿了好几天的狼看到羊释放出来的绿光。手揪着南砚的衣服,不断扯动。

“我没看错,那是转生花!是转生花!”

南砚蹙眉,沿洛城的手指方向看过去,断崖壁赫然挺立着几朵红色妖冶的野花。看上去跟红色野花没有什么不同的转生花,花芯正吐着血红色的粘液。

“转生花是什么?”绯辞疑惑的问了句。“不过那些花好恶心!”

“小兄弟,你要那些野花做什么?”

“我需要用到。大哥我可能不跟你们一起走了!”洛城不好意思地说着,眼神却紧盯这那几朵花,生怕一眨眼就不见似的。

“这样啊……”

“快走拉,再不快点都被别人摘走了!”

“是啊,别磨磨唧唧的。浪费时间!”

……

听到后面连续不断的声音,虎皮大叔为难地邹起眉头。没了洛城接下来的路很难走啊,这后面又一大堆嚷嚷。

就在他为难之际,身后传来一个呼唤。

“你们是来找玉妖草的吧!介不介意一起,我同伴是药师可以给你们带路!只是这得到的东西要分给我们。”

听到这话,虎皮大叔也乐意。这种入队的事,也没少发生过,也只是两者的共同利益罢了!

虎皮大叔一队人和加入的两人返回了原先的三叉路,洛城三人则留下来取转生花。

“转生花到底是什么东西啊?”绯辞蹲在断崖边,用随身软鞭去勾那几多花。巧的是,那几朵花到像是有一个护身屏障,怎么也触碰不到花身。

“绯辞,你够了!待会给你弄坏了!”看到绯辞玩心大起,洛城那叫一个急。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转生花,怎么可以在绯辞手上没了呢!

“走开!”南砚一脚踢开碍事的绯辞,观察了一下崖壁。“小洛,怎么采?”

洛城歪了歪头,盯着不远处崖壁上的转生花,“不知道欸,古书里没有说。”

绯辞在一旁看着他们不温不火地讨论,也忍不住急了,“什么怎么采,直接翘起来不就好了!用得着那么麻烦吗!”
回复

楚笙兮
楚笙兮 2017/1/11 22:00:40
第九章
绯辞在一旁看着他们不温不火地讨论,也忍不住急了,“什么怎么采,直接翘起来不就好了!用得着那么麻烦吗!”

洛城听到他的吐槽,默默睨了他一眼,像看白痴般的眼神,说道:“你去试试!出事别怪我们不救你!”

“采几朵花能出什么事?等着,小爷我就采回来给你看看!”

绯辞在崖边翻身而下,卸下来的短刀刀身狠狠插入石壁,稳住下滑的身体。

抬头朝上边的洛城笑了一下,一只手卸下侧腰的另一把佩刀,就着花沿插下去。只是只听到“嗡”地一声。

同时听到的还有洛城噗嗤的笑声,绯辞不由黑了黑脸。

妈的,不过一朵花还要什么结界?谁弄的设定,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哼哼!去你的结界。今天不把你挖出来,我就不叫绯辞!”

绯辞说着,恨恨地将佩刀别回去,在怀中胡乱摸索了一阵。拿岀一个白瓷小瓶,脸上笑得得意。

“你今天总算是派上用场了,哈哈哈!”

白瓷小瓶里是融解液,据说什么都可以融掉。你问为什么绯辞有这个东西?其实这东西是他以前做任务时,从月老洞那里顺过来的。为了这个月老明令禁止他再进月老洞。谁让绯辞顺的奇珍异宝东西太多了!

绯辞咬开木塞,就这结界倒下去。透明的结界不一会便开始变乳白色,表面裂开一条条裂痕,“嘭”地一声炸开来。失去了结界的转生花,红色的汁液向四周喷洒了出来。绯辞一惊,抬起衣服挡住喷洒的汁液。

绯辞攀着石壁,看着没了结界转生花嘴角带上了丝得意的笑容。更让他满意的是,转生花离了结界,那流出的红色的汁液被花瓣吸收了。

不用沾上看着恶心的东西,绯辞可谓是满心欢喜的伸手采花,眼看着轻易到手的转生花,绯辞得意地朝洛城和南砚晃了晃手。

洛城不禁飞个白眼给他,这人真心容易得意忘形……

“我就说很容易嘛!等着我这就上去,嘿嘿。”绯辞将转生花塞带怀中,双手攀这石壁往上爬。

绯辞才爬到一半,南砚低沉的嗓音响了起来,“不要碰那块石头!”

