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悬疑】暗黑五十题21.躁郁症_HE|琴赤|动漫影视小说同人

0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10 22:05:45

作者:芦屋向日葵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88350b14a14d442fbf09c8abdbd6f726

阁楼: #文学小说馆
芦屋向日葵
芦屋向日葵 2017/1/10 22:05:45

【耽美悬疑】暗黑五十题21.躁郁症_HE|琴赤|动漫影视小说同人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芦屋向日葵
芦屋向日葵 2017/1/10 22:05:45
01.

“双相障碍?”琴酒有点嗤之以鼻,“赤井秀一那家伙还会得躁郁症?”
“Gin,你在怀疑情报组的情报准确度?我可是因为你亲自确认了那条情报。”贝尔摩德优雅的吐了口烟圈,“确实是这样,他现在正停职在家。”
琴酒皱起眉头。
这不应该。赤井一向把自己的情绪隐藏的很好,不轻易表露——就算是在床上。而且作为顶尖狙击手,情绪波动几乎是不可能的。而现在他居然会得躁郁症?而且还让FBI高层知道,给停职了?
虽然说琴酒本来就认为Rye有点心理问题——这家伙一向有自我毁灭倾向,毕竟没有哪个正常人会在下着大暴雨的天气里在山路上和别人飙车;而且他还过度自信,拿着个Glock17就敢和四五十个人干架——虽然说他有那个本事把那四五十个人都干掉是了。更何况那家伙是个警察——而且还是个卧底警察。这年头只要是个警察就或多或少的有点心理问题。但这些也体现出他的心理素质极好,毕竟心理不强大在琴酒手底下做小弟早就崩溃了,不过心理素质不过硬他琴酒也看不上。
然而这么强悍的一个男人这么会得躁郁症?
怎么可能?
…………不对啊?
我特么这么关心他干什么?他是个叛徒!叛徒!!!
“你不去看看他吗?”贝尔摩德的话里充满了暗示, “他现在可是被停职,这时候应该是在抑郁状态。”
“你居然叫我去看一个叛徒?”琴酒冷哼一声,“而且我不信你没派人监视他的房子。”
回复

芦屋向日葵
芦屋向日葵 2017/1/10 22:05:45
02.

赤井的公寓全都拉着窗帘,看不见内部情况。而贝尔摩德派人试图在公寓里装上窃听器和针孔摄像头——当然尝试失败,连门都没进去。到最后没办法只能在房子周围装了几个摄像头意思了一下。
凌晨,赤井回来了。
拥有心理学博士学位的赤井秀一当然知道双相障碍的诱因虽多但就那么几个,最普遍的就是长时间把自己绷的太紧了。
对自己来说,倒真有那个可能,但是赤井觉得,自己的躁郁症完全是拜那个男人所赐。
当看见自己公寓周围的摄像头时,赤井觉得很无奈。
贝尔摩德,老子得的是双相障碍不是唐氏综合症(唐氏综合症:通俗的说就是痴呆儿),你装那么多摄像头当我是瞎子吗?
所以当早上七点半贝尔摩德兴致勃勃的打开电脑看监控时,发现所有的摄像头原本都好好的对着赤井的公寓,现在全换了地方:有对着马路对面邮筒的,有对着邻居家二楼的,有对着其他摄像头的,更绝的是两个摄像头互对的……
贝尔摩德:“…………”
“不是说双相障碍会让人过度自信的吗?”贝尔摩德抱怨道。“过度自信又不代表他会放松警惕。”琴酒咬着烟冷笑,“更何况那又不会降低他的能力。”
赤井的躁郁症是他自己发现的。
有一段时间是狂热的兴奋,之后就是沉默与冷静,中间几乎毫无缓冲。
赤井知道,自己有毛病了。
然后请假,看医生,确诊。医生的建议是让他放松一段时间。
因为职业原因,也不敢用药,因为里面的镇静成分很有可能会害死他。
再然后,在自己请假时,赛门说漏了嘴。
回复

芦屋向日葵
芦屋向日葵 2017/1/10 22:05:45
03.

