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轻松】楼醉烨殇_架空

0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10 21:54:11

作者:瓶溪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63e991c4d737480183043eda67ebb6cf

阁楼: #文学小说馆
瓶溪
瓶溪 2017/1/10 21:54:11
“鬼医”竺楼与开国元帅第一大将军三王爷墨烨之间互相纠缠的小故事(可爱的小受和腹黑的小攻)
【耽美轻松】楼醉烨殇_架空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瓶溪
瓶溪 2017/1/10 21:54:11
简介
  白少卿:【第09回出场】(22岁)
  人称“天下第一”,轻功绝佳,善用剑。
  外貌:风度翩翩,偶尔会面瘫(对陌生人),外表俊逸而霸气仙风道骨。
  
  竺楼:【第01回出场】(19岁)
  人称“鬼医”(又称“妖医”),虽不会武功,却会一身医术,使得一手好毒、暗器,会缩骨功和易容术,有着百毒不侵的体质。
  外貌:一双仿佛能魅惑人心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小巧玲珑的鼻子,薄薄的朱唇,白皙的皮肤;谪仙一般的气质,妖孽一般的外貌,当真倾国倾城,绝世无双。(左眼角有泪痣)
  
  墨烨:【第01回出场】(22岁)
  开国元帅,第一大将军,三王爷,会轻功也会刀法,内力惊人。
  外貌:有君王般的霸气,外貌与身形都与白少卿相似,但更多的是一股男子气概的英俊。
  
  引子:
  三王爷墨烨因喜欢“鬼医”竺楼,派人活捉竺楼和追杀“天下第一剑客”白少卿,在追杀过程中,白少卿被箭射下了悬崖,而竺楼被活抓……
回复

瓶溪
瓶溪 2017/1/10 21:54:11
01回
“小楼,为何你不能忘记他?”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愤怒,我只感觉被狠狠地摔在了一件柔软的物体上面,或许是被子,或许是一张床。
“忘记?呵,墨烨,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忘记他?”我怒视着他,双手被他死死钳在身后。他整个人压了下来,一只手钳住了我的下巴,迫使我与他对视。
“资格?你要资格?!好,我便告诉你什么是‘资格’!”他滚烫的气息喷在我脖子上,痒痒的,令我不自觉地蹭了蹭脖子。
刚想挣开他,嘴唇却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堵住了,他野蛮地掠夺着我的一切,在我的口腔里胡作非为,直到吻得我晕乎乎的失去了抵抗力他才从嘴唇转移到我的脖子上,在我脖子上无情地啃咬。
“你……不,不要……啊……”我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不料这若有若无的声音却挑起了他的欲望,他撕开了我的衣服,一路吻着下去,先是颈脖,然后是锁骨,然后含着我胸前的那颗被我白皙的皮肤衬得鲜红的小红豆,肆意地舔舐着。我感觉自己浑身火辣辣的,被他吻过的肌肤变得十分敏感,只要一触碰就……
“小楼,这么快有感觉呢了。”他嘴里含着我的乳头,说着无比下流的话语,一手将我的双手钳制在头顶,一手摸向了我的下身,抓住了我那微微凸起的欲望,温柔地揉捏着,竟使我感到一丝快感,却没有一丝羞耻。
竺楼啊竺楼,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低贱了,被一个男人这样侮辱却丝毫没有反抗。我在心中自嘲着,浑然没有注意他的手在我身上游走。
此时我的身体经他这么一挑拨已经是软绵绵的了,全身上下提不起一点力气,他却没有停下的意思,一只手趁虚而入,探入了我的穴口,缓缓地插了进去。
“嗯……啊,不,求你了,不要……”我竟然向他求饶,若换在以前,想必我肯定宁愿去死吧。
他那修长的手指灵活地深入,直向那尽头,我感觉自己的理智已经快要沦陷了,偏偏他还凑到我耳边挑逗着我最后的一丝理智:“宝贝,你那里还真紧啊。”
说话间,他的第二根手指又灵活地插了进去,我死死咬住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再发出那低贱的呻吟。“还没结束呢,我要狠狠地折磨你,让你求饶,让你生不如死!”他变态的话语传入我的耳畔,我却没心思理睬他,尽力忍受这残忍的酷刑。
“意志还挺坚强的,只可惜……我一定要得到你!”他狠狠地插入了第三根手指,他的横冲直撞令我几乎晕厥。
“不……我求你了……不要再进去了……”我不停地喘着气,下身已经黏黏的了,不知是汗还是什么。
“好啊,那我就出来吧。”他说着,将三根手指一齐抽出,动作十分熟练而迅速,但那一瞬间却令我感到一丝空虚,他仿佛看准了时机,察觉到我的眼神开始迷离后又将他那膨胀的欲望插入我的穴口。
“嗯啊……啊……”我最后的一丝理智被他冲击得完全沦陷了,口中发出一声令我自己也感到羞耻的娇喘,我感觉口干舌燥,而身下那根属于他的炽热的物体却在不断膨胀。
“宝贝,你可真是诱人。”他一边啃咬着我的肩膀,一边用手揉着我的欲望,我再也支撑不住,在他手中泄了出来,他毫不在意地舔了舔满是白色液体的手,抱着我换了个姿势……
我被他折磨的几乎要晕厥,可他竟还不想停下,将一颗粉色的药丸塞进了我的嘴里,我一尝就知道是什么,软绵绵地瘫倒在他的怀里,用沙哑的嗓音吼道:“混蛋,我都这样了你竟然还喂我‘醉生欲死’!”“醉生欲死”是一种宫廷秘制的春药,吃了会使人全身火辣,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会让人变得更妖艳诱人,是最厉害的春药,一颗时效估计得持久一晚上……
“你又想要了呢,来让我满足你吧。”他坏笑着,将我扑倒……
回复

