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随身空间系统】重生之虐渣大道_虐渣虐恶女虐白莲花爽文|重生空间金手指|小受重生到10岁带着妈妈摆脱恶父发家致富|或许我会抽风一天更两次哦

0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11 17:26:48

作者:萌糊糊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a36ef62438e24695b6901fd038a51ba2

阁楼: #文学小说馆
萌糊糊
萌糊糊 2017/1/11 17:26:48
何时予是个不幸的孩子,父亲出轨,和小三联合起来,把母亲赶出家门,在大雨磅礴的夜里,被卡车撞死,小三带着私生女儿住进本属于他的家,从此,他过上了猪狗不如的生活

好在,他遇到了赵杭,两年的爱,让他忘却了幼时的痛楚,可直到死前的那一刻,他才发现,他们之间的爱只不过是一场阴谋

重回过去,再来一次,他要把那些伤害他的人踩在脚底下!!!
【耽美随身空间系统】重生之虐渣大道_虐渣虐恶女虐白莲花爽文|重生空间金手指|小受重生到10岁带着妈妈摆脱恶父发家致富|或许我会抽风一天更两次哦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萌糊糊
萌糊糊 2017/1/11 17:26:48
我们之间爱的真相
  “赵杭,为什么?我们不是要过一辈子的吗?!”何时予站在还未装修好的客厅里红着眼质问着。
他3天前才知道,母亲给自己留下了这套价格不菲的房子,在男友赵杭的极力劝说下,把房产证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赵杭的名字。
为了感谢逝去的母亲对自己的恩惠,何时予一大早的就出门,买了上好的贡品和一大束艳丽的康乃馨,去了埋葬着母亲的墓地,却不想,一回来,就听见同父异母的妹妹林雪怡和男友赵杭的惊天阴谋。
“这么大的房子,他这回可赚了。”林雪怡的话里满溢着嫉妒和不甘。
“管他多大,还不是咱俩的。”赵杭安慰道。
“那你什么时候把他给甩了?”
“再等等,说不定他还有什么好东西藏着呢。”
何时予在外面贴着门偷听,他按奈着心中的怒火,努力让自己听下去,何时予突然觉得自己还真不是一般的天真,之前赵杭处处为林雪怡开脱,原来两人早就狼狈为奸勾搭在一起了。
“那倒也是,他跟他妈不仅长得像,比他妈还贱呢,说不定还有秘密存款什么的。”林雪怡那张妖冶的红唇吐着完全不和谐的明嘲暗讽。
终于,何时予的怒火因为林雪怡的那一声“贱”冲破了极限,不想花时间拿钥匙开门,何时予直接把门踢开,在里面的两个人还来不及感到惊讶时,一巴掌抽在林雪怡白皙的脸蛋上,被抽得重心不稳的林雪怡摔在还没贴瓷砖的地板上,别提有多酸爽了,同时,赵杭一把推开何时予,小心翼翼的把林雪怡扶了起来,何时予摔在阳台上,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心里痛的不像话,他浑身无力般艰难的站了起来。
“何时予,你他妈疯了吗?!”赵杭朝着何时予一通乱骂,“我疯了?赵杭,如果到现在我还冷静的话才是真的疯了!我还以为你是真想和我一起过日子呐!”何时予毫不示弱的回骂。
“呸,何时予,你真以为阿杭会和你在一起,白日做梦!恶心的同性恋!”林雪怡捂着脸,目露凶光的叫骂着。
“闭嘴,贱人!”
“你……”林雪怡本想反驳他,不妙的是,她一说话,脸上就会传来一阵刺痛。
“何时予你闭嘴!说雪怡是贱人,你就很高尚吗?!该死的同性恋!要不是你妈给你留下了这套房,我才不要放下身段和你交往!”见自己的女友被打得连话都说不了,赵杭既心疼又气恼。
原来是这样么,两年的感情,原来只是一场阴谋,也倒是苦了这对处心积虑要把自己的房子弄到手的‘苦命鸳鸯’。
想着他们想见不能见的情景,何时予突然觉得很想笑,他也这么做了。
“哈,哈哈哈!”他突然笑起来,吓得赵杭和林雪怡直冒冷汗。
“你、你笑什么?”林雪怡问道,说出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打着颤。
何时予没有回答她,继续疯狂的笑着,半饷,何时予似乎终于笑够了,直起身子,低着头,慢慢地退到了阳台边缘,那房子何时予刚到手,不,应该说刚被抢走,或许连抢走都不算,所以连栏杆都没有装上,他就站在那,不说话也不动,一会儿,何时予的身子好像顿了顿,他猛地抬起头__
“我死也不会放过你们!”
让后纵身一跃,就这么从27楼跳了下去。
回复

