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主攻】《爱上了,就输了》_帝王受|结局未定|虐受

1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11 4:52:01

作者:三生石旁开彼岸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3c6e8c2c328a4b6b9ca91ac786942d73

阁楼: #文学小说馆
三生石旁开彼岸
三生石旁开彼岸 2017/1/11 4:52:01
他在人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可在那个人面前却总是低落到尘埃,那个人却也还是不屑一顾,而他却从来都不敢怨……
【耽美主攻】《爱上了,就输了》_帝王受|结局未定|虐受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三生石旁开彼岸
三生石旁开彼岸 2017/1/11 4:52:01
第一章
“皓,都十年了啊,仇人都已经死了,你还是放不下吗?那些恩恩怨怨,爱爱很恨,都已经过去了啊!”一个蓝衣男子无奈的对着白衣男子说道,
而白衣男子却是一声冷笑“呵,过去?若有人杀了你的父母,灭了你满门,你能让它过去?”
“我…只是不想看你每天为了复仇,不停的伤害自己……更何况,这个国家现在根本不是他的了啊!你每天这样下去……”我会心痛啊,后面的话他终究是不敢说的,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哼,那又怎样?父债子偿,天经地义,他父亲欠我的,我要他一点点给我还回来,至于国家,那可是他最在意的啊,若是毁了,他在冥界也不会安生吧。”白衣男子的语气中充满了让人心惊的仇恨,这也注定了某个人一生的痛苦。
“皓,我知道了,我会帮你,只是求你别这么伤害自己了……”皓这么多年每天流的血,流的汗,都可以汇聚成一条河了吧,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皓
“嗯,情,我就只有你了啊!”这句话,让冷情的心里泛起一丝心疼,却还有一丝庆幸,庆幸自己遇见了他,庆幸自己可以陪在他身边。
“皓,我会永远都陪着你。”这句话他说了太多太多遍,这是他对他的承诺。
“嗯,情,我信你。”他相信这个无私为他付出的人,这个人也是他唯一可以信任的人了……
他的信任太难得,冷情也是用了整整十年的时间,并且还是在特定的时间遇见他才得到的。
他们的第一次相见是在他的家族被满门抄斩的第二天。
皇帝下令满门抄斩那天,他的父母,哥哥用命护住了他,为魔教护法带他逃跑拖延了时间,否则他的命也固然是保不住的了,而在他逃出来了的。
就这样他登上了魔教,那年他只有五岁,值得庆幸的是没有人知道魔教是他家族在江湖的势力,所以他顺利逃过了一劫。
第二天,他遇见了冷情,冷情是魔教大长老的孩子,比他大一岁,他们一起训练,一起流血,也就这样他们在彼此的陪伴中长大。
他为了复仇,每天的训练几乎是其他人的十倍,并且他还在腿上,胳膊上绑上了沙袋,他的身体最开始自然也是受不了的,那时候,便是冷情一直照顾他,这也让冷情成为了这十年以来唯一在乎的人。
“皓,皓,喂,你怎么了?”刚回过神就发现冷情在叫他,他不由得一笑“我在想我们以前的事啊!”
“以前的事?我就记得那时候你不要命的训练,然后每次都要我帮你脱衣服,收拾房间。”满是抱怨的话却是被冷情说的很是正常。
“嗯,还好那时候有你啊!”白衣男子笑着对冷情说道。
“你知道就好,也不枉我一直照顾你。”冷情瞪了一眼白衣男子说道。
“我当然知道。”
“呃……每次都被你说的无话可说,哎!”冷情无奈的说道,而他也是很快就谈到了他最想问的“你什么时候去皇宫啊?”
听到这个问题,白衣男子也收敛了笑容,阴沉的说道“明天就走。”
“哦,好,我陪你。”
“嗯,你就在风月楼待着就好。”
“啊?又让我在青楼……”
“不愿意?”
“怎么会?”
回复

