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黑化】贱如蝼蚁_囚禁|微SM|清冷高傲受

0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11 4:45:10

作者:曙翩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bc4bb54ed30347e3bd8f1080a92c99b7

阁楼: #文学小说馆
曙翩
曙翩 2017/1/11 4:45:10
你越是高入天际,纯白无暇,我就越想把你拉入凡间,染上尘埃。
你越是高傲冷清,我就越想把你摁进泥土,看你满身狼狈。
你越是不屑一顾,一身傲骨,我就越想看你跪在我的面前,低下头颅。
我就是喜欢看着你躺在我的身下曲意求欢。
我就喜欢看着你咬紧下唇一脸潮红迷离却不住呻吟。
我就喜欢看着你跪在我的面前任我蹂躏的模样。
我就喜欢看着你平淡无波的面庞染上其他情绪,哪怕无关于爱意。
我也自愿落入你的那张网,也愿从此作茧自缚,不得超生。
我比所有人都自私,我也比所有人都爱你。
我此生都不会对你说出那三个字。

【耽美黑化】贱如蝼蚁_囚禁|微SM|清冷高傲受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曙翩
曙翩 2017/1/11 4:45:10
【第一章】疯子
风声喧嚣,天空中酝酿着散不去的阴霾,风刃划过玻璃,留下声响。
  别墅中,一道黑色的身影缓缓走近,皮鞋踏在地板上,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房间,四周的灯全是灰暗的,男人自然的脱下外套,直接丢到地上,步伐优雅的向里面走去。
  走上楼去,四周依然悄无声息,除了走路的踏踏声,敲击在地上,却让人不自觉的紧张。
  站在一个房间外,看着里面益出的光线,眯了眯眼,看不清他的情绪,战了十多秒,推开房门,入眼便是暖色的灯光与被捆绑着正处于昏迷的青年。
  男人放缓了脚步,缓缓走到少年身边,把他抱起来,放到旁边整洁的床上。
  手指不自觉的抚摸上青年的面庞,眼中尽是爱恋,就像是得到了至宝一般的幸福模样。
  青年的双眼被黑色的布蒙着,脸上哪怕正处于昏迷也能看得出这人平常的性格,清冷,傲高。
  男人脸上的脖子侧面有一道长长的疤痕,直接蔓延到锁骨下面一点。要是说青年请给人一种如嫡仙一般高雅清冷的感受,那么这个男人则是给人一种暗潜在丛林中狠辣的野兽一般的感受。
  男人摸了摸他的脸,压下身子,在他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顾呈,从现在开始,你会记着我一辈子。”
  眼中带着寒冷的笑意,与一开始的温柔暖意天差地别。
  次日
  顾呈醒转过来,睁开双眼,只感受得到模糊的光线,双手被捆束着,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气氛微冷,有一瞬的惊讶,却没有任何的惊慌失措,缓缓做起来,便猜测自己大概在一张床上。
  脑海中不停的闪过可疑的人选。眯了眯眼睛,手腕挣扎开始挣扎,却没有任何用处。
“醒了?”门被推开,顾呈看不见模样,听着熟悉的嗓音却还是变了脸色。
“松开我。”顾呈冷漠命令道,更多的是质疑,陪伴了自己那么多年的人,会对自己干出这种事情出来吗?
林渊走进他身边,把手上的餐盘放到床头柜上,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冷静异常的男人,心中升起不甘来。
“当然,你还要吃饭的。”林渊走近,解开顾呈围在眼睛上的黑布,却迟迟没有松开绑在手上的绳子。
“松开我的手。”顾呈冷漠的看着眼前俊朗熟悉的面容。
“会的,不急。”说着,便低头吻向顾呈的唇。
林渊看到了顾呈惊讶愣住的样子,依旧没有太多变化的面容,却依旧捕捉到了他的闪躲和疏远。
嘴唇上的触感冰冰凉凉的,就如同他本人一样,像是天生失去了什么一样,冰凉,却让林渊欲罢不能,哪怕知道继续只会遭到厌恶,却像是自暴自弃一般的疯狂。
唇瓣的接触间不停的辗转允吸,虽然只有单方面的主动,顾呈皱起了眉头,偏过脑袋,趁着喘息的时间“林渊!停下来!你疯了吗!”
顾呈早在之前就知道了林渊对自己的感情,却从没想到平常冷静理智的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手上的绳子依旧没有解开,顾呈转身,打算凭借自己的力量站起来。
不太喜欢这种处于弱势的姿势,林渊自然明白顾呈想要干什么,手掌搭在顾呈肩膀上,暗暗用力,把顾呈压了回去。
“是啊,我早就疯了,在把你灌醉的时候,我就已经什么都不怕了。”像是情人之间的喃喃,温柔,但是说出来的内容却让人不寒而栗。
“既然到了我这里,就要学会听话,丢掉你顾家大公子,顾氏副总裁的架子。”林渊恶狠狠的说道,双手爱护的捧起顾呈的脸,强迫他仰头望着自己。
“林渊!你他妈说有病!”顾呈在抬头的时候,清清楚楚的看到了林渊眼中不可估量的疯狂,咬紧牙关。
“总之,你不可能离开这里”遇见你的时候,我就病了。
顾呈看着眼前的男人,根本和回忆中高中时代那个安静的小小少年联系在一起。
仅仅三年的分别,竟然让他变化如此之大?
回复