“噢,赤井,我又闯祸了,我又给你惹麻烦了,我……”“好了赛门,”赤井打断了他,“没关系,还正好给我放假了。”“可是赤井……”“我说了没事!!!”
“………………………”沉默。
“……赤井?”
秀一没有答话,他把手插进了自己的短发里。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赤井?”“……我没事,”赤井抬起头,“抱歉,我刚才有点……控制不住。”
“……………”谁都没说话。躁郁症的表现之一,发完脾气后马上冷静下来并向对方道歉。
然后赛门出声了。
“……赤井,你有没有听到什么……”赛门话还没说完,赤井就一边冲他吼道:“趴下!”一边抽出自己的Glock17跳到一边。
然后窗户碎了。
一时间赛门没有反应过来,子弹在他所处的空间里乱飞,还有爆炸的声音,火光,还有其他一些别的什么的,然后赤井揪着他的领子把他拽了起来,丢到吧台后面并扔给他一部手机:“快!给局里打电话!”“什……什么?”“给局里打电话!是科洛博的人!”“你怎么知道的?”赛门一边摁号一边问。“这里是美国!在美国敢找我麻烦的只有科洛博家族!!”赤井一边回答一边用自己的Glock17狂扫一边想,科洛博你个死老头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老子是停职又不是退出FBI,之前看你是全美国的黑帮老大给你面子,这会儿都打到我的公寓里来了,豹子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Hello kitty了是吧………然后赛门的声音再次打断思路:“赤井,他们叫咱再撑十分钟,他们十分钟之后到。”
十分钟都够我干掉他们了。赤井哼了一声,拉开了吧台旁边的暗柜,抽了把柯尔特扔给赛门后摁了一个钮。
然后整个一楼炸了,但房屋主体结构没被破坏。
二楼的人被一楼的爆炸吓了一跳,纷纷扭头,然后一一被秀一爆了头。剩下被吓到的几个被废掉行动力后统统拷了起来。
“嘿,赤井,”赛门蹭到窗口朝楼下看了一眼,“他们跑了。”
跑了?赤井瞄了一眼,的确,人在往车里钻。
哪能这么便宜?赤井举起了手里的枪。
七枪之后,八辆车一辆炸了,六辆趴窝了,还有一辆被赤井故意放跑了。
然后FBI的后援到了。
回复

芦屋向日葵
芦屋向日葵 2017/1/10 22:05:45
04.

【您的好友「秃鹰」已上线】
赛门现在正夹在暴风雨中。
因为赤井和米勒局长吵起来了。
“科洛博都打到我公寓里来了!这是在纽约!秃鹰!他在袭击你的高级探员!”
“那你也得等着!人都还没招供!更何况你还在停职!”
“我停职了他打过来你就不……”两个人都停了下来。赛门松了口气。
“……我因为双相障碍被停职这事除了你、我、赛门、艾美,还有谁知道?”
“还有两个副局长,但他们两个………”然后赤井和米勒局长两个人的眼刀直接扎向赛门。
可怜的赛门“无辜”躺枪。
赤井先把眼刀收了回来,“那么现在有三种可能,要么是你在告诉两个副局长的时候被偷听或者窃听了,要么是FBI的高层被渗透了,要么……”米勒局长接了过来:“要么赛门又说漏嘴了。”
然后二人继续盯着赛门看。
一个是FBI局长,自己“未来”的岳父;一个是自己的前舍友,白道传奇“银色子弹”,二人的气场已经让赛门觉得自己像是被直接丢进了马里亚纳海沟。
所以赛门认为在被二人的气场压死之前有必要为自己辩解一下:“那个……为什么不是艾美?而且自从那次之后我就注意多了好吗?”
“艾美从来不会被套话,而你被套话了都不知道。”秃鹰盯着赛门的眼睛,让赛门有一种眼睛快被挖出来的错觉,所以他转移了视线,但撞进了那跟鬼火似的绿眼睛里:“你从陪我看完医生那里开始想,双相障碍或者躁郁症这两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了几次?和谁说的?”
在二人的“注视”下赛门拼命从记忆库里往外调相关信息:“呃,第一次是你被确诊时我重复了一遍,那时候你和医生在;第二次是在局长办公室里说漏嘴了;再然后是在胡佛大楼前碰见艾美说的,最后一次是在楼里和艾………”赛门的声音越来越小。
赤井无奈的摁着自己的太阳穴:“贝尔摩德。看样子组织已经知道了。”“那只是组织知道。之前的情报不是说组织和科洛博不和吗?那科洛博是怎么知道的?”赤井把手从太阳穴上拿开:“不是还有两种可能吗?秃鹰!我只是轻度双相障碍,不是重度!那不会影响我的基本判断!”
然后两个人又扭头去看一脸欲哭无泪的赛门。
回复

芦屋向日葵
芦屋向日葵 2017/1/10 22:05:45
05.

“(赤井的公寓)被攻击了?”琴酒很罕见的把贝尔摩德的话重复了一遍。“嘛嘛~王牌探员的仇家可不少呢~更何况现在正在因为心理问题被停职呢~被找上门来报复很正常吧~所以我那时候叫你去……咳咳,叫你去看看他,不然哪天被灭口了连人都没见到就太惨了。”贝尔摩德后半句话转回正常语调,毕竟被一把贝瑞塔顶着脑袋,她可不想被当场爆头。
琴酒哼了一声,把贝瑞塔收了回来。“谁(干的)?”“科洛博,赤井他之前踹掉了他们家大半个美国的产业,”贝尔摩德笑得极具暗示,“他之前就从没管过科洛博,这会儿这么做好像是因为他们在美国给咱找的麻烦太多了,你的…………”呃,大不了我不说了。贝尔摩德盯着再次顶上自己额头的贝瑞塔无奈的想。
科洛博……吗?
琴酒收回枪,转身出门。
嘛嘛~那帮熊孩子~惹谁不好偏偏去找Rye的麻烦~这下好像撞在枪口上了呢~不,不是枪口,是炮口~而且还是两个~其中一个因为心理原因现在是机关炮~至于另一个嘛~男性可是从原始社会时就有保护自己伴侣的本能了~~~~~
回复

芦屋向日葵
芦屋向日葵 2017/1/10 22:05:45
06.