瓶溪
瓶溪 2017/1/10 21:54:11
02回
整整一晚上,我被他折磨来折磨去,吃干抹净了不止一次,在不知第六还是第七次时我因体力不支而晕睡了过去,醒来时发现他竟然还在做!直到第二天鸡鸣时才停下,我被他弄得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了他才抱着仿佛全身的骨头都散架了似的我去洗浴,洗着的时候还又吃了我一次!真是个禽兽!我在心里骂道。
这家伙难道欲求不满了20年吗,这么纵欲过度真的好?!我用好不容易才恢复的一丝力气在他第N次吃我豆腐的时候咬了他一口,然后昏昏沉沉地睡去……

醒来已是第三天傍晚了,可我仍感到腰间的酸疼和身下的疼痛,疼得我连站直腰都做不到。
奶奶的,那个王八蛋我咒他一辈子不举!我在心里爆粗,趴在枕头上让他给我上药。不得不说他那药的效果还真不错,涂上去时凉丝丝的,没一会我的腰就不那么疼了,至少能够下床活动了。
“没事吧?”他关心地问。“没事?没事的话你怎么不试试!”我立刻炸毛道,一想起他昨晚的挑逗和深入,我的脸顿时变得滚烫滚烫的,一头扎入枕头里不理他。
“小楼,我……”我发出一声冷笑,“三王爷,你我之间的关系还不曾熟到这个地步吧?”
墨烨成功地被我惹怒了,捏着我的脸让我转过头来看着他,可我看着他的脸越看越气,索性闭上眼不看他。
“小楼,不管你愿不愿意,今后一定要忘了他,我会对你好的。”墨烨说道。对我好?像昨晚那样喂我吃春药然后强暴我吗?我没出声。
“那个白少卿,在你心里就那么重要吗?”墨烨终于怒了,用力钳住我的手腕,我的手腕被他捏得生疼,故作生气道:“讨厌,弄疼人家啦。”咳咳,我这语气还真不是娇柔做作,以前跟白少卿说话就这语气,他也习惯了我时不时抽上这么一阵……
不过很显然墨烨还没有习惯我的脱线,他很激动地抓着我的手说:“小楼,你,你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我顿时一阵无语:“是啊,喜欢啊,你给我上吗?”墨烨爽朗地笑了笑,吻了吻我的脸颊,说道:“江湖传言‘鬼医’竺楼性情古怪,喜欢以毒杀人于无形,没想到竟然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我的心猛地一震,可爱,这个词白少卿第一次被我的毒舌噎到的时候也这么说我,他们……还真是有讨厌的相同点呢。想到这里,我不禁又为白少卿担心起来,当初和他一起逃跑时,他被射下了悬崖,我被活抓,现在一直没有他的讯息……我的眼神黯淡了几分,墨烨见状,一把捏住我的下巴,擒住了我的唇。
“走开!”我一把将他推开,“若你想要代替他走进我心里就不要做出这种事情!”或许是我的话语引起了他的深思,他放开了我,默默地说:“衣服在床头,等会你在换上吧”然后走出了房间。
我看着与他十分相似的背影,泪水再也抑制不住,我抱着双腿哭了起来。白少卿,你到底在哪?带我离开这里吧,带我离开这绝望的囚笼吧!

