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刀剑乱舞】茶缘_冲田组|清安|10月轻小说征文|10月言情季征文

0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12 1:04:50

作者:一一四松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bdae2e92bb5e4a96bbb22b057377eb25

阁楼: #文学小说馆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7/1/12 1:04:50
茶园小少爷和演艺圈公子哥的爱情故事!!!
【耽美刀剑乱舞】茶缘_冲田组|清安|10月轻小说征文|10月言情季征文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7/1/12 1:04:50
浅葱色羽织
大和守安定家中世世代代做茶叶,原本自家在故乡包了茶山,后来,父亲把家迁到了东京,茶叶生意照样做,门路也广了些。
他是家中独子,备受宠爱,自然也担上了一份承担家业的责任。幸而安定从小除了剑道以外,对茶叶也有种无端的热爱,从初中开始,他每天带着上学的保温杯里便盛着一小撮茶叶。
有人嘲笑他老派,他一言不发,只是点头微笑,即不抱怨也不解释,由他们说去。
他习惯在校服穿上一件江户时代武士们穿的浅葱色里衣,从春到冬,衣服都是各种各样的浅葱色,而且以羽织居多,他把羽织穿的格外好看,但同龄人只觉得他是个怪胎。
在别人还在想着法儿怎么去偷偷将头发染成老师发现不了的棕色时,他永远都是用白色丝带扎着一个高高的马尾在脑后晃荡,蓬蓬松松,向外翘起,别的样式,别的颜色,简直是想也不想。
周末的时候,他在家里的茶山工作。在采茶的季节,他便和那些工人一起在腰上系上小篓子在茶园忙活。
安定手指纤长灵活,采茶的时候上下翩飞的动作像蝴蝶扑闪着蝶翼一般美丽。有些工人啧啧称赞:“这孩子,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除却采摘,安定连炒茶都不在话下。每当他坐在茶园门口炒茶的时候,有些游客总会举起相机对着他一顿猛拍,肌肤似雪、眉眼璀璨,总是一身羽织,模样可真是好看。一时间,安定父亲的茶庄还成了远近闻名的旅游景点。
就是这时候,加州清光的父亲找上门来。他专做进口生意,这会儿正想找到自己的供应商为海外顾客销售茶叶。他还看中了安定姣好的外貌,正好可以印在广告上做宣传用。
被清光父亲带到现场的还有加州清光本人,清光也有一副好皮囊,他从小被父母宠坏,在学校的时候成绩优异,这会儿骄傲得无法无天,此时看到所有人都围着安定打转,心中自是愤愤不平。
拍摄结束后,清光三两步走到安定面前。他叉着腰,抬高下巴,那双新买的黑色小高跟皮鞋此时更是吸人眼球。他截下了安定的去路,说:“喂,你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
安定上下打量了清光,嘴角微扬:“原来你不是女生啊。看你的脸蛋,我还以为你是个女孩呢。”
说完之后,安定翩然离去,丝毫不管那个在原地气到跺脚的清光。
在走到他快要看不见自己的时候,安定这才回了头。他偷偷看着那个穿的像只花孔雀一般的清光,心跳开始变快。
说真的,安定第一次看到长的这么好看的男生。
回复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7/1/12 23:51:59
莫名憎恨
两人经那次结仇。男生每次看到安定都开始用鼻子说话,时候老大一声哼,真是显得幼稚极了。
安定后来才知道,清光最讨厌别人说他像个小女生,原因便是他那张唇红齿白的俊秀小脸。而且,听说他在小时候就开始留长发,被母亲用同安定一样的白色丝带扎起小辫儿,搭在胸前,很多人都把他的性别认错过,至于为什么到现在没有剪掉,那就是后话了。
安定本是无意,思来想去想道歉,但是清光每次见他都绕道而行,搞得他无从下手,久而久之,他就把这事儿给抛到脑后了。
清光爸爸的拍摄任务结束了,但是这会儿正值暑假,而茶庄风景独好,他就把全家都接来住下了。清光为此还发了一顿脾气:“我朋友都在市内,这样来来回回跑真是麻烦!”
爸爸好言相劝:“你在这里也可以跟安定玩啊。”
清光的咒骂声更大了:“他又不是我朋友!他很奇怪,我才不要跟他一起玩!”