“你说什么!!!!!!”赤井的咆哮连隔音良好的局长办公室都关不住,整个楼层都听到了,惹得一干FBI探员全从办公室里探出头来。“你声音小点,”秃鹰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赤井真的有可能得了双相障碍,毕竟赤井从未在胡佛大厦里发出过大分贝的声音,而且还这么失态,“别让别人听见。”“但你是什么意思?”赤井尽可能将自己的声音收归正常音量,但相对于以前还是大了不少:“FBI和黑衣组织合作!而且还要我上!你明知道我在那里当过卧底!他们见了我铁定会扒了我的皮再把我挂在国会大厦上!”“就因为你当过卧底才让你上,你对他们很熟悉。”“秃鹰!我还在停职!而且你是不是忘了我停职的原因了?!”“停职取消,我觉得你挺正常的。而且组织和科洛博不和,你可以借一下他们的手,顺带查一下消息是怎么走漏的。”“我正不正常这事医生才说的算吧!”“这里是胡佛大楼,我说了算。”“…………所以必须让、我、上?”“对,没错,我都联系好了,”说着递过来一个信封,“好好把握机会。”
赤井探员就这么被自己的局长坑了。
不过同一时刻,琴酒也好不到哪里去。
“F、B、I?”三个字母,说的咬牙切齿。“对啊,这可是‘那位大人’亲自下的指令,”贝尔摩德正兴高采烈的观察琴酒那以面瘫出名的脸黑得无以复加,“‘那位大人’说这样对我们很有好处,而且点名叫你去。哦,对了,FBI局长派出的人是赤~井~秀~一~”满意的看到琴酒的脸更黑了,贝尔摩德觉得自己出了口“恶气”,哼,谁叫你老是拿枪对着我的头。“资料什么的我给伏特加了,拜拜我先走了~”
看着贝尔摩德消失后,琴酒才让身体部分放松,靠在了沙发上。
我亲爱的宿敌…………恋人啊…………
赤井将信封里的东西抽出来,看到对方谈判人员的名字后,挫败地低吼了一声。
Gin。
所以该来的终将会来?
琴酒挥手叫伏特加下去,小胖子刚一出门,基安蒂一帮就围了上来:“怎么样怎么样?”基安蒂在赤井还是Rye的时候就默认他是嫂子,这会儿有机会“复合”,她比谁都兴奋。伏特加摇了摇头:“看不出来。”“会有机会看出来的,见面就是这两天的事了。”
会有机会看出来的。
我亲爱的……宿敌……和……恋人……啊…………
回复

芦屋向日葵
芦屋向日葵 2017/1/12 6:14:32
07.

【您的好友「泰勒」已上线】
泰勒觉得赤井从上车到现在就没正常过。
特别是现在。
能射穿组织心脏的银色子弹、美洲豹先生居然现在门口全身发抖?!而且还特别明显,连泰勒这种粗神经都觉出来了。
“赤井你还好吧?”泰勒没敢拍赤井肩膀,只是把手搭在上面,感觉赤井抖得跟个土豆大小分离器似的。虽然从局长那儿知道了赤井的躁郁症,但他可不认为躁郁症会让胆子变小。赤井没答话,只是把自己的手放在了泰勒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上,握紧,开始做深呼吸。几次之后虽然震动的频率和振幅都开始放缓,但依旧在抖,只是没那么明显了。放开握着泰勒的手,拍拍示意其将手放下来,赤井上前一步,握住门把手,但还没开始拧,就觉得门把手在自己转动。
然后门被猛得拉开。
赤井的手握在门把上,根本来不及卸掉力道;门被拉开的力量不小,赤井被门一带,猝不及防的失去平衡,泰勒连拉他都来不及。
然后撞上了开门的琴酒,准确的来讲,还是撞进怀里。
琴酒本来是听到门外有动静,想看看是谁,拉门的时候觉得门重了很多就加了点力道,结果一个人在门被拉开后往他这个方向倒。
然后琴酒想都没想就用还空着的右臂一把揽住对方。
坐在琴酒身后的贝尔摩德目瞪口呆。
难道不是应该拿枪指着对方的头吗?!怎么抱住了??!!!
这让贝尔摩德以为今晚的月亮不是白色的而是红色的,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户,看到窗帘才想起来他们刚一进来就把窗帘拉上了。
所以琴酒因为什么才抱住的?因为知道是赤井?
但为什么就认为那个人是赤井?
很多年以后在贝尔摩德的“唆使”下赤井问了琴酒这个问题,琴酒想了半天后才意识到那时是身体本能般的抱住了他,他觉得那个人绝对是赤井,而且潜意识里对他没有任何想要攻击的想法,反倒是想保护他。
四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赤井。他本来的姿势是右手撑在琴酒的肩窝,左手抓着琴酒的右臂,现在两手一撑想推开琴酒。
但琴酒还没反应过来。他是左手抓着门把右臂横跨赤井的整个背部架住他的胳膊。被赤井这么一推下意识的抱的更紧了。
“……放手。”赤井咬牙切齿的说。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芦屋向日葵
芦屋向日葵 2017/1/16 4:04:43
08.

