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红衣美强受】脱影而出_重生错位

0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11 17:33:03

作者:疯不疯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66e1314496594c4ba9ad4c87ecf4f006

阁楼: #文学小说馆
疯不疯
疯不疯 2017/1/11 17:33:03
上一世,他眼睁睁的看着主人为了一个女人跳入火坑,灰飞烟灭……
这一世,能重来他必不会再沉默!
话说……
说好的重生呢?
为什么会突然穿越成这个人的影子啊……
说好的剑灵呢?
为什么……
等等,那个谁,酷爱把剑留下!
他还没有进去呢!
【耽美红衣美强受】脱影而出_重生错位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疯不疯
疯不疯 2017/1/11 17:33:03
第一章
巍巍高山之顶,云雾缭绕,白雪覆顶。
血红的阵法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偶尔露出冰山一角,却是摄人的怨气冲天。
怨气描摹阵线,鲜血填充阵法,细看之下仿佛还能看到阵中若隐若现的怨灵面容,挣扎不休!
这,便是天下一等一的凶阵——百万浮屠阵!
三尺青锋被鲜血染出几丝的血红,一滑而过。
剑是好剑,果然是血过不留痕。
持剑的人眉眼冷冽,黑白玄袍被鲜血泡得失了本色,即便杀生过万,依旧不抖分毫。
脚步虽乱却不慌,细看之下还能看到黑色缎靴下不时闪烁的白光。
剑锋轻轻一抖,剑气横斩,灭了趁机偷袭的鬼怪。
苏绪珩紧了紧长剑,脚步一错,眼前斗转星移,再次清晰之时,已换了另一番景色。
不复血海,烈火熊熊,遥远处的木架上紧紧的捆着一个妙龄女子,炽热的火蛇在她的身边环绕着,伺机舔舐她曼妙的身躯。
杀了那么久,可算是遇见正主了。
长剑上青光流转,发出一声清吟。
苏绪珩手按在剑身上,安抚它的情绪。
远处的女人若有所觉,突然抬起头来,望向这边,绝美的脸蛋上写满了凄楚:“绪珩,救我!”
这一声就如同发令枪一般,本就汹涌的火焰变得更加的狂暴,围着那个女子的火焰一阵聚拢扭曲,幻化出一条大蛇的形状,猛然朝着那女子喷起火来。
苏绪珩剑眉微拧,下意识的踏前一步,却见随他这一动,这四周竟也聚起几条大蛇来。
赤红的大蛇喷吐着火焰向这边杀来,耳边又传来女子惊魂的叫喊声,苏绪珩神色冷然,长剑一举:“去!”
青色的光芒在剑身上闪过,长剑一抖,没动。
苏绪珩语气转冷:“去!”
“不想去。”剑身上幻化出一个朦胧的青衣男子身影,“她死了活该。”
“你不去我便折了你。”苏绪珩语气淡漠。
“我……”
“不听话的剑,要之何用?”
青衣男子气结:“好,我去!”
长剑划破长空,破开火蛇飞向那女子。
其实这大蛇并不凶悍,三两下便能灭掉一只,奈何此处火焰不断,实在是灭之不尽。
砍下的伤口分分钟合拢,久攻不下,长剑上青光流转,一边多,一边凝,聚拢了好一会儿,方才一剑劈开大蛇的包围圈,将女子救出。
飞驰的长剑将梨花带雨的绝世佳人救出了火坑,飞回苏绪珩的手心。
一剑劈开袭来的蛇头,苏绪珩将人护在身后:“你可还好?”
“我……我怕。”那女子抖了抖,实在是忍不住扑向苏绪珩的怀里。
像是背后长了眼睛,苏绪珩侧身一闪,躲过了这一下,正待说些什么,动作却一顿。
线条流畅的长剑上青光萦绕,遮去了剑柄处隐隐的暗绿,苏绪珩一掌将女子打飞,眉眼冷冽:“你下毒!”
