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现代】温柔以待_温柔攻别扭受

31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11 4:52:09

作者:沂子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76989fe1d2d640cb9d9cf80eb6111fc6

阁楼: #文学小说馆
沂子
沂子 2017/1/11 4:52:09
  自己怎么会摊上这种事……
  父母设计,中毒媚药,好不容易从好色债主手上逃脱,怎么偏偏进了一个痴情汉的房间。
  明明只是我中了药他帮我解下药而已,明明是你情我愿,怎么变成他不负责任了,不不不,我只是觉得往事不要再提。
  和他在一起,怎么可能,可怎么变成是他对不住我,说要一直等我,不不不,我只是觉得我配不上你。
  “程瑜,你真的对我没有动一点心?”温柔醉人的声音让人沉沦,却带着失望。
  “我…我们真的不合适!”
  “如果,我说,我对你动心了怎么办!”他将我轻轻揽入怀中,声音里带着让人察觉不到的颤抖。
  为什么你看不明白,我对所有人的温柔,和对你的,明明不一样……
  我愿意对外人一直保持最美的微笑,最大的宽容,可你不行,我只是想把我真实脆弱的一面给你,可最后连你也不要我了吗?
【耽美现代】温柔以待_温柔攻别扭受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沂子
沂子 2017/1/11 4:52:09
第一章 意外
  “今天爸妈为什么一定让我来这个酒店?”我拿着手中的纸条,脸上带着疑惑。
  我叫程瑜,目前在校读高二,爸妈天天赌博输钱,学费都是我自己的奖学金垫付的,可今天早上爸妈一脸神秘的让我晚上来这个酒店,说什么有人在等我。
  感觉有种不好的预感……
  谁没事晚上见面……
  可自己是男的,总不会能把自己怎样吧,心里有些打鼓。
  等我走进酒店,才知道这个酒店豪华程度,我爸妈天天就知道怎么赌博,这么会认识能住进这种酒店的人?
  我慢慢走进酒店,小心翼翼的把纸条递给前台的小姐,小姐看着纸条,脸色变了变,看着我脸色有些奇怪:
  “是程瑜先生吗?”
  我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好的,请稍等!”小姐脸色恢复正常,拿起前台的电话,按下一串数字。
  过了一会,似乎通话已经结束。
  “先生,你直接去506号房间就行了!”小姐微笑着把房卡交给我。
  “谢谢啊!”我接过房卡,却没有看见前台小姐眼里的可惜,心中开始慢慢紧张起来。
  “叮——”电梯门打开的声音。
  我仔细看着周围的房间号,确认是506号,再敲了敲门。
  “你来了?”一声沙哑声传来,很难听的声音。
  我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
  “你是?”我下意识的问道,只见开门的是一个瘦瘦高高的人,脸长的刻薄样,让人感觉很不好。
  不过,这人我似乎认识,是爸妈的债主,还来过我们家要过钱,这家酒店应该是他的产业,好像叫什么张治。
  “啧啧啧,长的这么好啊,身材也不错,看来今晚有的玩了!”张治眯着眼看着我,小声的说了一句,我却没怎么听清他说什么。
  “快快快,请进请进!”张治的眼贪婪的看着我。
  我皱着眉头走进房间,心中警惕万分。
  “来来来,喝点茶吧!”张治上下打量着我的身体,让我全身都觉得不舒服。
  “谢谢,我不喝!”我冷漠的拒绝道。
  谁知道茶水里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张治轻轻皱了皱眉。
