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现代】「 蚀骨销魂 」系列之《刺骨》_允在|警官受|法医攻

0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11 17:23:49

作者:东风不解意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61b1ed5e08e740aaa9f69e4e9c8a5836

阁楼: #文学小说馆
东风不解意
东风不解意 2017/1/11 17:23:49
法医攻 x 警官受
【耽美现代】「 蚀骨销魂 」系列之《刺骨》_允在|警官受|法医攻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东风不解意
东风不解意 2017/1/11 17:23:49
蚀骨销魂 · 骨
「 蚀骨销魂 」系列之《刺骨》

【法医攻 x 警官受】





/ 2026年1月26日 下午6:10 【法医解剖室】
 
空调吹出的风徐徐下压,并不是偏低的温度,但却让人徒然生出一股寒意。倚在解剖台边的金在中不自觉的一个哆嗦,低下头漫不经心的把玩自己腕上的手表。
“我再问你一遍,昨天拿了结案报告之后,你去哪儿了。”对面的男人双手插在制服兜里,横眉冷声质问他。
“那我就再说一遍,我哪儿都没去。”金在中不耐烦的扯了扯嘴角。
“说真话,金在中。”男人向他走近一步,宽大的身躯截断了刺目的灯光,把他罩在了一片阴影里。
“好吧那个,隔壁组的沈昌珉有事儿找我,我们在走廊里说了几句。”金在中抿了抿嘴,抬眼看着面前的男人。
“隔壁组……说了几句……”男人哼笑一声,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划拉几下,把屏幕转过来对着金在中。
是一段监控录像。
金在中一眼就看到了录像里的自己。
单色画面里,一对男女面对面在进行交谈。金在中的脸对着镜头的方向,他面带笑意,不紧不慢的和对面穿着相同制服的女人说着话。监控录像无法录下谈话的内容,但从金在中望着那个女人过于温柔轻松的表情来看,并不是要紧的事情。
 
 

/ 2026年1月25日 下午2:18 【警局内部走廊】
 
“你们根本就不合适……”女人看着金在中,眼里泛起一层水光。“……我……才是应该是……对的人啊……”
“为什么……”
“为什么不选我……”
她握紧了拳头,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修长细瘦的手指蜷进掌心,骨节泛白。
“傻姑娘……”对面的金在中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她的头。
 


 
/ 2026年1月26日 下午6:15 【法医解剖室】
 
画面里,金在中抬手揉了揉女人的头,转身要走,被女人一把拽住了胳膊。
“啪”一声,手机被拍到了解剖台面,男人猛地俯下身,双手撑在金在中两侧的台沿。
“金在中,我和你说过很多次。
“你既然知道那些女人对你有意思,就不要总和她们过多接触。
“你心软,根本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你说不了狠话你也狠不下心,对方一旦坚持咬着不放或者示软你就没辙。这样更容易给对方带来有希望的错觉。
“今天是这个,明天呢?以后呢?你要对每一个和你告白的人都用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吗?”郑允浩伸手用力掐住他的下巴,强迫他与自己对视: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现在和谁在一起。”
 
“郑允浩。”金在中皱眉,伸手握住掐在自己下巴上的手,“这世界上谁喜欢谁是那个人的自由,别人喜欢我我管不着她但我知道我自己想要的是谁这就够了。”
“够了?……”郑允浩咬筋紧了紧。接着猛地把金在中按在了解剖台上。
 
金在中眼前忽地一旋,一下撞在了解剖台上,还没恍过神来,郑允浩已经伸手扯开了他制服的扣子。
“郑允浩!……”金在中一惊:“这里是解剖室!!”
“我当然知道这儿是解剖室,”郑允浩从牙缝里碾出几个字,俯下身与他额头相抵,“老子今天就把你拆了,一块块吃下去。让你记着你从里到外都是谁的。”
“郑允浩你疯了!这儿是解剖室!随时都可能有人过来!!你……唔……”金在中的话说到一半就被郑允浩堵在了嘴里。这人几乎用着吞咬的方式在吻他。
或者这根本就不是在“吻”他。
郑允浩这是要吃了他……
金在中被动地回应着这人蛮横的吻,一时间脑子里只能给出这个感官反应。
 