萌糊糊
萌糊糊 2017/1/11 17:26:48
看来地狱不欢迎我呢
  痛,何时予第一个感觉就是痛,浑身上下好像被乱棍揍了一顿,然后被好几辆大卡车轮流碾过。原来人死前最后的感觉会跟着灵魂一起下地狱吗?何时予有点白痴的想。
  不过,地狱好软啊~,不过地狱的地板真奇怪,鼓着两个跟女人的胸一样的大包,真想就这么睡…等等!大包?!何时予吓得狗腿一蹬,狗眼一睁,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雪白,别想歪,是雪白的睡衣,缓缓的向上看去,竟是母亲疲倦的带着黑眼圈的清秀的脸。
  他这是和母亲团聚了吗?何时予突然觉得眼睛热热的,他看着何锦柊,眼泪顺着眼角滑了下去,“唔,小予,你醒了。”何锦柊艰难地睁开眼,好像起床是什么酷刑似的,“妈!”何时予嘶哑着声音激动地大喊,苦涩的眼泪偏离了轨道滑进嘴里,可他却觉得很甜。
  “小予,你怎么哭了?是不是身上的伤还在疼?!”何锦柊见自家儿子哭得像死了娘似的,心里急得慌,想看看儿子怎么了,又怕碰到他身上的伤,手忙脚乱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何锦柊在那里手足无措,何时予却突然扑到她身上抱紧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嚷嚷:“妈,儿子对不起你!没能保护好你!就连你给我留下的东西都被抢走了!妈!儿子不孝啊!”何锦柊本来还担心何时予突然扑过来会压到伤口,听见何时予嘴里蹦出一通鬼话,火气顿时上来了,“你个瞎孩子!瞎说什么呢!发个烧还能烧疯了不成!”然后一巴掌拍在何时予慢半拍的脑袋上,啪一声,不仅惊醒了地上的猫,也把何时予给拍醒了。
  何时予楞了,“我不是死了吗?”他像在问何锦柊,又像在自言自语,他突然发觉自己声音奶声奶气的,像是要确定什么似的,伸出手,只见一双还留有婴儿肥的手上贴着许许多多的创可贴,他9岁的时候,父母打架,摔了一地的碎片,他在旁边嚎啕大哭,一个没注意摔在一地的碎片中,扎得满身是血,差点没让他妈吓出心脏病。
  凭借上一世追文的经验,何时予确定,自己有幸成为了重生大军的一员,可喜可贺!一边,何锦柊看着自己的儿子惊恐不已,不会真的疯了吧!她只是随口说说的啊!好半天,她终于出声了:“小予你没事吧?”何时予望着这个手足无措的女人,不由得一阵心疼,“妈,我没事儿,就是做噩梦了。”想来想去,何时予也只找到这么个理由,听了儿子的话,何锦柊松了一口气,“没事儿就好,妈先去做早餐了,你再睡会儿。”说罢,何锦柊就下了床出了房间。
  何时予坐在那张不大的床上,感慨地看着这间熟悉而又陌生房间,“赵杭,林雪怡,看来,地狱不欢迎我啊。”
  何时予叹了一口气,倒在床上,睁开那双黑曜石般的眼,何时予的眼睛里又开始泛起泪光,“妈的,疼死了。”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一时嗨过头,忘了背上有伤。
  说起母亲何锦柊,那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啊。刚嫁给林国超的时候,林国超对何锦柊也算不错,但是慢慢地,林国超对何锦柊也失了兴趣,又开始混日子,何锦柊也知道老公出轨,但她觉得林国超只是一时糊涂,过些时间就会浪子回头金不换。
  于是,他俩就这么拖着,谁也不想戳破了这层窗户纸,这一拖就拖了10年,直到林国超带着小三和私生女儿要跟她离婚,何锦柊当然不乐意,当时就吵了起来,吵不出结果直接开打,噼里啪啦的摔了不少东西。
  一个月后,林国超和小三在大雨滂沱的夜里把何锦柊赶出家门 ,何锦柊越想越凄凉,就想着去何时予他大伯家住一晚,第二天再把儿子接走,结果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失控的卡车一撞,一命呜呼了。
当时年幼的何时予为了纪念母亲,偷偷的把自己的姓改成了何,被他爸知道后还招了他爸一顿毒打。
回复