这下是个人也该反应过来了。
但琴酒没动。
因为抱的紧,赤井有什么反应都能感觉出来,更何况是琴酒这种感知敏锐的杀手。从赤井摔到自己怀里到现在,他的颤抖就没停过,而且琴酒能觉出来,赤井他比以前轻了好多。
啧,FBI什么待遇啊,自家的王牌探员都不好好照顾。
“呃,那个……我们………”可怜的泰勒站在门口完全凌乱了,毕竟看着自己的好友被一个以出手狠辣闻名的黑帮老大以一个异常亲密的姿势一把扶住,虽然自己知道赤井是双性恋但泰勒并不认为他会和一个亚洲区帝王级的黑帮人物搞在一起。
而且如果真在一起了………泰勒发现自己压根不敢往下想了,心底一丝一丝的往外冒凉气…………
嗯?好像哪里不对………
………这凉气怎么外边也有啊………
贝尔摩德同情的看了一眼往后退了好几步的大黑人,你个熊孩子这时候凑什么热闹?这俩人好不容易凑到一块你毁什么气氛啊?被琴酒瞪活该。
不怕琴酒眼神的就那么几个,赤井秀一算一个,贝尔摩德也算一个。
所以泰勒被吓到也纯属正常。
“………我说了放手琴酒你TMD的听不见吗?”赤井听到泰勒的声音感觉更烦躁了,声音也不觉提高了许多。
然后贝尔摩德猛地站了起来,以光速冲到泰勒身边把泰勒一把拽走,只丢下一句“你们两个好好聊,我和这兄弟去喝两杯~”
剩下的两个人满脸黑线的站在原地。
然后赤井一脚踹了上去。
这下琴酒松了手,赤井立刻后退了两步,和琴酒拉开距离。
“你们FBI和黑帮谈判都会出脚踹人家?”“那你们黑帮和警方谈判都会抱着人家不放?”“你自己摔进(我怀里)来的。”“那你可以不扶我啊。”“然后看你摔在地上?”“……………”
气氛当即有些尴尬,琴酒做了一个“我要关门了,你进来。”的肢体动作,赤井进到房间里,琴酒顺势把门关上,还上了锁。
赤井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正对琴酒,说:“你们组织要在美国扩张,FBI………”“坐。”琴酒毫不客气的打断了赤井秀一,坐到了吧台旁边的椅子上。“琴酒……”“坐。”再次打断。“琴酒!”赤井的语气已经开始变得强硬了。“我过来是来谈正事的!”“那就谈。坐下,你抖得太厉害了,我怕你会站不住。”
赤井屈服,坐到了椅子上。
回复

芦屋向日葵
芦屋向日葵 2017/1/16 4:04:43
09.

“你、你把我拉出来干什么?他要是对我们队长做了什么怎么办?”泰勒异常不满的甩开了贝尔摩德,想要转回去。“不行!”贝尔摩德又把人拉了回来:“谈判肯定是他们两个谈,我们两个就是旁观,反正……”“那也不行,他那么抱着我们队长……”赤井曾经评价泰勒“壮得能一拳打死一头牛”,甩开贝尔摩德轻而易举。“那也不行!”贝尔摩德再次把人拉了回来:“如果你进入的时候那两个人正好谈不拢,你一进去不是给你家队长添乱吗?”这话让泰勒冷静下来,“那、那怎么办?”“放心,你家队长没那么没用。走吧,去喝一杯?”
赤井在心里骂了句脏话。
别这个时候犯病啊………
在得了双相障碍后他会在某一个时间点突然感觉很疲劳——不是指身体,而且指心理,这时候他就不想与别人交流,也不想动脑子,只想休息。
而倒霉催的是他这会又感觉到疲劳了。
要命的是还是在这个男人面前,在这个,他绝对不想在他面前示弱的男人面前。
琴酒太敏锐了,哪怕是一个眼神的恍惚,他也能觉出来。
所以赤井换了个姿势,他把身体往反方向侧了侧,让琴酒在他那个角度不能完全看到他的脸。
但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他的异常?琴酒因为他可是做了不少“功课”呢。
所以琴酒决定暂停谈判:“怎么了?”“什么怎么了?”“………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装什么?”赤井决定装傻,虽然对贝尔摩德这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性格会不把自己有双相障碍这事不告诉琴酒不抱任何希望。“…………”琴酒考虑了一下措辞,他也不希望把气氛搞得太僵:“……你的……双相障碍,贝尔摩德告诉我了。”“……所以呢?”赤井右手撑着额头。他知道这是这是躁郁症中的抑郁方面正在发作,但他偏偏控制不了。
感觉好像与全世界分隔开一样无力和孤独。
“你现在状态不是特别好,”琴酒盯着赤井的侧脸,“不舒服吗?还是发作了?”“……你都知道了还问我?”赤井并没有看琴酒,依旧维持着右手撑额头左手拿酒杯的动作。
琴酒皱了一下眉头,站起来,想要靠近赤井。
但刚站起来就听见一个声音,这个声音让琴酒顿觉警铃大作。
“赤井!趴下!”
回复