三生石旁开彼岸
三生石旁开彼岸 2017/1/11 18:22:19
第二章
“你是谁?”年轻的帝王看着眼前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厉声问道。
“渊儿,你怎么这么绝情啊?这和我是才多久没见啊,就不认识了啊?”南宫邪一脸邪笑的说道。
听到那个称呼,风离渊松了口气说道“原来是你啊。”那个他微服出访时认识的……好友。
“不是我还能有谁啊,只不过没想到你居然骗我啊,你明明告诉我你是一介江湖人士呢,可是现在……你居然是皇帝啊!”南宫邪讽刺的说道。
“你也知道朕的身份不能暴露的,所以朕当时自然是不能说实话的。”
“行行行,我知道,可是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我最讨厌……”欺骗,不过他却没有说,风离渊本来就是他要报复的人,那时候相见也是他安排好的,所以他自然是早就知道他的身份的。
“最讨厌什么?”风离渊问道。
“没什么,以后你总会知道的……”南宫邪摇摇头说道。
风离渊也不想勉强,毕竟人家讨厌什么和他没关系不是吗?所以他还是问了他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你怎么会来?”本来他是想问南宫邪,他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份的,不过他却是想到了他的身份——天机楼楼主,所以他知道也无可厚非。
“我,自然是来看看你啊,顺便……做一件事。”让你把你的心交给我。
“哦,那你住……”风离渊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南宫邪打断道“当然是住宫里啊!”
“男人不可以住在宫中!”风离渊皱着眉头说道。
“啊?没事的,我可以住在离渊宫。”离渊宫——风离渊的寝宫。
“你要和朕住在一起?”风离渊对此很惊讶。
“不可以吗?都是男人怕什么啊?”南宫邪相信某个直男是绝对不会怕和男人住在一起的。
“可以是可以,但是白天……”
好像知道风离渊要说什么,南宫邪立刻说道“白天我自然会离开,渊儿放心,我对你那些妃子没有企图的。”我可是……喜欢男人的啊!
风离渊也不知道相信了没,反正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毕竟风离渊一个人太孤独了啊,他从小就没有兄弟姐妹,朋友那更是因为他的身份,这让他除了南宫邪以外根本没有可以信任的人,实际上他也不是不会轻易相信人的,可是认识南宫邪的时候,南宫邪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他选择了信任。
然而,他永远不会知道,就是这一次信任,以后会将他拉入万丈深渊。
回复

三生石旁开彼岸
三生石旁开彼岸 2017/1/17 3:12:34
第三章
就这样,南宫邪每天白天都见不到人影,而晚上准时的回到离渊宫,但是却又很少和风离渊说话,即使说了,也是风离渊主动和他说话的。
风离渊有些疑惑南宫邪为什么要这样,只是终究他还是不知道的,不是没想过去问南宫邪,但是南宫邪会告诉他吗?很显然,不会。所以他也不想自找没趣。
直到有一天,南宫邪一晚上没有回来,而风离渊也等了一个晚上,直到他要去早朝了南宫邪也没有回来,风离渊才突然发现自己怕了,怕南宫邪永远都不回来。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又过了三日,风离渊都已经相信南宫邪不会回来了,可是他却看到了满身是血的南宫邪。
“救我!别让别人知道……”说了这句话,南宫邪就彻底晕了过去,而风离渊看着南宫邪,心中有了一丝丝的担心,自出生以来的第一次为别人担心。
他本来打算立刻就叫御医,可是想到那句不让人知道,只好自己动手了。
他也在江湖上混过,药自然也是有的,只是……他第一次伺候人,能伺候好是不可能的了,然而他永远也不会想到将来会有一天,他伺候人的能力比宫女太监都强,可是那个他想伺候的人却不需要……~~~~~~~~~~~~~~~~~~~时间分割线~~~~~~~~~~~~~~~~~~~
“你怎么样了?”风离渊担心的看着南宫邪说道。
“我……没什么大事,你不用担心我啦!”南宫邪眨了眨眼睛说道,那眼睛里好像写着‘你的担心我收到了,不过……皇帝也会担心人了啊’
风离渊瞪了南宫邪一眼,说道“谁担心你啊?朕只是想知道朕第一次照顾人的成果。”
“噗嗤,第一次,怪不得啊,怪不得,不过我还挺荣幸的啊!”南宫邪邪魅的说道。
“当然是你的荣幸了,朕这个真龙天子亲自照顾你哎!”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绝对不会知道将来他会拼进一切只求能照顾他。
而听到这句话的南宫邪只是笑了笑,并不做回答,而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呢?他在想‘让我好不容易有的家消失,我可不管你是谁,都要受到我的报复,小皇帝,希望你承受的住哦!’
这是他穿越的第100世了,也是唯一一次有了父母亲人,可是却被那个该死的先皇破坏了,真的是……找死啊!
回复