萌糊糊
萌糊糊 2017/1/13 20:32:04
真心不想再上一次学啊TAT
想到这,何时予心里一阵绞痛,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妈妈受伤了,然后,眼一闭,就又睡死过去了,呵呵 ,真是…
“小予,你怎么还在睡!?上学都要迟到了!”何锦柊的河东狮吼楞是把何时予从周公身边拖走了,正要感慨母亲堪比轰天雷的嗓门的何时予,顿时就被何锦柊那一声‘上学’给雷得外焦里嫩,是啊,自己现在还是10岁的小学生啊,还得苦逼的跟着老师学解方程啊,,何时予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下了床去洗漱。
刚从厕所出来,何时予就被他妈扒光了衣服,套上了小学丑丑的校服,然后又被拖出客厅,穿上鞋袜,刚反应过来嘴里又被塞了两片面包,一张包子脸被撑得鼓鼓的,还没来得及咀嚼吞咽就被何锦柊拖出家门。
再说说何锦柊吧,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给自家儿子换好衣服喂饱之后,又以奥运短跑冠军的速度拖着儿子下了楼冲出小区,稳稳的在路边刹了车,右脚翘起90度角,右手一伸,“taxi~”,一辆出租车戏剧性的停在何时予母子面前,何时予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我以前怎么没发现我妈是那么的逗逼呢?
下了车后,何锦柊还唠叨了一会才让何时予进校门, 无非就是让何时予好好读书,然后让他以后别那么晚才起床,何时予很想说,明明就是你让我多睡会儿,怎么又怪到我头上来了?然后提着小书包进了校门。
凭借着书包里为数不多的几本书,何时予轻松地就找到了自己的班级----四(4)班,何时予一进教室,就感觉气氛有点怪怪的,废话,试想一下,你一进去,原本还吵吵嚷嚷地教室就立刻安静下来,然后四十几双大眼睛巴巴的望着你,能不怪吗?其实这也不能怪这些小朋友,因为何时予现在在他们看来就是个木乃伊----浑身贴着创可贴,现在是夏季,校服也是短袖,根本遮不住何时予满手臂的创可贴。
何时予看着一众好奇宝宝,表示:我又不是大熊猫,看着我干嘛!(作者:就你那损样儿比大熊猫还熊呢。何时予:滚啦。),最终,班长曾洁怡还是抵挡不住好奇心的诱惑,羞涩(并没有)的开口道:“那个,林时予,你没事儿吧,昨天还好好的,怎么成了这幅模样?”何时予还没反应过来这声‘林时予’叫他的,直到曾洁怡用手推了推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有改姓,这等家丑外扬的好机会他怎么肯放过呢,随即缩了缩身子,如同受了惊的小鹿,准备好的台词也脱口而出:“我、我和妈妈没有被爸爸打!”看到这一幕,周围的同学不约而同的想:泥谋谁信啊!不过,你爸到底是有多凶神恶煞能把你吓成这样!!心里顿时对何时予生出几分同情和怜悯。
上课铃一响,学生们就乖乖回座位了。任课的张老师一进门,就眼尖地看见了满身创可贴的何时予,眼里满是藏不住的震惊和猜测,想着下课后找何时予谈谈话,就开始讲课了。
下课铃一响,何时予就被张老师拉走了,在去办公室的一路上,何时予都被好奇的眼光打量着,就连在办公室也被一众八卦的老师盯着。
“林同学,老师也不废话了,你能不能告诉老师你这一身伤是打哪儿来的吗?”又一个家丑外扬的好机会!何时予不禁想,老天爷还真是待他不薄啊!“没什么,这只是、只是、只是我在家的时候不小心摔伤了而已。”何时予微偏着头,右手还不自在的在左手上小幅度的摩挲着,黑亮的眸子里还带着几分委屈,加上一身的伤,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小孩是遭到虐待了,“林同学,老师希望你能说实话。”这孩子不会被家暴了吧?“真的没事儿,谢谢老师的关心,不过,老师您可千万别问我爸爸,不然他以为我对着老师胡说八道,又该教训我了。”他语言恳切,眼睛里还流露出一丝恐惧,让张老师以及办公室里的一众老师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然后,就让何时予回教室上课了。
在放学铃声响起的那一刻,何时予就拽着书包,出了教室,废话,再不走快点,他八成会被一众同学拉着问东问西。
一出校门,他就看到了何锦柊消瘦的身子,何锦柊也看到了他,缓缓地朝他走来,何锦柊走路的时候摇摇晃晃的,几乎可以用举步维艰来形容她了,何时予顿时阴了脸,恐怕在他上学的这段时间里他爸又来闹了吧。何时予紧紧地抓着何锦柊的手,力道大得连何锦柊都有些吃惊。
一路上,何时予都在盘算着,何锦柊看着沉默不语的儿子,开始担心自己儿子受了委屈,“儿子…”“妈,你们离婚吧。”何锦柊望着何时予,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和震惊。
何时予知道不能再拖了,因为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意外摔倒受伤一个星期后,他的母亲在雨夜里被小三逼宫上位,赶出家门,横死街头!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