芦屋向日葵
芦屋向日葵 2017/1/16 4:04:43
10.

“什么?”赤井一时间因为心理问题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勾着脖子带倒在地,对方正把自己死死的护在怀里。
然后他就听到了机枪扫射的声音。
得亏贝尔摩德一进来就把窗帘拉上了,要不然这会应该是狙击子弹而不是机枪。
枪声一停,琴酒就把自己怀里的人拽起来推到墙角,自己就地一滚到另一个墙角。掏出自己的贝瑞塔,再看赤井,他也拔出了自己的Glock17。感谢肾上腺素,赤井看起来已经恢复了正常。
“知道是谁吗?”赤井在那边打手语。“我怎么知道?”琴酒同样用手语回道。两个人互相干瞪眼。没办法,因为“工作”原因,两个人的仇家多得报仇都得领号码牌,天知道是来找赤井麻烦的还是来找琴酒麻烦的还是来找FBI麻烦的还是来找组织麻烦的…………还是将以上四种人交叉重组后来找麻烦的。
不过有一点很明确,组织和FBI谈判的消息和谈判人员名单泄露了。
鉴于对方丝毫不怕事后打扫起来很麻烦(怎么说都是在FBI总部所在城市纽约的一家大型酒店里朝着一个FBI高层探员放机枪……),而且还消息灵通,胆子够大(连琴酒赤井这两个睚眦必报的人都敢惹……),放眼整个美国,敢这么嚣张连FBI和组织都敢惹的恐怕就只有科洛博家族这个全美国的黑手党老大了。
第一排机枪的枪声扫过来的时候泰勒险些把酒喷出来。
任谁都听的出来那枪声是往哪儿去的。
相对来说贝尔摩德的反应要更快一些,她早就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抽出了手枪。
“怎、怎么回事?”“打电话给你们老大,”贝尔摩德收回了自己的玩世不恭,“组织和FBI谈判的消息泄露了,让他查查有没有‘老鼠’什么的;叫人过来收拾,我去看看他们两个(有没有事),让人尽快到,记得封锁路口。”
把二人从干瞪眼的状态下拽会现实的是门口的一阵响动。
两个人收回了瞪着对方的视线,改瞪着门。
然后门被炸开了。没错用的是炸不是踹,听声音和看样子,用的应该是C4(C4:一种塑胶炸弹。)。
门被炸开后的0.476秒,琴酒开枪,冲着门口。
赤井摸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刀,将枪换到右手,左手拿刀。
毫不掩饰的袭击,很明显,对方想要把自己和琴酒直接击杀,而且也没打算活着回去。
比谁更狠?琴酒冷笑。想当年赤井还是Rye的时候,连波本都说他们两个人在一起都赶得上一支小型军队了。火力不够就想围他们?科幻小说看多了吧。
回复

芦屋向日葵
芦屋向日葵 2017/1/21 9:15:22
11.