扑倒在火海里,果然,火海不曾伤她分毫,这女子摸了摸嘴角的血迹,将手中的匕首扔到一边去,就那样趴在地上,轻轻的笑着:“猜的不完全。”
话音未落,“噗嗤”一声,剑透胸膛,末柄而入。
青衣剑灵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将剑刃对准了自己的主人。
不等他解释,也不需要他的解释,苏绪珩低声念出一个名字,将胸口的长剑拔出扔远,鲜红的血液溅了一地,被火焰慢慢烤干。
苏绪珩冷冷的笑着,低低的声音被火舌给吞没:“果然是你……”
后面的话已经听不清了,长剑被主人给扔远,被下了血灵咒的剑灵会随着主人的逝去而逝去。
眼前的一切开始模糊,他的双目却始终想要穿透这层层的火焰看到那一头苏绪珩的情况——哪怕更遭。
没了灵力的护持,炎热的火焰舔舐着剑身清晰的传来炽烤的感觉,意识越发的朦胧。
绪珩也要死了吗?
不要,不要死!
有一只冰凉的手拾起了他,冷笑的声音带着少年独有的悦耳:“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剑……”
意识沉浮间,只剩下一个答案:
原来,幕后黑手竟是他!
回复

疯不疯
疯不疯 2017/1/12 6:47:15
第一章
  晚风拂过,竹林沙沙,在地面上投下的竹影拉长摇曳,凝成一团团模糊的水墨痕迹。
  身穿白衣的男子随手拢了拢自己额边的碎发,执笔的手迟迟落不下去。
  “影子,你说,我画什么好呢?”
  风吹发丝随风而动,投下的影子不言不语,一举一动,如他无异。
  “你想画什么?”男子笔尖在白纸上留下一条墨痕,“总是跟着我画,又能临摹几分?”
  “你画的,是否又如我这般?”笔峰一转,又在墨痕之上勾起边边角角,手速之快,下笔如飞,“若是你画得好,教我可好?”
  默了默,他提笔在画纸的写下落款,龙飞凤舞的“绪”字大方肆意中透着几分的温雅。
  “倒是忘了。”笔尖又沾了墨汁,刷刷两下留下一个大叉叉,男子将笔一扔,眉宇间浮现几分的无奈,“你是我的影子,水平再高也不过如此。”
  “你不会说话,估计也没有灵识。”
  宽大的袖袍在宣纸一扫而过,被水墨晕染的画纸上,只留下一个“绪”字:“也就这字好看了。”
  长袖再一挥,架起的笔墨纸砚被收起,换上一套茶具。
  随着手法的递进,袅袅茶香升起,沁人心脾,男子执壶酌了三杯,一杯自饮,一杯泼向地面,看着自己的影子的那片湿润,他轻轻叹气:“影子啊影子,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精啊?”
  说罢,他又移开视线,看向自家的竹林,再泼了一杯:“还有你也是。”
  看着这个人发疯,躲在影子里的某人是一动都不敢动,若不是虚无状态,他简直都要怀疑自己会不会被吓得汗湿了背襟。
  妈蛋,这人三天两头发一次疯,害他都差点以为自己暴露了……
  视线中,这人又对着不远处的房子泼了一杯茶,影子里的人嘴角抽了抽。
  不要问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人的影子,他也不知道!
  也请不要问他的到底是什么来历,如此不堪的回忆什么的……真的是人艰不拆啊!
  影子里的人摒息,不动如山。
  温润的眉眼轻轻挑起几分的笑意,翻手间取出一把折扇轻轻的送风,纷飞的长发糊了自己一脸,白衣人也不介意,居然还能端着茶往嘴里送:“这人生啊,还真是寂寞如雪。”完了视线朝影子一扫,“影兄,你觉得呢?”
  同样被头发糊了一脸的影子兄再次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真的被发现了:“……”
  “算了。”将脸上的碎发弄齐整了,白衣人又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脸庞,“被上天嫉妒的人就应该有一段如雪的人生。”
  指尖在自己脸上游移着,影子的眼角跳了跳,强行压下心中浮现的轻薄怒意,继续不动如山。
要相信,这其实是自己的手……自己摸自己有什么好生气的……绝对要保持冷静!