“为什么?”

“啊……”

洛城的话刚出口,便听到绯辞那壮烈的喊生。南砚眼疾手快的飞身下崖,拉住向下坠的绯辞。短刀划拉着坚硬的石壁发出“滋滋”的声音,十分刺耳。

“南砚,绯辞你们没事吧……我马上拉你们上来!”洛城说着,手上翻包的动作更加地急切。

“南砚,你还好吗?”被拉着的绯辞开口问道。

南砚眼眸睨了他一眼“我这点力气还是有的。”

冷冷的语气让绯辞不禁感叹待遇差别!!!

“绯辞,你就安静点吧。我把绳子扔下去你接好了。”洛城说着,将手中的绳子扔给绯辞和南砚。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在快要拉上断崖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看着极速下降的绳子,洛城连忙拉紧绳子。绳子是拉动了,可是,是绳子拉动了洛城!

南砚微蹙眉,收在腰上的匕首插上石壁,却没有任何作用……

“洛洛!是转生花……”极快的速度让绯辞说的话产生了回音,刷刷地往下坠。

“拉着我!”南砚伸出手,绯辞刚要搭上他的手,身体的重量却又猛地加重,完全控制不住的向下……

糟了!
回复

楚笙兮
楚笙兮 2017/1/11 22:00:40
第十章
糟了!
  黑雾笼罩的崖底很快就不见了绯辞红色的身影。南砚脸色不变,身体却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黑崖下有什么危险谁也不知道,但是做为同伴就不可能抛弃同伴,大概南砚就是这么想的吧!
  洛城看着两人跳了下去耸耸肩,将散乱的包收拾好,也跟着跳了下去。
  黑雾很快地将三人的身影吞噬,融在黑雾里的未知危险也让人不由胆颤……
  ――――――――现实世界――――――――――
  公元2900年
  洛家书房:
  “爷爷,您别生气。”男子温润的声音带着恭敬。
  “表弟这个年纪比较好玩,偶尔忘记也是正常的。”
  “你啊……就是太宠着他了!”白发老者瞪直着眼,白色的厚厚胡须微翘,模样好笑至极。
  至少站在一旁的年轻女子正背着身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
  “我也就这一个表弟一个表妹,能不宠吗?您老人家就别生气了,对身体不好。”
  男子眼角向旁边的女子转了过去,脸上的笑的没有丝毫不奈。他也早已经习惯,这两个净惹事的弟弟妹妹了!
  “算了算了!百景啊,我这次找你来是想问问你对虚境的看法。”洛家主拿着茶杯,缓缓喝了一口。
  “虚境据说是锻炼现在年轻人的一种游戏,参加这个游戏的必须是本人,而且是真人游戏。但使用性并未得到肯定,只不过这款游戏的受欢迎度却是榜上第一的。”
“不错!公司打算要注资这款游戏,开发职业战队,你觉得这成功概率有多高?”
“爷爷,我是觉得,如果真打算注资就必须证实一下这款游戏的说法,若日后出了什么事,洛氏企业逃脱不了责任。”百景回答。
“景儿啊,爷爷想着你们三个年纪也不小了,爷爷这把年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离开了,总该享享清福了……”
站在一旁的萧颜听到他的话,愣了一下,立刻愤愤不平地打断了他的话,“爷爷,您不用说了!您就是想要奴役我们!”
洛家主懒得管这小丫头,对着百景继续说道,“爷爷已经让人把东西打理出来了,你试着接手这件事,如果做得好,爷爷也就不用担心了。爷爷相信,小景是不会让爷爷失望的!”
看着洛爷爷笑眯眯的模样,百景还能说什么?就算他想拒绝,也狠不了心让自家爷爷继续操劳啊……
百景只能暗暗叹了口气,应下这件事。
而站在一旁的萧颜,虽然说有些不乐意,但是仔细一想,她们的大哥是绝对不会逼迫她们做不喜欢的事情的。这样一想也确实没什么好拒绝的,反正又不是他们的事儿。
既然不用担心这件事,萧颜便有了些幸灾乐祸,坏心眼地对着百景小声说道:“大哥,新区街新开的一家店口碑很好,要请我们去那儿吃啊!”
百景:“……”
百景有种预感,这件事大概该自己一个人扛了!百景有些想不通为什么其他家族都争着抢着家产,而自家的人却恨不得逃到十万八千里外!
真不知道这是种好事还是坏事……
回复

楚笙兮
楚笙兮 2017/1/11 22:00:40
第十一章

【虚境】

“啊!!!”