他说这话的时候,安定正好过来替父亲送茶叶。听到清光的声音,他在原地愣了半秒,这才轻叩房门,说了一句:“加州叔叔,是我。”
推开门后,安定看到了气得脸色通红的清光,对方看到他时更是高昂下巴,径直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还狠狠的撞了一下他的肩膀。
安定吃痛,没吭一声。他被清光撞的差点摔倒在地,手上用木头小碗盛着的茶叶撒了一地。
清光爸爸无奈,对安定说了一句:“安定,不好意思啊,是清光太没有礼貌了。”
安定脸上一如既往挂着三分浅笑:“没事的加州叔叔,我也有错。”
等从房间里出来时,他这才看到刚刚摔门而去的清光居然站在屋外,有一下没一下的踢着不知哪儿来的塑料瓶。
他看到安定的时候又是一声冷哼:“假惺惺的!每天穿着人不人、鬼不鬼的衣服到处乱跑,还说什么你也有错,你就是故意博得我爸欢心,知道他和几个著名导演关系好,想要去拍戏罢了。我告诉你,你们家人在想什么,我早就知道了。”
“什么意思?”安定问了一句,捏着小碗的手有些颤抖。
清光将脚下的瓶子踢到了他面前。塑料瓶里灌了水,砸得他的脚踝有点痛。清光快步走来,伸手点着他的鼻子说:“我看到了!那天你爸爸带着钱去找我爸爸,说想让你去参加一部电影的角色甄选,希望我爸爸能够跟选角导演说说,让你直接上!”
说完之后,清光转身离去,声音铿锵有力:“告诉你,套近乎的多了!我就是恶心你这种人!”
他说的什么,安定一句都听不懂。但是,看到清光一脸愤恨的样子,他只明白一件事:自己被清光扎扎实实的讨厌了。
回复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7/1/14 19:55:03
心里忐忑
安定果然被父亲强制要求去参加了一个什么电影角色的甄选活动。甄选当天,他看到了评委席的清光爸爸。现在队伍里的安定格外不自在,他想到那次清光对他的厉声指责,这会儿心里七上八下的。他索性走出了队伍,借口上洗手间,便匆匆忙忙的溜走了。
刚刚走出宾馆的时候,安定被外面的太阳照的眼花,他踏空了一步,差点滚下台阶。这会儿,他意外被人拉住,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你是傻子啊!!!这么长的台阶,滚下去的话,脸都摔平了!”这个声音闷闷的,一听就知道他很不愉快。
安定愣了一下,连忙抬头——果不其然,他看到了清关的脸。
清光永远都是倨傲的高抬着他的下巴,此时也没有例外。清光说了一句:“你别想多,我就是怕你摔下去,没什么别的意思。”
安定整了整衣衫,推开了清光。生怕他听到自己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他又摆出了往日的面庞,说:“那真是谢谢你了。”

说完之后,安定头也不回的从楼梯上走了下去。等到要转弯的时候,他这才回过头,发现高台上已经没有了清光的身影。
他痛恨自己的别扭,也讨厌自己摆脱不掉的包袱。他想,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好好说上一句谢谢,非要摆出这样的姿态呢?
搭车回家后,安定被父亲狠狠的训斥了一顿:“我为你花了那么多钱,你居然不去甄选!我是看你有点天赋才这样砸钱的,你真的是太没出息了!”
安定也不辩驳,静静听完训斥之后说了一句:“我不想去演什么电影,我也不想当明星。我就想和茶叶为伴,这样不可以吗?”
父亲看了安定很久,然后才叹了一口气:“随你,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其实,根本没有人问过安定喜不喜欢拍照、爱不爱演戏,反正,别人说什么,父亲就把他推到前头去做什么。
他不喜欢镜头,也不喜欢拍照,但是,他很少说不,便被误以为觉得不错。他只是羞于表达,所以一个劲的被推倒了台前。安定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印着自己照片的广告被贴的大街小巷都是,每次路过的时候,他都有一种莫名的羞耻感。
但是这会儿他又想,如果清光看到了他的海报会是什么感觉呢?想着想着,他突然脸红了。不过转念之间,他又觉得,清光肯定会很厌恶看到那些海报,毕竟他那么讨厌他。要摆出这样的姿态呢?
搭车回家后,安定被父亲狠狠的训斥了一顿:“我为你花了那么多钱,你居然不去甄选!我是看你有点天赋才这样砸钱的,你真的是太没出息了!”
安定也不辩驳,静静听完训斥之后说了一句:“我不想去演什么电影,我也不想当明星。我就想和茶叶为伴,这样不可以吗?”