至少有六个人在门口就被琴酒的贝瑞塔给击杀了。剩下的人没傻到要白白送死,全都没了动静。看样子是失了先机,想等烟雾散了再进攻。
随后第二轮机枪扫射。
贝尔摩德跑到连三分之一都不到时就听到了第二轮机枪扫射的声音。
不是吧?机枪还没走?一开始就打算好死在这里了吗?
因为是双方谈判,为了表示诚意,都没带多少武器,还都是轻武器——虽然按理来说就不应该带武器。就算是人也就是他们四个而已。
想不到消息泄露,反倒被敌人钻了空子。
贝尔摩德停下脚步,考虑了一下,这时泰勒过来了:“局长说人过会儿才………”“走吧,”贝尔摩德转过身,“一块去把机枪干掉。对方人太多,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车。”“什么?”“车上,”泰勒重复了一遍,“车上有武器,轻重武器都有。”
感谢上帝,他们并没有封锁出入口。
泰勒掀开车的后备箱。
等看清楚里面的东西后,饶是贝尔摩德也往后退了两步:“你们这是来谈判还是来巷战?”“是赤井要准备的,”泰勒开始在里面找合适的枪,“他不管什么时候都一定会在车的后备箱里放上一堆。”……是个好习惯,要不然这会恐怕他们还在干瞪眼。贝尔摩德一边想一边从泰勒的手里接过弹匣。现在,组织和FBI可真的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赤井觉得那个可怜的窗帘已经快撑不住了。
怎么说都已经是第二轮机枪扫射了,不过赤井更担心的是等外面能完全看清楚里面的情况,会不会直接扔炸弹。
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但是对方先闯进来了。
不得不承认,房间门口从来都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毕竟门就那么宽,小孩子一次进两个都有些困难,更何况是五大三粗的男人。不过鉴于离上一次攻击已经过了不少时间,所以琴酒这次把枪口稍微往上了一点——毕竟对方有可能趁着这点时间换了防弹衣,之前没穿恐怕是因为他们是来谈判的没有带枪过来,所以才会被自己打了个措手不及,现在枪口往上一点可以避开防弹衣,直接攻击头部和颈部。
第一个人冲进来的时候直接被琴酒的贝瑞塔一枪打断了脖子上的颈动脉——毕竟血喷的挺厉害的。至于之后的那几个………因为前面的人还没倒,所以统统被子弹打碎了踝骨后一枪毙命。
但就那么几个。
因为机枪停下来了
随后琴酒听见赤井在朝窗户开枪。
回复

芦屋向日葵
芦屋向日葵 2017/1/25 2:00:53
12.