洛城掉下来第一时间便是听到一声嚎叫,只是刚刚还被风刷着掉线了的他还是蒙蒙的。

“洛洛~你……坐够了没!我快被压扁了啊!”

听到绯辞闷闷的声音,洛城才算有了反应,精神反射地立刻从绯辞身上跳了下来。

“厄……绯辞?你……还好吧?”洛城小心翼翼的问着,只听到他哼哼唧唧地抱怨,

“好什么好!都快被压扁了,洛洛你可是舒服了……”

“嘿,嘿嘿。”洛城除了干笑已经不能说什么了。

“对了,南砚呢?”

绯辞歪歪头有点吃惊:“面瘫脸也下来了?”

“嗯嗯!”

“不知道啊。我们先四处看看吧,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洛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此时的绯辞正经多了。不禁侧目多看了几眼。

察觉到洛城那毫不掩饰的“火热”目光,绯辞侧目,带着丝诧异,只是那眼神中仍是专属他的痞气,“洛洛,你不会是看上哥了吧!”

洛城不禁有点无语,诽腹道,这人果然不不能夸,一夸就变了样。

“哦,对了。”绯辞突然说道,手摸向胸前,从怀里掏出几朵转生花。“诺,你要的转生花,哥说了一定会采回来的,哈哈哈……”

洛城对着绯辞翻了个白眼,不过这件事确实是绯辞的功劳,虽然过程有些曲折。

这么想着,闹中突然来了声响,机械冰冷的声音自闹海响起:

叮咚!

洛城听着摇头晃脑道“绯辞,你听见什么声音没有?”

“有啊。”绯辞答,嘴角带着抹奸笑:“这女人一定和冰块脸是一对!”

“欸……”

“叮咚!恭喜玩家绯辞、慕容酒获得稀有转生花。请问是否进行练化?”

洛城呆呆地眨眨眼,“转生花……”

“炼化是什么鬼?”绯辞到是一时间摸不着头脑了。

“就是炼化丹药啊!快答应!”

“哦……那啥?系统吧!我选择炼化!”

绯辞对着空气说着,他现在更好奇这转生花是什么了。因这恶心转生花,那脑残系统居然现“声”了?!他可没有忘记当初他进入虚境时,这冰块系统扔了一句:自己琢磨!从此自己再也无缘遇到它了……

不过罪魁祸首是虚境的制作者,说什么要给予真实体验,系统神马的只有重要时候才会出现!这也就是为什么虚境没有游戏应有的数据化!

但是这更具挑战性不是?!

“叮咚!炼化选择生效,玩家需在一个月内炼化成功,成功炼化封锁地图开启。炼化失败请玩家接受惩罚!”

“什么鬼?失败还要惩罚!还让不让人失败了!没天理啊啊啊啊啊!”系统没了声音,倒是绯辞不淡定了啊。面对着突然出现在手上的薄谱,绯辞可谓是咬牙切齿啊。

转头幽怨的眸子望向洛城,洛城不由心虚地嘿嘿干笑两声。

“我也不知道会有惩罚啊!而且……貌似还挺重的惩罚……”洛城讪讪地摸着鼻子。

“洛洛~”听到绯辞那对着自己粘腻的招牌语气,洛城也有些无奈了。看了眼绯辞眼中闪着的乞求的光芒,话语变得吞吐了些,

“这个……炼化这种事吧……其实……其实只能你……自己完成。别人帮不了……”

洛城说完很成功地看到了一个石化了的绯辞。

绯辞有些欲哭无泪,“洛洛,你可真的“好”啊!”

洛城撇撇嘴,“我会在一旁帮你的啦!先去找男砚吧,都不知道哪里去了。”

绯辞不悦地撅嘴,“到时候失败了,你们要是敢丢下我,你们就死定了!哼哼!”