父亲看了安定很久,然后才叹了一口气:“随你,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其实,根本没有人问过安定喜不喜欢拍照、爱不爱演戏,反正,别人说什么,父亲就把他推到前头去做什么。
他不喜欢镜头,也不喜欢拍照,但是,他很少说不,便被误以为觉得不错。他只是羞于表达,所以一个劲的被推倒了台前。安定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印着自己照片的广告被贴的大街小巷都是,每次路过的时候,他都有一种莫名的羞耻感。
但是这会儿他又想,如果清光看到了他的海报会是什么感觉呢?想着想着,他突然脸红了。不过转念之间,他又觉得,清光肯定会很厌恶看到那些海报,毕竟他那么讨厌他。
回复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7/1/14 19:55:03
再遇清光
上大学的时候,两人都在东京。好久不见的清光依旧趾高气扬。
新生入学的时候,安定依旧一身浅葱色的衣服,不过他再也没穿羽织,而是改穿休闲松垮的T衫和紧裹长腿的白色长裤。他长高了不少,头发还和以前一样高高扎起,蹙眉的时候,还是自成风情,引来不少女生的侧目。
不少学姐都抢着帮他提行李,他的东西不多,笑着婉拒了。这时候,一辆嚣张的红色跑车从校园门口开了进来,一个男生从车窗里探出头:“干嘛?知不知道你们很挡路啊?还让不让新生报到了啊?”
大概两年没见,清光似乎更好看了。他眉目清俊,本来有些秀气的模样,这会儿倒是露出一种张扬的美感。安定拉着行李箱退了两步,目光从他的身上撤离了。
清光开着车低速从安定身边经过。从始至终,他连看都没看安定一眼,好像两人是陌生人一般。
安定有些失落,他摆了摆手,拒绝了所有学姐的帮助,自己一人拖着行李箱去报到。
等他拿了钥匙的时候,他又一次看到了清光。清光正在帮一个女生提行李。那个女生身材娇小,瓜子脸上嵌着一双大眼睛,说谢谢的时候声音甜腻腻的。
突然之间,安定有些恼怒。他快速的从二人身边经过,滚轮却特别不争气的扎到了小石头,砰的一声,他行李箱的滚轮飞了出去。
身后的瓜子脸女生发出了尖细的窃笑声,安定连耳根都红了。他蹲下身子,企图掩盖自己脸上快溢出来的羞耻感。他几乎绝望的想着,如果自己是只鸵鸟就好了,那样他就能够将脑袋埋在沙地里,看不到来自清光和那个女生嘲笑的眼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抬起头来。他只觉得衣服贴在自己的后背上,粘粘的很不舒服。
这时,一件衣服落在了他的身上,清光的声音响了起来:“喂,把衣服穿着,我帮你把行李搬去寝室,你住几楼?”
安定抬起头,被清光挡住的阳光在他身上勾出了一条金边。那一瞬间,他居然有种想哭的冲动,简直莫名其妙。
“干嘛非要穿这件衣服?”安定一边把薄外套往身上套,一边问了一句。
“你是白痴吗?一天到晚穿着长袖,衣服被汗给侵湿了,背后几乎是透明的,超像变态哎。我不介意你这样穿着透明装大摇大摆的走过去。你要是不穿,就把衣服还给我。”
清光一只手提着他的行李箱,一只手伸到了他面前。他牢牢的攥着衣服的领口,说话的时候居然有些结巴:“我穿!我……我洗了之后再还给你。”
这会儿,清光只是瞥了他一眼:“再说吧,反正我也不缺这一件衣服。”
不知怎么,安定听到这话后感觉挫败极了。他总以为清光对她还是有点情谊的,要不然那天就不会把他拉住,可现在看来,那大概也就是举手之劳罢了。
为什么这种放在别人眼里稀松平常的认知,在此刻却让安定那么想哭?他走在清光身后,揉的双眼通红。
这是他期待了好久的见面,怎么就搞成了这个样子?
回复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7/1/14 19:55:03
宛如太阳
在学校里,安定几乎时时刻刻都能听到清光的名字,好像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旁人眼里的一出偶像剧,每个人时时盯牢了他,生怕错过一分一秒。
大概人人都喜欢张扬且热烈的人,好像人们都喜欢拥抱阳光、追逐明亮。清光就是那样的人,他天生就有种“我故我,哪管谁说”的气概,并且能让旁人心服口服,真是厉害极了。
所以,安定也只能仰望他,看着他被万人敬仰,自己只能当个观众,还是最不狂热的那种。
谁叫他天生不会表达感情,特别是在清光面前,因此喜欢演变成了讨厌,心跳变成了拒绝。
有时候他们在选修课上遇到,清光向来呼朋引伴,坐在教室的最中央,有一大群好友陪伴,看起来真是热闹极了。
安定大概是应了他的名字,从来都是冷冷清清的。他坐在角落里,仰头记笔记的时候才敢装作不经意的瞟他一眼。
清光还是那样随意的坐姿,他右手夹着笔,在指尖上简直可以旋出一朵花儿来。安定偷偷练了好久,但怎么也学不会。
安定很少在食堂遇到清光,他依稀记得,当年和清光一起住在茶园的时候,他就很挑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是这样。
他恍恍惚惚的想着,哪知拿到餐盘转身的时候撞到了身后的一个人。
女生尖叫起来:“我刚买的衣服!”说完之后,那个女生居然抽泣起来,拽着安定不放手。
这会儿动静越闹越大,清光居然挤到了人群中:“苏月,你怎么还不出来?”