贝尔摩德和泰勒要做的其实很简单:干掉那支碍事的机枪,尽可能多的杀伤对方——这样能多少能减轻一点琴酒和赤井的负担,然后就是保证自己能活着,等来后援。
杀伤对方好办,一枚手榴弹就能炸倒一翻人,但想要干掉机枪就只能把它毁掉——可是怎么毁啊?贝尔摩德很确定现在能用枪干这种精细活的只有两个人。
现在还被围在房间里的那两个。
赤井万万没想到居然能在有生之年——而且还是以一个警察的身份——和琴酒以背靠背的姿势和对方作战。事实上他现在也没搞清楚他俩的背是怎么贴上去的。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躺满了人………的尸体。
“(不能再在这里了,我们得)出去。”…………就算琴酒只说了两个字,赤井依然知道他所表达的意思。
还真是见鬼的默契,而且这种默契还见鬼的存在于一个警察和一个黑帮老大之间。
赤井用空闲的脑细胞嘲笑了一下自己,FBI和黑帮老大默契成这样也算是闻所未闻了。
然后就再次听到了机枪的声音。虽然外面乱成了一锅粥,但机枪的声音还是可以听出来。
不是吧?还来?
虽说二人都穿着轻型防弹衣,但绝对挡不住机枪扫射。
等等……不对。
不是冲这边来的。而且已经停了,就几声而已。现在是爆炸声。发生什么事了?
贝尔摩德在掩体后不断开枪,而泰勒则端着霰弹枪(注:日语为“散弹”)在对方的注意力被贝尔摩德吸引住的时候尽可能的靠近机枪——只要打坏像扳机之类的重要零件或者把主题破坏掉,这把机枪就废了。
但机会只有一次。
泰勒尽可能悄无声息的靠近,但怎么说对方都是在个制高点上,在还有一定距离的时候机枪发现了泰勒,随即扫射过来。泰勒仗着自己穿着防弹衣,心一横,对着机枪连开七枪,随后解下手榴弹往四周一扔,扔完就双手抱头尽可能的放低身体。
几秒之后,机枪哑了,手榴弹把周围的人炸的血肉横飞。
琴酒在赤井背后说了声跑。
赤井用自己的Glock17朝自己面前一通狂扫之后侧身追上琴酒,手里的枪指着后方随时准备开枪,而琴酒也抽出了自己的三棱刺——没有哪个人会在贴身肉搏的时候使用热武器——一边扫射一边往外冲,但没扫几下三棱刺就招呼上了。没办法,人太多,扫的速度赶不上人家补充的速度,跑不了几步就和人家贴上了。
琴酒的左右手配合的神乎其神,往往一个人喷血的同时另一个人也被一枪撂倒,再加上背后有赤井,二人迅速冲到楼梯间——没人会傻到在这个时候使用电梯——但刚进去没几步,琴酒就觉得不对了。
有点人没错,可这也太少了吧。跟刚才的人数完全不成正比。是没想到他们会走楼梯?还是想…………
还没等琴酒想清楚,一股力量从背后袭来,撞得琴酒离开原地。
然后琴酒就听到装了消音器的枪声,以及背后赤井的闷哼。
琴酒回头,没管面前的敌人。
三枪,右腿。
那三枪原本是冲着自己去的,赤井完全可以躲开,但赤井却把自己撞开,替自己挨了这三枪。
也亏着是赤井秀一,那高度本来应该是打在小腹上的,这会儿是在大腿上。
枪伤让赤井有点站不稳,身后的一只手扶住了他。赤井回头,看见琴酒收回了自己的三棱刺,腾出一只手来扶着自己。刚想开口说你想找死吗你背后还有人,却看见琴酒眼里有红光在闪。这让赤井闭嘴并打了个寒战。
琴酒发飙的前兆,而且一旦琴酒生起气来,即使是赤井秀一也承受不了琴酒的怒火——就算只是在旁边看着。不过谢天谢地的是能惹火琴酒的事情实在不多,赤井也只是见过那么一次而已。但赤井觉得惊吓受一次就够了。
“琴酒!”赤井出声警告。这会自己受伤,对方又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如果再不撤,就算是琴酒也不一定能活着出去。
琴酒勉强把自己的视线从赤井的枪伤上移开,手由扶着对方改成架着对方,而挡道的无一例外都成为了琴酒发泄怒火的工具。
贝尔摩德在掩体后面一边放枪一边问正在扔手榴弹的泰勒:“不是说马上吗?怎么还没到?”“应该到了………什么声音?”虽然枪声爆炸声响成一片,但泰勒还是听到了。“………总算来了。”贝尔摩德听出来那是警笛声,声音越来越大。
“FBI!放下武器投降!”
这声不算小,连还在楼梯里的二人都听到了。
“叫的援军?”“应该吧,这次动静那么大就算不叫援军也是FBI到。”这么说着,琴酒又看见一个人,刚想扣板机,就看见那个人将手里的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砰!”
果然………我就知道…………贝尔摩德将缩回掩体后的脑袋重新伸出来,看见对方连人带车全给炸了,剩下的人全部自尽,拦都来不及,一个活口都没留,只留下一地死尸给FBI。
这会琴酒总算是带着赤井离开了大楼。一出去就看见泰勒正在和秃鹰说着什么,贝尔摩德站在旁边。
毕竟如此机密的消息被泄露不说,闹出来的动静还这么大,逼的秃鹰亲自上阵压场。秃鹰在看到他们两个后先是叫来医护人员给赤井包扎,然后像琴酒保证他们一定会查,但黑帮老大的心思显然不在这儿,结果一直是贝尔摩德在和FBI局长踢社交球。
“……………放心,我们不会把你们带回FBI,你们可以先离开了。泰勒,你把赤井送回去,然后会FBI。”秃鹰扭头对泰勒说。“噢,走吧。”泰勒把赤井扶了起来,然后四处张望了一下:“贝尔摩德呢?”“回车上了。”琴酒居然回了一句。但泰勒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究竟有多“罕见”,将赤井扶回了车上。
目送二人离开,琴酒走到自己的保时捷365A前。拉开车门,坐到驾驶座,神情复杂的看着后座的人。
赤井坚持“自己回房”,没让泰勒把他送回房里,泰勒也不好再说什么,说了句你自己小心就先开车回总部了。
“赤井”站在路边,目送车子离开,随后撕下了脸上的面具。
本来就在抑郁状态,虽然因为肾上腺素暂时恢复正常,但肾上腺素一退,再加上失血,赤井早就在后座睡着了。
琴酒收回视线,将车开向自己的别墅。
回复

芦屋向日葵
芦屋向日葵 2017/1/27 1:20:59
13.

虽然说挨了枪子,但赤井依旧觉得这简直是他十个月以来睡的最舒服的一次。有一股熟悉的味道一直在他身边,让他觉得很安心。
所以当赤井睁开眼的时候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哪是自己的那间公寓,分明是琴酒的别墅!而且琴酒本人正绷着那张冰山脸坐在自己旁边!
谁能给他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啊啊!
结果就是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瞪了对方十来分钟。
但赤井先绷不住了。
毕竟他是个有工作的人。
“咳………几点了?”“上午十点,”琴酒盯着他的眼睛,“我让贝尔摩德给你请了假,”顿了顿,“你居然敢就这么睡过去?”
赤井看了他十来秒钟,然后整个人放松。
“现在能杀我的人只有你,但你没有。”
琴酒眯了眯眼睛,这个动作让赤井顿感不妙,刚想坐起来就发现已经无法实施这个想法了。
因为琴酒整个人压了上去,把自己压在了他身下。
当然,如果忽略掉琴酒把小臂压在赤井颈肩这个动作的话,这个体位实在是暧昧至极。
“你就这么确定我不会杀了你?”琴酒贴近赤井,同时手臂施压,赤井被迫将头后仰才能正常呼吸,也幸亏不管是床还是枕头都足够松软,做这个动作并不困难。只不过这样赤井只能瞪着天花板而看不到黑帮老大的脸:“老大,你要是真想杀我,当时不管我就是了,没必要拐那么多弯。”赤井一边说一边尝试着动了一下右腿。啧………那三枪可真不是白挨的。毕竟当时只做了简单的处理,现在如果不重新包扎的话很有可能会伤口恶化。
而琴酒显然察觉到了赤井的小动作。毕竟赤井是FBI的谈判人员,而组织现在正在和FBI协商合作的事宜,这时候赤井出什么事显然不好。所以琴酒考虑了一下,起身去拿医药箱。
将赤井腿上的绷带重新解开,看着开了三个血洞的大腿,琴酒啧了一声。前期医护人员已经将子弹取了出来,但上的药却显然没有组织研发的快速修复损伤的药好。
但组织的药有一点不好。
那就是上上了之后非常非常非常的,疼。
赤井疼得脸都有些扭曲了,而琴酒看着都觉得疼。
等疼劲儿差不多过去,赤井才开口道:“琴酒,这次是………”“科洛博干的。”琴酒打断了赤井:“如果不灭了他们,FBI和组织永远无法正常交流合作。”
赤井笑着倒回床上。
所以,合伙先灭了科洛博?
回复