  不然还能怎么办?
  没事,忍字头上一把刃,忍忍就好了……他就不信这人还能摸上一天!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嗯,对,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清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趣味,将折扇合起,戳了戳自己的下巴:“扇子啊扇子,你说,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成精啊?”
  “等成了精,我教你们泡茶。”眸子轻轻的瞌上,长睫轻颤,落日的余晖飘洒下来,斑斑驳驳,朦朦胧胧,竟似要融化在这夕阳里,“下棋,画画,还有炼器,总有一样会是你们喜欢的,你说对吗,影子兄?”
  影子里的人垂了眉眼,心里明白,这人又抽风了,但不知怎么的,却也有了少许的期待。
  也有些无奈。
  舞文弄墨什么的,到底不是他一个杀剑的剑灵会做的事情。
  可若是有人肯教,他还是想试试的。
  “还是算了,一介影子,连笑都不会,又能聪明到哪里去?”
  影子继续沉默:妈蛋!就是真心想学也绝逼不能让这个人教!
  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弑师啊!
  不行!
还是继续想办法离开吧,他怕自己呆久了,精神也跟着不正常了……
回复

疯不疯
疯不疯 2017/1/14 14:08:01
第二章
  这里的生活是很枯燥的,明着看过去是有白天黑夜之分,实则此地自成一方乾坤。
  咒器主之名,他上辈子还是有所耳闻的。
  传言中,咒器主修为高深,炼器手法当世一绝,多少修真界之人苦苦寻觅,想求他打造一把咒器而不得,没想到居然让自己给碰上了。
  可是……为嘛他一点都不高兴呢?
  传说中仙踪难觅最是神秘咒器师……居然居然是个神经病……光是想想都觉得幻想破灭了有木有?
  尤其是……这个一天到晚吃了睡,睡了吃,除了消遣就没正经打过坐修炼的男人真的“修为高深”?
  他表示深刻的怀疑——完全没有一点说服力啊。
  居然又踢被子!
  一身青衣的男子轻轻的帮对方把被子盖好,就着床边坐了下来。
  说起来,从自己睁眼出现在咒器主身边到现在已经有好几天了,不知道自己的主人现在怎么样了?
  还有自己寄身的青芒剑,会不会因为没有剑灵而被折断?
  还有那场大战,明明自己已经死了,为什么一睁开眼就出现在了这里?
  是主人送过来的吗?
  太多的谜团在脑海里纠结成无厘头的线团,找不到问题的答案,让他不得不陷入了沉思。
  苏绪珩睫毛轻轻的抖动了两下,睁开一条小缝,果不其然,那个青色的影子一如既往的坐在了自己的身边,凝眉沉思。
  今夜的月色并不是太明,透过镂空的窗户照射进来,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青衣人的轮廓。
  但这并不能成为苏绪珩看不清对方的理由——毕竟他修为高。
  青衣人的五官很美好,甚至还带点艳丽,哪怕只是一张侧脸,那长而卷翘的睫毛和微微上挑的眼角都能勾勒出几丝的风情来。
  这样一张脸,穿青色虽好看,可倒也是有些糟蹋了。
  漆黑的眸子似乎是在沉思,空洞洞的,完全没有焦距,看上去有些严肃,一下子就好像老了十几岁一样,一点都不符合他艳丽的外表。
  就像是被什么强行影响了本性一样。
  那人还在沉思,苏绪珩却开始打起了小九九。
  抬脚将被子踹飞,那突如其来的动作果然吓了那人一大跳,“咻”的一下就钻倒了影子里,待他没了动静,那人又贼兮兮的从影子里冒了个头。
  苏绪珩最喜他这个样子,紧张兮兮的,如此生动的表情,仿佛一瞬间整个人都活泼了起来。
  即便是被吓了好几次依旧中招,这世上,怎么会有怎么笨的人?