“他弄脏了我的衣服!还不道歉!”苏月死死拽着安定,一双眼睛里已经含了泪。
安定向来应对不了这样的场面,他端着餐盘一脸木然。
其实,他的雪白衣衫上也是污迹斑斑,看起来比苏月的衣服还要脏,但是他没有表情的脸让苏月大怒。
“看吧,他连道歉都不会,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女生高分贝的声音几乎等于尖叫。安定低着头,一言不发。
清光皱眉,直接把苏月从人群里揪了出来:“衣服脏了我再给你买一件,别为无所谓的人伤了你的嗓子。你不是还要去参加电影甄选吗?”
听到“电影甄选”这几个字的时候,安定好像受惊一般抬起了头。清光只是冷冷的瞟了他一眼,然后说:“走啊!还杵在这儿干嘛?耽误别人吃饭啊!”
对啊,别人的电影甄选和衣服重要,他站在这里就是耽误旁人吃饭。亏他当年还傻乎乎的那么在意清光的评价,推掉了大好的机会。
安定几乎恶毒的想着,如果当年他去参加了选角后一炮而红,是不是就不会碰见这么糟心的事情了,是不是就不会蠢到将一个根本不会把他放在心上的人藏在自己的心间这么多年。
安定甚至都不敢开口喊他的名字,生怕发颤的舌头泄露了自己的心意,被他嘲笑。
喜欢上一个人到底能让人卑微到什么地步他不知道,他只是狠极了自己现在的模样——明明狼狈不堪,却依旧忍不住看向清光的方向。
回复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7/1/14 19:55:03
碧潭飘雪
安定鲜少待在学校,他让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时时刻刻都要被“加州清光”四字侵染,所以,一有时间,他就逃去茶室兼职。
他能轻易分辨出每一种茶叶来,鼻端、指尖的灵巧让所有人都叹服不已。虽然他话不多,但是很多客人都很喜欢他。
喝茶并不是现在的年轻人喜欢做的事情,十几二十岁的人中意咖啡多一些。但是,对大和守安定来说,茶有种别样的美,沉淀于光阴之后还能散发出生命力,美得内敛而悠然,简直让人一见倾心。
他到现在都很少用手机,如非必要,连电脑都不用。他除了和茶或者剑道打交道,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看书。他从小就离群而居,所以在人际交往方面非常苦恼。
但是他也不打算改,毕竟,他应付不来像清光那样被拥簇着的热闹。
这天茶室快要打烊了,安定正在收拾着桌板上的茶具。突然有人冲了进来,身上的衣服被绵绵细雨浸湿了。
“有花茶吗?”
男生一开口,安定就知道是清光。他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该应声还是不应声。
他久未回答,清光一边拍着身上的衣服一边抬起头来,在看到他的时候,愣住了。
“怎么又是你?”清光喟叹一句,好似认命的坐了下来,“所以呢?你们店里到底有没有花茶?”
“花茶……没有,我自己炒了一种带着花香的茶。”
清光挑了一下眉毛,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可以给我尝尝吗?”
“好。”
安定关了店门,拉上了卷闸,这会儿又把收拾了一半的茶具摆了出来。他用木勺子从储藏茶叶的小罐子里拨了点茶叶出来,然后开始冲泡。
氤氲的水汽蒸腾起来,安定柔柔的鬓角搭在肩上,他本来就温和的眉眼多了一份朦胧的美。这一瞬间,清光的目光居然不受控制的停留在他的身上,怎么都移不开。
泡好的茶水泛着琥珀色的光泽,空气里浮动着桂花香气。这个时候,安定起身拿起了一份桂花栗子糕递给清光。
“茶叶是我家的,桂花是在学校后园摘的。那天我去后园看桂花,喝茶的时候有桂花落到杯子里,我觉得滋味挺好的,便想着炒了一点茶叶。”
安定托腮坐在清光的身边,絮絮叨叨的轻声说着话。正在喝茶的清光看到安定低垂的眉眼,不自觉就呛到了。他咳的满脸通红的时候还把栗子糕往嘴里送,安定赶紧握住了他的手:“喂喂,你这样会被呛死的。”
“哦,哦……”清光不无尴尬的应了两声,最后平复了呼吸,却掩盖不了脸上莫名其妙爬上来的红晕。
清光把安定炒的那些桂花茶全都买了去,安定问了一句:“你不是不喜欢喝茶吗?”