到了晚饭的时间,我换上了墨烨为我准备的衣服,是一身白色的长袍。白色,明知道我最讨厌白色了!像那个人一样的白色!我一边将衣服穿上一边想。
刚穿好衣服,墨烨就推开门进来了,他换了一件浅蓝色的长袍,显得风度翩翩,文质彬彬,整个人变得优雅了不少。如果我先遇到的是他,那么想必我也会喜欢上他吧?我又胡思乱想起来。
“小楼,你可真美。”墨烨走过来替我梳理头发,他的动作很温柔,举止也与“他”十分相似,我第一次对他产生了恐惧,我害怕若这样下去,我会不会把他当成了白少卿,然后忘掉了白少卿而爱上他!不行,绝对不能那样!我推开了他,看着他一副受伤的样子,我却忍不住鼻子一酸,泪水模糊了眼睛。“求你,哪怕你想杀了我也好,想占有我也好,可不可以不要让我在你身上看到‘他’的影子?”那样,我会爱上你的……
回复

瓶溪
瓶溪 2017/1/14 20:30:03
03回
他用手帕轻轻为我擦去泪水,我愣住,诧异地看着他。他轻轻一笑:“小楼,你知道他曾对我说过些什么吗?他说,他总有一天会离你而去,我若想拥有你,就要向他一样对待你,这样,你才会忘了他,而爱上我。”
我苦笑了一声,白少卿,你真的如此狠心,要将我舍给他人吗?墨烨抱起我,让我把头埋入他怀里,“小楼,若想哭,就不要笑,这是他告诉我的。”
我扑入他怀里,无声地哭了起来。白少卿,你太讨厌了,这么久也不来找我,告诉我这一切都是假的,好吗……
“你别得意哦,白少卿确实讨厌,不过你也讨厌,我可不会原谅你昨晚那么粗鲁地对待我!”我揉揉眼睛,给了他一个阳光明媚的笑容,然后……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嘶……你属狗吗,咬人这么疼!”“那素泥佛该(那是你活该)!”我叼着他的手臂说。
他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我的下巴,我吐吐舌头,一头扎进他怀里。他抱起我,向房间外面走去,我立即警惕了起来,“你要带我去哪里!”
“我请了众多江湖人士来做客,让他们知道,你,竺楼,是我墨烨的人。”
他这一句话让我彻底懵了,我怒视着他:“你敢!信不信我在他们的饭菜上下毒!”
“好啊,你可以试试的,宝贝。”他这一句“宝贝”叫得我鸡皮疙瘩都起了,我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脸,“江湖上都说我是祸国殃民的妖孽,怎么你比我还妖,让小爷看看你是不是假装的!”
他被我的举动逗笑了,用手刮了刮我的鼻子,我“嘿嘿”一笑,在他身上摸来摸去,他在我耳边说道:“若你想摸,今晚让你摸个够。”“讨厌表耍流氓。”我不满地瞪着他,挣扎着不让他抱,跳了下地,见我落地时仿佛要摔倒的样子他连忙扶住了我,我顺势掐了把他的腰,摆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嘿嘿,你流氓,小爷比你更流氓!”只见他深吸一口气,喃喃道:“嘶,果然是个勾引人的小妖精,白少卿跟在你身边2年都没吃到你还真是苦了他。”
我俏皮地笑了笑,其实刚才我那番胡闹可不是为了闹脾气,刚刚我摸他的时候将我那些被他没收了的毒药和暗器全摸了回来,还摸走了他的一袋银票。等会给那些江湖人士下毒,然后趁乱逃走!我在心中商定好了逃跑计划,然后装出一副好奇的样子:“唉墨烨,你这里好大啊,比我鬼医谷都大,我要到处转转!”“可是……”“哎哟怕什么,等会吃饭的时候我会过去的啦,而且我不会武功,加上现在我一没毒药二没暗器,简直手无缚鸡之力,就算你打开门放我走我也跑不了多远啊是不是?”
我努力摆出一副诚意十足的样子,他听我这么一说,然后看着我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终于是点了点头,嘱咐了一句让我记得去大厅,就走了。
嘿嘿,墨烨,看小爷不弄得你这王爷府鸡飞蛋打!我溜溜达达地闲逛着,一边走一边寻找厨房的位置,不过这里可真大啊,要不是小爷记性好可能早就不记得刚来时的路了。
有人!我看见前方走来两个丫鬟,连忙躲到一旁的柱子后,听得那两个丫鬟在聊天:
“唉小玉你听说没,王爷最近带回来一个很漂亮的人,据说是王妃呢!”
“是啊是啊,不过那王妃好像是男的?但听红姐姐说长得好好看呢,比墨轩阁的头牌墨竹溪小姐还好看呢!”
“好想见见王妃啊。”
“我也是,今晚就能见到了。”
“……”
看着两个丫鬟渐行渐远,刚刚偷听到她们聊天的我顿时炸毛,什么王妃,小爷才不是他的王妃,他墨烨还比不上白少卿的万分之一,想妄想让我嫁给他?他嫁给我还差不多!
我一边愤怒地想,一边继续寻找厨房的位置……咦?那是什么?
我走着,见到一间装饰很华丽的房间,冒出一个很荒唐的念头:不会是墨烨用来金屋藏娇的吧!哼哼,竟然敢在小爷眼皮子底下藏娇!(你不说不是人王妃吗那人家的事关你什么事)我一脚将门踹开,当看到屋内的情景时我愣住了,这哪是什么金屋啊,这 分明就一厨房!看这摆放整齐的调料瓶,看这银光闪闪的刀具,看这比白墙壁还白的桌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我掏出一包毒粉,打开那些调料瓶,分别倒了进去。哼哼,我倒的那可是无色无味的“真话癫”,能让人陷入癫疯的状态,还会把自己的真话说出来,药效过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关键是这药是我配制的,根本找不到配制解药的方法,无从下手!
呵呵,等着今晚看好戏吧墨烨!我坏笑道,拿出了一包药粉,专门用来对付他……
回复