三生石旁开彼岸
三生石旁开彼岸 2017/1/17 3:12:34
第四章
“皓,你终于来看我了啊!我都快无聊死了!”冷情满脸抱怨的说道。
而南宫邪,不,现在应该叫他轩辕皓了,轩辕皓摇摇头无奈的说道“情,你在这里不好吗?”
“好是好,可是这里……”没有你啊!
活了一百世的人精怎么会不知道冷情想说什么,只是他真的不想让这份友情变成爱情,他对友情怎么说都是有些珍重的,而爱情……
一阵沉默……
终于还是冷情受不了先开口了“怎么来找我了?发生什么事了?”
“嗯,前几天受了点内伤。”
听到轩辕皓这句话,冷情立刻就过来给轩辕皓看伤“怎么这么严重?你怎么搞的?”
听到这关心的话语,轩辕皓心里一暖,却是无奈的笑了笑“哪里有很严重了。”这伤真的不严重,不说他经历了那么多世所受的伤,对很多伤都几乎免疫了,就是把这伤放到别人身上,也不严重的,就是看着吓人罢了。
“这伤是你自己搞的,对吧?”虽然是疑问句,但是冷情却是带着肯定的语气说的这句话。
“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点伤不算什么的。”
“不算什么?你……”你知不知道你受了一点点伤,我的心都会很痛啊!为什么不想想我啊。
“情,别生气啦,人家这不是有你吗?”
听到这句绝对信任的话,冷情发现自己居然一点气都没有了,他自嘲的笑了笑,自己这是彻底栽到皓手里了啊!可笑的是自己居然还心甘情愿。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为轩辕皓治伤。
他治伤这方面的医术是极好的,但是没有人知道实他对医术实际上几乎是没有一点天分的,靠的都是努力,别人睡觉玩乐的时间他几乎都是在学医,每天睡觉的时间不超过三个小时,靠的都是药物提神。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药物没有什么副作用,而他这么拼命的原因却只是因为轩辕皓以前总是受伤,他需要为他治伤。
回复