芦屋向日葵
芦屋向日葵 2017/2/2 21:58:43
14.

“科洛博和西蒙尼一样,都是从意大利的西西里岛起家,原本世代合作,但上一辈的科洛博把西蒙尼给坑了,用一场‘鸿门宴’杀了西蒙尼家的老大老二,老三拼死将老西蒙尼送出。老大的妻子一听出事了跳上车子要去医院,结果钥匙一扭整辆车都炸了。最后西蒙尼家族只剩下老西蒙尼和老大的女儿。老西蒙尼在恢复之后就开始打压科洛博,几次帮派混战后把科洛博在意大利挤得无处容身。老科洛博壮士断腕,放弃意大利去投奔了美国的表亲,在表亲死后接替了产业并打下了在美国的地盘,并逐渐成为美国最大的黑手党家族※。”艾美将科洛博的历史念了一遍,抬头看着赤井秀一:“就算跑到美国,那个老西蒙尼也没那么容易放过他们吧?”
“当然,”赤井看着自己手里的资料,“我在ICPO※的朋友说因为西蒙尼老大的女儿和科洛博的儿子私奔,老西蒙尼都快被气疯了,发誓说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科洛博。”“科洛博的儿子和西蒙尼老大的女儿?”艾美重复了一遍,“现实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啊。你那朋友是怎么知道的。”“她那时候好不容易放了个假,想去意大利看看,正好她的两个中国交换生朋友也要去,就一起走了。刚到意大利是无意间帮了西蒙尼老大的女儿——她那时候在离家出走——就一块搭伙了。那时候没想到她的身份也没往那方面想。在意大利玩的时候也不消停,撞上一堆犯罪,最后还撞上了自己组织伙伴打击犯罪的科洛博的儿子。最后她和她的两个朋友一起护送两个人出逃。她就是在那个时候发誓一定要灭了那两个家族。”“你说的是………‘光明女神蝶’?”“是她,”赤井抬头:“在现场找到多少证据?”“没多少。”泰勒有点丧气,“那么多人,都查不大到和科洛博的关系。真见鬼,肯定是但找不到证据……”
这倒不是问题,反正科洛博迟早都会再次动手。问题在于,FBI的那个内奸到底是谁。毕竟明枪易挡暗箭难防,要是在关键时刻背后被捅了一刀谁都受不了。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比这个问题更需要解决。
“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赤井指着办公室里多出来的两个人。自己只是半天没来而已,怎么这就多两个人来?“过来实习的,”艾美说道,“在同期里已经算精英了。”然后在赤井耳边补充道:“好像是特别想跟着你,连家里人的关系都搬出来了,不过在同期里的确算的上精英。”
赤井虽然说讨厌靠家里关系上来的人,不过这两个人为了跟自己不惜在FBI里拉关系,说明他俩真的很想跟自己。“你没跟他们说我很严格吗?”“说了,你也看到了。”艾美指了指站的笔直的两个人。“………好吧,那两个人的资料给我。他俩什么时候来的?”“三个星期前进的胡佛大楼,两个人都在不同的副局长那里当班,今天刚调过来。”
副局长………赤井低头看着二人的资料。一个叫迈尔斯·沃森,另一个叫皮埃尔·华特。沃森是美国人,“关系”是自己在FBI当差的老妈;而华特本来是意大利人意大利国籍,拿的是绿卡,“关系”是有一个在意大利警察总局当局长的叔叔。
一想到局里有一个(有可能是几个)内奸,赤井就觉得头疼。显然,“抓老鼠”这件事,组织要 比FBI擅长的多。
——————————————————————
※出自“秘密三部曲”第三部《黑骑士的秘密》作者:邹凡凡
※ICPO:国际刑事警察组织简称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