瓶溪
瓶溪 2017/1/14 20:30:03
04回
我下完药,溜溜达达地走到了大厅,一推开门——
“哎呀是王妃啊,果真是倾国倾城。”
“王妃殿下长得可真美啊!”
“王爷,能娶到这么好看的王妃真是您的福气啊!”
“……”
我一进门,一群衣着光鲜的江湖人士就热情地围了上来,叽叽喳喳地说着,让我感觉有一百只小鸟在耳边叫。
大概是见我黑着脸一脸郁闷,正在聊天的墨烨拿着酒杯,走了过来。看他一脸淫笑的模样,我心中莫名不爽,但想到刚刚下的药,还是决定装装样子。
“爱妃,你来了?”没想到他第一句就是这个,我火了,一脚踹向他的下身,差点就能踹中了,可惜被他闪开了。“嘶,爱妃你这是谋杀亲夫啊!”我不解气,狠狠地踩了他脚一下,他便很夸张地抽着气,被一旁好事的江湖人士看见了,一个个都起哄到:“打是亲骂是爱,心疼拿脚踹,再不解气死命踩!王爷和王妃之间的感情可真好啊!”
奶奶的,士能忍,孰不可忍!我一把推开墨烨,恶狠狠地朝着起哄的人群道:“你们丫的一个个在起哄,信不信小爷一挥手毒哑你们!”那些江湖人士多半都见识过我“鬼医”的手段,说毒哑就毒哑,加上大名鼎鼎的王爷还在旁边,都不敢造次,乖乖地散了。
哼,一群欺软怕硬的家伙,若是以前,小爷早毒得你们生不如死!我愤愤地看着墨烨,把心中的怒火都迁移到他身上,“都怪你,若不是你请他们来做客我就不用被嘲笑,被他们叫‘王妃’了!”墨烨二话不说,一手拿酒杯一手钳住我的下巴,低头就吻,他的气息喷在我鼻子上,痒得我缩了缩脖子,他被我这一动作逗笑了,摸摸我的头,抚了抚我鬓前凌乱的发丝,还抓起我的一缕头发放在鼻子下嗅了嗅。
“死相。”我骂了一句,走到了一旁,他大概以为我在生气,也就没跟来。其实,我把一种毒抹在了嘴唇上,专门用来对付他,是一种特制的“软骨散”,我专门用来对付会武功的高手用的,想不到今天派上了大用场!
丫鬟们接二连三地上菜,我假装生气说没胃口,就没吃,事实上我就算吃了也不怕,因为我本身就是百毒不侵的体质。
我坐在一旁看着那些喝酒划拳的江湖人,恨不得一把“粉身碎骨”就撒他们身上,让他们粉身碎骨!就是这些江湖人,见钱眼开,当初追杀我和白少卿的,也少不了这些人。我正生着闷气,墨烨却向我走来了,他想干什么,这时候应该在敬酒啊……见我略有防备的样子,墨烨勾了勾嘴角,仰天喝了杯酒,将手中的白玉杯砸在地上,一把抓住正惊讶不已的我,吻住了我,本来我以为只是普通的索吻,可是当那辛辣的液体被灌入我的喉咙时,我便知道坏了!他居然灌我酒!糟糕,我不能喝酒的!可此时已经来不及了,那口酒顺着我的喉咙一直滑到了我的肚子里,我只感觉他放开了我,但喉咙火辣辣的。
我天生不胜酒量,基本上是一杯倒,一口酒下肚我已经开始晕乎乎的了,不行,不能晕,今晚的逃跑计划……我眼前一黑,整个人的重心不稳,向前倾倒,栽在了一个人怀里,可能是墨烨吧,不过……也看不清了……
正是这一杯酒,使我永远陷入了他的陷阱,永远……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