三生石旁开彼岸
三生石旁开彼岸 2017/1/17 3:12:34
第五章
时间飞逝,转眼之间一个月就过去了,可是这一个月中却发生了件大事。
本来三国是鼎力的局面,可是现在羽国和清国居然都要和风国联姻,而使节也还有两天就到风国了。
在理论上,羽国上是三国中最强的,清国第二,而风国却是三国中最弱的,羽国和清国君王此举究竟是为何?风离渊不解。
“呵呵,在为联姻的事情担心?”南宫邪看着风离渊摇摇头无奈的说道。
“啊?你怎么知道?”
“我是天机楼楼主啊!”南宫邪笑道,那眼神分明再说“你好笨啊”
风离渊看着那眼神,真想上去揍南宫邪一顿,气死他了,居然敢用那种眼神看他,他可是皇帝啊……
然而他却早早的就在南宫邪面前丢下了自己的帝王尊严,而他自己却还不自知,真的是可怜啊!
不过能当上帝王也不是笨的,风离渊想了想就问道“你既然是天机楼楼主,那么你应该知道这次羽国和清国君王是想干什么吧?”
“当然知道啦!”南宫邪得意的笑道。
“因为什么?”风离渊看着南宫邪的笑就知道想要知道这件事要付出代价,可能是金银珠宝或者是什么官位,但是他真的太想知道了,所以他明知道前面是坑,却还是往下跳了。
果然,南宫邪说“想要知道啊,需要给我点好处!”
已经料到南宫邪的话的风离渊只是点了点头说“你想要什么?”
看着已经逐渐掉进自己陷阱的风离渊,南宫邪心里得意的笑了下,说道“我要你……吻我。”
风离渊愣住了,他千想万想也没想到南宫邪的要求居然是这样……
好像是还嫌风离渊的反应不够,南宫邪很邪魅的笑了下说道“记得是唇哦!”
“我们都是男人……”风离渊只能想出这么苍白的理由了。
可是南宫邪会在意这个吗?他只是勾勾唇说道“我就喜欢男人啊!”
听到这句话风离渊差点晕过去,喜欢男人……他不是不知道有些人喜欢玩男人,可是那都只是玩乐,没有人会像南宫邪一样承认自己喜欢男人的,更何况大多数男人还是喜欢女人的。
风离渊感觉自己的世界观被彻底刷新了,可是现在的他却不会知道,这正是他被掰弯的开始……
回复

三生石旁开彼岸
三生石旁开彼岸 2017/1/17 22:07:13
第六章
“你,可是,可是朕是皇帝……”这拒绝的理由有些可笑,却也是风离渊唯一能想出来的理由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在朝堂上,镇定自若的他在南宫邪面前为何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噗嗤,难道皇帝不是男人吗?”南宫邪疑惑了。
“你……亲就亲。”说着风离渊就吻上了南宫邪的唇,可是在唇与唇贴在一起的时候他却愣住了,他从来不知道接吻会是这么的美好……
南宫邪感受到风离渊唇的落下却愣住了,有些不悦,便直接把舌头伸进了风离渊的口中,带着风离渊的小舌一起嬉戏。
这吻好像吻了好久好久,久到风离渊都快没了呼吸才停下。
“感觉如何?”南宫邪一脸邪魅的说道。
“感觉还不错……”只是为什么你的吻技那么好,为什么只有我一人乱了呼吸,为什么我感觉我的心乱了呢!
南宫邪看着这样的风离渊心里暗暗兴奋,计划又近了一步啊!只是南宫邪在怎么料事如神也不知道现在的风离渊的心已经乱了。
毕竟是皇帝,即使心已经乱了,也能清轻易的控制自己的表情,他勾了勾嘴角说道“你是不是该告诉我原因了?”然而一个‘我’字却也依旧能知道,这个皇帝的心不平静,而一个‘我’字却也说明了,他早就已经把自己和南宫邪放在一个身份上,或者说他不愿在南宫邪面前是皇帝。
无论何种原因,反正这对南宫邪而言都是有利的“羽国是三国之中最强的,但是他若是想统一全国却是不可能的,毕竟其他两国如若联合是可以稳赢羽国的,搞不好羽国还会彻底灭亡,所以他只能选择和一个国家合作,可是若和清国合作,那么风国灭亡后,这两个国家必有一战,可是这两个国家战争羽国绝不稳赢,那太冒险了,而羽国……懂了吗?”
风离渊不傻,相反的他很聪明,他之所以想不通,只是因为他从来没想过战争罢了,所以他立刻接道“朕明白了,如若羽国和风国联合灭掉清国,那么风国就是羽国的囊中之物了,清国君王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所以也要和风国结盟。”
回复