  等了一会,不见苏绪珩再有进一步动作,青衣人悄悄松了口气,随即又愤愤的瞪了那人一眼,伸手再将被子给他盖上。
  “这么大个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青衣人皱着眉头嘟囔,“该打。”
  嘴角轻轻上扬,苏绪珩觉得有些好笑,干脆就装着被他吵到,轻轻哼了两声。
  这比定身术还管用,一出声那人就不敢动了,保持着盖被子的动作僵立在原地。
  看那模样,估计苏绪珩动作再大一点,这人就又要钻回影子里去了。
  他倒是从来也不知道,自己的影子竟如此的……有趣。
回复

疯不疯
疯不疯 2017/1/17 9:17:15
第三章
  夜色深深,直到天明,两人也没有多余的对话。
  这里的日子确实是非常无聊的,在尝试过夜间修行没被发现后,青芒在晚上除了替苏绪珩盖被子又多出了一项任务——修炼。
  白天冥想,晚上修炼,再加上此地灵气甚足,修为可谓是一日千里的在增加。
  苏绪珩看在眼里,也没戳破,直到这一日,这片平静的空间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晚辈天岚山之人,求咒器主现身一见。”
  正在画画的手一顿,滴了水墨在画上,缓缓晕染开来。
  苏绪珩状似不经意的扫了自己影子一眼,将笔搁下:“有客上门,我都不紧张,你激动个什么劲,真是平白毁了我的好画。”随手一抹,除了那片墨渍,他微微抬高声音,明明不大,却传出老远,“来客止步,有什么事,直说就好。”
  话音刚落,就见一只巴掌大的白色小鸟展翅飞来,落到自己的手心,化作一枚玉筏。
  手上捏着温润的玉筏,苏绪珩凝眉查看内里的信息,片刻,又抹去里面的信息,手一挥,玉筏再化白鸟飞去。
  青芒心中忐忑,目光一只目送着那只鸟儿远去。
  天岚山,竟是天岚山之人!
  不知来的人是谁呢?
  听声音,不像是主人……
  那头接了白鸟,没一会儿,便回了口信:“前辈要求,天岚山应下,此事,就有劳前辈了。”
  温润的眉眼升起几丝的笑意,看起来心情不错:“放心,只要你们能完成,我自然不会爽约。”
  “多谢前辈。”
  那人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快的让青芒还来不及期望,便已失望。
  偏头看着那人藏都藏不住的喜色,青芒暗自狐疑:也不知是答应了什么事,这般高兴,咒器主,咒器主,怕是又用咒器换了天岚山什么物什了吧?
  不过外界向来传言咒器主从来不吃亏,也不知这一次天岚山是打算出多大的血来做这买卖了。
  这苏绪珩确实是高兴的,连带着茶也多倒了好几杯,光是青芒身上的,就被倒了不下五杯,青芒看着透体而过的茶液,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这茶水洒不上自己的身,自己也饮不了这茶。
  这人虽然爱发神经,到底是寂寞久了,连个陪茶的都没有。
  就像曾经的自己,在主人身边久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嗯,也不知主人现在如何了,青芒剑可别丢了,他迟早还要回去呢。
  苏绪珩缓缓转着茶杯,视线却越过茶杯看向地下自己的影子。
  这个家伙,又在走神,不知道那个小脑袋瓜里又在想些什么……看那一脸呆样,估计也不会是什么大事。
  他搁下茶杯,拾起一根树枝,在地上写下几个字,末了,又在旁边签上自己的名字,看着看着,唇角渐渐上扬,眼角眉梢都染上了这份笑意,衬着这阳光,竟美好得不似尘世中人。
  青芒一怔,有些莫名其妙,遂顺着苏绪珩视线看向自己的阴影。
  待他看清后,也不知说什么好,片刻竟莫名的笑了。
  咒器主什么的,其实偶尔傻起来也挺可爱的。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