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被那人褪了个干净,身下的金属板冰冷的温度渗入皮肤,刺进骨头里,他不自觉的蜷起身体,又被人制住打开。
郑允浩分开他的双腿,覆上来,原本与他纠缠的唇齿贴着他的皮肤缓缓下移,吻过下颚,一口咬在他的喉结上,金在中闷哼一声,扬起下巴,下颚与脖颈拉出一道漂亮的线条。
那人在他白皙的脖颈上啃咬,双手在他身上游走,熟练地游过他身上每一处敏感的地方。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在敏感带肆意抚弄,惹得金在中呼吸都带颤。
 
两人的下身都涨硬难耐。金在中伸手想抚上自己已经抬头的欲望,双手却被郑允浩一把钳住。
这人扯过身边的法医制服,迅速的把他的双手绑住了。
 
“郑允浩!……”金在中反应过来,气得叫出声,却被那人的双手撩拨得嗓音都变了调。
 
下身涨得难受,金在中顾不上生气,被捆住的双手抬高套住那人的脖子,凑过去在那人颈窝蹭了蹭。
“帮帮我……允浩,允浩,快点帮帮我……”小警官急于让欲望释放,不管不顾的用带着哭腔的鼻音对着身上的人撒娇。
 
那人没有回应,抬起他的双腿,将坚硬如铁的巨物抵在他的穴口。金在中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
 
“你!!———啊!哈……”
没有开拓,没有润滑,那人直接就冲了进来。
金在中瞬间感觉到一股撕裂的疼痛从交合处传来,他的眼角被刺激得渗出了生理泪水,还来不及反应,那人便大刀阔斧的开始了冲撞。
下身还没有得到释放,涨得发疼。后穴被郑允浩一下下捣进来,下身跟着一阵阵晃动,已经泌出了透明的液体,金在中此时也顾不上解脱,他被郑允浩撞得脚趾都不自觉的蜷了起来,连接处传来的快感像电流一样刺激得浑身酥麻,刺得骨头都要融化……
思绪荡乱间,那人俯下身吻在他耳侧,用低沉磁性的嗓音问道:
“你是……谁的?”
 

 
/ 2026年1月25日 下午2:15 【警局内部走廊】
 
女人站在金在中面前,走廊里明亮的灯光打在她脸上,映着那对伤心欲泣又满盛坚定的眸子。
“你们根本就不合适……金在中。你自己是个怪物,就不要拖着郑允浩下水……
“他这么优秀的人,他这么好,他应该有更好的选择……他应该过正常人的生活。
“不要再缠着他了,你觉得两个男人在一起很光彩吗?你只会拖累他!”
女人情绪开始失去控制,她有些激动,几乎要哭出来。
“为什么……
“……我……才是应该是他身边的人啊……我才是对的人……
“……为什么……”
 
“傻丫头……别费力气了……”金在中不知如何安慰,只能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转身就要离开。
“不许走!!”女人一把拉住了胳膊。“你为什么一定要缠着他,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他!!”
 
“为什么?……”金在中没有回头,只是轻轻拉下她的手。“为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啊。”
 
 

 
/ 2026年1月26日 下午6:25 【法医解剖室】
 
空调吹出的风徐徐下压,并不是偏低的温度,拂过发汗的皮肤,带来细密刺骨的凉意。
解剖台变成了情欲的温床。金在中恍惚间觉得自己软软的陷在了一汪波澜摇曳的海洋里。
身上的人俯下身,抵住他的额头。
“你是……谁的?”
头顶上刺目的灯光在摇晃的视线里晕成一片白芒。恍惚间,金在中抬起眼,对着视线上方某个角落,轻声呢喃,微不可闻。
 

 
/ 2026年1月26日 下午6:25 【监控室】
 
监控室里没有开灯。墙上的各个监控显示屏投下晦暗的光,落在穿着警服的女人身上。
女人坐在黑暗里,用力咬着唇,即使握着拳头努力克制,双手还是止不住的颤抖。
她的目光一瞬不移的盯着墙上某个监控屏幕。
画面里两个人在解剖台上赤身裸体的纠缠。猛烈放肆,淫乱尽致。
忽然某个瞬间,
那个被自己喜欢的人压在身下的男人抬起头,双眸聚焦望向镜头,像是穿透了这一层冰冷的机器,目光锋利的对上了自己。
她看见那个男人动了动嘴。
 
——— 一瞬间刺骨的寒意猛然卷遍周身。
她看懂了这句无声的对白———
 
“为什么?
“…………因为……他是我的。”
 
 

 
—————【完】—————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