三生石旁开彼岸
三生石旁开彼岸 2017/1/23 4:08:46
第七章
听了风离渊的分析,南宫邪点点头说道“没错,就是结盟,而不是什么联姻,但是现在风国选择和哪个国家联姻也就意味着和哪个国家结盟了。”
“结盟……那你认为风国该和哪国结盟?”风离渊皱着眉说道,牵扯到战争了的话,那这个选择就关乎着风国的生死存亡,不可有丝毫马虎。
“我认为?我认为你应该选择暗夜王朝。”
“暗夜王朝?”
“嗯,暗夜王朝是一个当之无愧的王朝,这个王朝掌握着三国的经济,军事,没人知道暗夜王朝的王是谁,但是每个暗夜王朝的人都会有一个徽章,每一个等级的人是一个徽章,可以让人分辨出暗夜王朝的人和外人,暗夜王朝的徽章从下到上,最低级的奴隶用的是绿色,平民是黄色,王的最低级的手下是蓝色,一些头领是金色,左膀右臂是银色,据说还有一个最信任的人是白色,而王的是黑色,这些颜色的区分可以说明身份。”
“有这么个王朝,为何朕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这是每一代帝王世代相传的秘密,而你父皇中意的帝王人根本选不是你,若不是你杀了你弟弟,让你父皇没有继承人了,这帝王之位根本不是你的,可是你的父皇却又在你弟弟死后的第二天突然暴毙,所以你能知道什么?”南宫邪有些嘲讽的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要朕拿到那个徽章?”风离渊问道,
听到这句话南宫邪差点没笑喷出来,但是那忍着笑的表情,风离渊却是看出来了“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那个徽章可是有灵性的,他的颜色会因为比其颜色大两级的人或者是王的一句话而改变,会因为王的一句话而生成,每个人的徽章除了死,否则是拿不下来的,可是若拥有徽章的人死了,徽章会自动记录凶手,然后传到比其颜色大两级或者是王的徽章里,然后那个徽章就会消散。”南宫邪解释道。
“那…该怎么办?”
“怎么办?那自然是靠你自己啊,我可以联系到白色徽章持有者,就看你能不能说动他了……”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三生石旁开彼岸
三生石旁开彼岸 2017/1/23 4:08:46
第九章
“真的很厉害啊!有忍力,哎!如果你没遇见邪,或许真的是一代枭雄,真的是可惜了啊!”冷情叹了口气说道。
只不过现在的风离渊已经晕过去了,是不可能听见冷情的话了,不过他听不见不代表别人听不见哦!
“情这是心疼了啊,那真是可惜了,不过如果你喜欢他……”南宫邪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冷情打断道“我不可能喜欢他,我爱谁,你不会不知道,邪,下次别说这种话了。”实际上他是想说下次别把他推给别人了,可是……他却不能说。
“行了行了,我不就开个玩笑嘛,看你那是什么表情啊!”那表情充满了悲伤,痛苦,南宫邪是真的有点看不下去了,可是他……
“嗯,我没事。”听到南宫邪的话冷情立刻把表情变回了温婉如玉的样子。
“行啦,那我先走了,记得那天来哦!”话落,南宫邪就抱着风离渊消失了。
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冷情不由得苦笑,但是当他看到属于自己的白色徽章时,心里不由得一暖,他清楚的记得那个人给他幻化这个徽章时说的话‘这个徽章是独一无二的哦,黑白黑白,我是黑你是白,黑与白是要永远在一起的,因为没有黑就不会有白,而没有白也不会有黑,黑与白是共生的’
实际上他问过那个人一句话‘黑与白不是不相容的宿敌吗?’那个人却说‘黑与白相生相克,他们可以相容也可以不相容,因为黑与白的融合真的是很美呢!再说了,我还是那句话,没有黑就不会有白,没有白也不会有黑,黑与白是共生的。’
当他问完那个问题,那个人也回答了过后的第二天,他的桌子上摆了个两个小人,一个一身黑衣的他,一个一身白衣的自己,还有一个太极图,黑色上面写了他的名字——魅心,而白色的写着自己的名字——魅情。
不过在他们是冷情和南宫邪的时候,衣服却是冷情蓝色,南宫邪白色的。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