  “你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我拿出手中的纸条摆在桌上。
  “你不知道啊!”张治眼中似乎在淫笑着。
  “什么意思……”我猛的站起来,脑袋却昏昏沉沉的。
  不好,中计了。
  “你可能不知道吧,我张治不仅玩女人,而且还玩男人,你父母输了我三百万,让你陪我一晚当还钱了!”张治淫笑的看着我,我却有种打人的冲动。
  可是我没吃什么东西啊,难道是……
我突然看着床头柜上的香薰,正散发出丝丝幽香,原来这香薰才有问题。
  “哈哈哈,药终于起作用了!”张治扶着我的腰,使劲的抓着我朝床上走去。
  我只感觉全身一阵燥热,身体一点力气也使不上,看着眼前模模糊糊的一片,我听着张治的淫笑声,感觉身体更不舒服了。
  我突然抓过他的肩膀,使劲的咬了下去。
  “啊——”张治吃痛的看着我,有些惊讶我还有力气,有些愣神。
  趁他愣神的时候,我猛的冲向门口,辛亏门没反锁,一扭就开了,我用尽全力的跑了出去。
  “把他给我抓回来——”听见后面的怒吼声,我跌跌撞撞的跑起来,不知跑了多久,我靠在一面墙上休息。
  听见后面的脚步声,我暗叫不好,看见后面是一道房间门,我下意识的扭动房门,可没想到门竟然打开了。
  我来不及看着房间里有没有人,立刻把门给关上,然后就听见一阵脚步声从门外跑了过去。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可身体的力气似乎已经用光了,我一下跌坐在地上,身上的燥热一阵阵传来,我却没有丝毫办法。
  想不到我爸妈这么无情,竟然把我卖给了自己的债主还钱。
  而且自己还会摊上这种狗血事。
  看着房间的灯还开着,我慌慌张张的睁开眼,却发现浴室似乎有水的声音。
  这房间有人?
  这下这么解释……
  我快速走到窗帘后面躲起来,我刚隐藏完毕,浴室的水声就消失了。
  似乎是浴室门打开的声音,只看见一阵热气从浴室里散发出来,因为太远,只能看见一个人轮廓,不过,那身材,远看都好看……
  这下怎么办,身体的燥热似乎都快让他丧失理智了,难道自己要在这藏一个晚上?那我肯定会疯的。
  我不知过了多久,我以为那人要洗澡睡觉,哪知他竟然坐在床上翻着什么,翻书的声音让人心烦意乱。
  我去,这人是存心让自己难受啊。
  蹲的太久,我刚准备站起来,可脑袋却突然一黑,直接撞到了后面的玻璃门,一阵痛感让我身上的燥热退了不少,不过也只是暂时的。
  “对…对不起,我…我……”我捂着后脑勺看着眼前的人,眼里却闪过震惊。
  好美的人……
  皮肤的白皙让人羡慕,深邃的眼睛眯着眼睛看着他,有种被审视的感觉,浴袍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腹肌隐隐约约的现出来,嘴唇很薄,却异常性感。
  “我…我马上就走!”我快速走到门口,刚准备扭开房门,却听见张治的声音。
  似乎朝这边走来,这下真的完蛋了……
  我转头看着床上的人,他似乎很是淡定,低头又继续翻着手中的报纸。
  “那个……可不可以…帮一个忙!”我有些害怕的看着床上的人,好像人家也没义务帮我。
  他终于把报纸放下,把被子掀开慢慢走向我,仔细打量了我一下,似乎发现了什么,皱了皱眉把手贴在了我的脸颊上:“你中媚药了!”
  声音似乎带着天生的温柔,又有点丝丝磁性,让人不禁沦陷进去。
  “我……”我还想辩解什么,敲门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门外的人……”我苦笑着看着他,这可不是听他声音好听的时候。
  那人看着我,突然把另一件浴袍披在我的身上,然后只感觉他手一扶住我的脑袋埋进他的怀里:
  “别动!”