曙翩
曙翩 2017/1/31 10:55:52
【第二章】
顾呈淡淡的看了眼自己脚下的铁链,再次环顾四周,每走一步都听得到铁链摩擦的声音。
想到现在窘境,顾呈脸色有些难看,拉开窗帘,看到的也就是一望无尽的树林,根本没有办法判断自己现在的位置,身上的所有东西都不见了,更不要说求救。
铁链的长度也就刚刚适合在这个房间走动。
坐在床沿,背脊挺得笔直,很久很久,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声音。
他在等,等着和林渊的见面,不然,就这么无动于衷,他不甘心。
终于,房门被打开,顾呈刚刚抬头,就只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一面铁墙,扑面而来一阵酒气。
始终不习惯这种仰视的感觉,顾呈站起身子,却还是矮了一节,默默的又后退一步。
“林渊,不和我解释一下吗?”双手抱臂,踢了踢脚,链子相印发出响声。
并没有人回应,却看见他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进,强大的气场让顾呈都有些不适,总有一种预感,如果自己不离开,后面会发生一些可怕的事情。
又后退几步,林渊就逼近几步,直到顾呈背后已经贴紧墙壁,林渊整个人也贴紧了顾呈。
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有过这么近的接触,脑海中打起了响铃。
伸出手想要推开林渊却被措不及防的压倒在床上,顾呈下意识的伸出手隔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林渊一只手搂着顾呈的腰,让他紧紧的贴紧自己,脑袋埋在顾呈的锁骨处深深吸气,另外一只手从他的下衣摆伸进去。
一下子扯开他的衬衫,舌头贪婪的在他的锁骨和喉结处舔吸,顾呈迫不得已仰起头,羞耻的皱紧眉头,空闲的手按在林渊的脑袋上,试图推开他。
“放开!林渊!你他妈喝醉了!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顾呈愤怒的吼出声。
林渊并没有回应,强行分开他的双腿挤进去。
“靠!林渊!滚出去!”
“你又有什么资格高人一等呢?”林渊抬起头,轻飘飘的说出一句话。
“啊?”顾呈愣了一瞬。
“为什么呢?”一只手死死的摁住顾呈的脑袋,坐在他乱动的双腿上,顾呈被迫的只能侧开脸。
“真是想要撕烂你现在的这一副嘴脸,真恶心!”说到后面,情绪更加激动。
所以说我他妈为什么会喜欢上你这种人!
“那你滚开啊,呵”顾呈超不爽现在的姿势,一种处于下风的感觉,一种任人摆布的无力感。
林渊的手从脸上慢慢滑到脖颈,顾呈抓住他的手,恶狠狠的道“滚开!”
林渊慢慢收紧自己的双手,看着身下的顾呈因为无法呼吸而慢慢变红的脸,镇压住他的挣扎,看着身下的人露出了与愤怒和冷漠以外的表情。
在最后的时候松开了右手。
顾呈咳嗽着转头,心中有着不可抑制的愤怒,却在看见林渊的一瞬间愣住了。
冰凉的水珠砸在自己的脸上,看着面前的他默默流着眼泪,却双目无神的样子。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