洛城额角无形地滑下几条黑线,其实这绯辞吧!还是挺傲娇的一个人。只是这撅嘴的动作配上他那张妖媚的脸,还是有点违和的。话说回来,能把绯辞这张脸生成这样的,得有多好看的人呐?!

绯辞走了几步,回头发现洛城还傻站在原地,丹凤眼不由挑起好看的弧度,调戏着:“洛洛,你一个人傻笑什么呢?不要你的南砚了?”

“你才傻笑呢!我这叫‘微笑’!‘微笑’!懂不懂啊你!”洛城气呼呼地追上绯辞,和他并肩。眼睛瞪圆了对着绯辞。

“我就看到你在傻笑,还真的没看到什么‘微笑’!傻里傻气的,还是本大爷帅,哈哈!”

“是是是!你大爷的最帅气了!自恋狂……”

……
回复

楚笙兮
楚笙兮 2017/1/16 22:12:52
第十二章
“喂南砚!你以强欺弱算什么男人!”
  南砚冷冷地看了百里晟轩一眼,挥了挥手上的佩剑,剑光一闪,刚刚还站在那里的大活人,已然变成一缕青烟。
  南砚只是朝地上剩下的女人瞥了一眼,无视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非常干脆地又挥了挥手中的配剑……
  刚好找到他的洛城和绯辞看到这毫无人情味可言的一幕,眼角默契地抽搐了起来。
  “南砚啊,人家好歹是个女人,你就不懂得怜香惜玉么?!”绯辞一脸惋惜,啧啧地感叹着。
  对绯辞这明显的作死行为,洛城表示,他只是个看戏的!
  南砚分了他一个眼神,阴森莫测啊……
  “哈!哈,开玩笑的,别当真哈!”
  “白痴……”洛城翻了两个大白眼,“南砚,你没事吧?”
  “嗯……鬼蜮的追捕令下来了。”
  “那刚才那两个人是……”洛城沉思了一下,这件事有点难办了啊。以后的日子真该难过了!
一时间三个人是静了下来,洛城暗自苦恼,南砚冷着张脸站着,而绯辞这望望,那儿瞅瞅,最后邹了眉头,
“地图上有这个地方吗?”
洛城回过神也看了下周围,刚刚只顾着找南砚忘了看下处境了……
“好像没有……吧?”
绯辞默默望向洛城,“……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啊啊啊。我可不想被困在这里啊!”
“白痴……”
“喂喂,面瘫你说谁呢!小爷这么聪明你说我白痴?!”
洛城心里吐槽着:本来就是白痴!
好在绯辞并没有窥探别人内心活动的技能,不然又会开始他的作死路程了。
“我们先走走看吧,不知道有没有路可以回去?”
“嗯。”南砚淡淡的点头。
面对未知,三人只能选择再次上路,即使前面是一条未知的道路……

洛城三人的境况说好也不好,说不好却已经是大幸了,至少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这个地方在系统地图上并没有出现,洛城猜测应该是未开启的地图,说不定这边真的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洛城想着,心里少了一丝担忧,多了一分期待。而就在洛城沾沾自喜的时候,绯辞拦住了他的去路,“怎么了?”
绯辞不着痕迹地向两人打了一个手势,两人依着手势看了眼地面,地面上赫然印着一个奇怪的引子……
绯辞突然有些热血沸腾了,他走了这么久,都没有个障碍什么的实在是太无趣了,好不容易有个奇怪的东东,不好好玩玩怎么行!
绯辞突然大声问道,“洛城,南砚。你们说,如果遇到奇怪的东西我们是直接杀掉好,还是怎么办?”
洛城也知道绯辞在想什么,有些无语地抽搐嘴角。不过对于身后跟着的奇怪影子,洛城也是十分好奇的,而南砚对这种事向来都是懒得搭理。于是洛城只好随意地附和绯辞两句:“不知道……你想干嘛干嘛,没人拦你!”
“这么无聊的地儿,要是有个有趣的东西,我可不忍心送它归西。要我说也是带在身边,说不定遇上怪物的时候还能拿来当诱饵……如果没遇上等出去再送它去见阎王……”
绯辞托腮想了一下,还想补充什么,就听到一个畏畏缩缩,颤抖的声音:
“我出来还不行吗?别杀我……我好不容易才练上来的级……”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