  温柔声音的让我感觉我耳朵都快怀孕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贴在他身上的原因,身上的燥热竟然退了几分,不过身体竟然渐渐有了反应。
  我去……
  “咔嚓——”那人把门轻轻打开,就看见张治站在门口,身后似乎还有一群保镖。
  张治原本愤怒的表情看着门里的人以后,突然换了一个表情。
  “原来是温总,是我打扰到你了吗?对不起,对不起!”张治害怕的看着面前的人,眼里却闪着贪婪的光芒,不为别的,单是这相貌可是张治垂涎了许久的。
  谁不知道在商场上赫赫有名的温总性格温柔,对谁都好,在商场上的威望一日千里,得罪了温总,那就相当于得罪了商场上所有人。
  “很晚了,张总还是去休息吧,不要让别人以为大半夜的酒店进贼了呢!”温总笑着看着张治,一瞬间让张治差点沦陷在那温柔的声音里。
  听着温总话语中的讽刺,张治脸上有些挂不住,看着温总也不好说什么,直接忽视了温总怀里的人:
  “温总,祝您休息愉快!”张治脸色不好的走了。
  “砰——”听到门关的声音,我才彻底放下心来。
  “谢谢啊!”我脱离了那人的怀抱,身上的燥热一阵一阵的传来。
  “借浴室一用!”我话音刚落,我就直接钻进了浴室里。
  我快速把花洒的水开到最大,又调成冷水,冷水冷冷的洒在身上,我已经顾不得衣服湿不湿了,燥热似乎被压制了许多,我蹲坐在地板上,心里有些烦躁。
  难不成真要找个女人来帮我解决,不行,肯定不行。
  冷水哗哗的流着,我似乎都感觉不到冷了,只有身上一阵又一阵的燥热,脑袋里面都乱糟糟的。
  不知冲了多久,只感觉我脑袋已经迷迷糊糊的时候,浴室门似乎被谁打开了。
  “醒醒,把浴袍先穿上吧,别感冒了。”温柔的声音让我微微清醒了一下。
  “好!”我答应了一声,三下两除二的把湿衣服脱了换上浴袍。花洒的水已经被那人给关上了。
  身上的燥热又复发起来。
  我跌跌撞撞的坐在椅子上,双手扯着浴袍,我似乎都能感觉到脸上肯定特别红。
  “你去床上躺着吧,我还要看会书!”那人提醒我道。
  “谢谢!”我没有拒绝,因为真的特别难受,刚躺在床上,身上的燥热似乎来的更凶了,我只好蜷缩在床上。
  这是日了狗了,自己有一天会这样……
  似乎是我的动静太大,那人注意到了我:
  “还好吗?”只感觉一只冰冷的手贴在了我的额头上,我竟然感觉很舒服,忍不住往那人坐的地方挪了挪。
  那人的手似乎并没有在额头上停留多久,而是慢慢往下,把我耳边的碎发轻轻理在耳后,动作轻柔的让我差点忍不住身上的燥热感。
  喂,你这是在煽风点火啊……
  “对…对不起啊!”我强忍着不舒服向那人道歉,自己麻烦了他这么多。
  “你怎么会中这种药的!”那人似乎在皱眉。
  “我…爸妈输钱,把我…卖给那个…张治,张治给…我下药的!”等我说完,我身上的燥热似乎都快要把我折磨疯了。
  话音刚落不久,正在我难受的焦头烂额的时候。
  “啪——”床头柜的台灯突然暗了不少,只留下一束昏暗的灯光,却隐隐有些暧昧的味道。
  “你……”我惊讶的看着那人,那人的脸却渐渐放大。
  “唔……”我的瞳孔猛的放大,看着近距离的人,嘴唇上的触感还那么清晰,只剩下脑袋一片空白。
  “你干嘛!”我使劲推开他,身上的燥热被这一吻来的更加凶猛了,似乎渴望得到解放。
  “嘘!”他嘘声的动作让我身体一热,昏暗的灯光洒在他的头发上,嘴唇似乎还泛着光,微笑的看着我。
  有一瞬间我心跳跳的好快……
  “别怕,只有这个办法了!”他伸手将我揽入怀中。
  当我脑袋还在当机的时候,我身上的浴袍已经被他轻轻扯开……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