清光粗着嗓子说:“我给我爸买的。”
回复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7/1/14 19:55:03
眼泪成诗
连同那个漂亮的小罐子一起,安定炒制的桂花香茶被清光买了过去。但是很可惜,安定知道那不是清光买给自己父亲的,因为他把小罐子交给了苏月。
安定也是偶然才知道这件事情的。那天他上完课,从教室里出来的时候遇到了清光和苏月,苏月正拽着清光的胳膊说着什么。安定放慢了脚步,有些厚颜无耻的想要听清楚二人的对话。
“谁要喝茶啦?我才不喜欢呢!我把那些茶叶都倒了,把那个漂亮的小罐子拿去装咖啡了。不过罐子很香呢,有桂花的味道。”
听到这里,安定忍不住往清光的方向看去,对方正好看了过来。两人对视的时候,清光率先移开了视线。
安定忍不住苦笑,低下头去,吸吸鼻子,生怕在这一瞬间突然涌现在眼眶里的水珠就这样不争气的溢出来。
真是好奇怪啊!为什么他又想哭了?
安定匆匆下楼,疾步往校外走去。走出学校之后,安定心里涌现出一种茫然无措的感觉。
安定乘车往大公园的方向去,反正不知道去哪儿,索性再去摘点话,去炒点自己都没有喝上的茶叶。
哪知他上了公交车之后,车子刚刚启动,却被人拦了下来,接着,一道身影蹿上了车,他定眼一看,居然是清光。
对方气喘吁吁,扶着栏杆朝他看了过来。安定双眼通红,手上还攥着纸巾。这一瞬间,他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别过脑袋,对着车窗外。
车上空荡荡的,清光偏偏要在他的身边落座。清光喘着粗气,慢慢平复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你去哪儿?”
“大公园。”
“我陪你。”
清光很是坚定的说了那三个字,安定难以置信的回望了他一眼。清光又问:“你怎么了?眼睛不舒服吗,怎么红成这样?”
安定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接着伸手捶了一下清光的胳膊。清光被打的莫名其妙,有些恼怒的说了一句:“我这还不是关心你!”
安定忍不住笑的更大声了,肩膀也不停的耸动,笑到最后,再一次流出了眼泪。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7/1/14 19:55:03
怦然心动
事后调查得知,位于茶室旁边的小店煤气管道爆炸,整条街的店铺遭殃,受伤人数有六十多人。
躺在病床上的清光想了很多很多。
其实。他一点也不讨厌安定,但不知为什么,每次看到他时,他总有一种心慌气短的感觉,莫名就矮了他半分。
清光这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对谁都低头?所以,他也要硬气起来,绝不会露出半分软弱。
可是,为什么只要安定露出茫然失措的表情,他的心就像被谁的手狠狠地揪了一把?他难过的不知该如何表达,只能更加凶巴巴的。
那天他去茶室,才不是想买什么花茶。因为在学校遍寻不见安定,他这才决定去他家的茶室看看。一连好几次他都只敢在门口路过,只有那一天下雨,他莫名其妙的闯了进去,和安定说了话。
真的好奇怪,只要听到安定的声音,清光就感觉自己嘴里好像含了一块糖,甜津津的味道一直蔓延到了心底。
他不喜欢喝茶,但是忘不了那满室桂花香,所以买了那盒茶叶。哪知,朋友的妹妹非要闹着要茶叶罐,他不给,她居然偷了去,还把茶叶全部给倒了。
苏月从小就喜欢恶作剧,说起自己的整蛊事件自然是眉飞色舞。但是,清光意外的看到了路过的安定,对方那一眼,让清光无端的慌乱了起来。于是,他抛下苏月,迅速追上了安定。
他原本以为安定是不喜欢他的,所以一直冷冷清清的。但是,当墙面倒塌的时候,安定挡在了他的面前,即使自己的脸和手都被烫伤,安定也没有动摇半分。
向来温柔的安定露出了不合时宜的坚毅,他的强大,是为了保护自己啊。
想到这里,清光再也,躺不下去。虽然他肩胛骨粉碎性骨折,医生嘱咐他一定要多休息,但是一想到安定,他连心跳都止不住的开始变快,只想在这一秒就走到他的床前。
趁着护士不在,他急急忙忙溜出病房。秋风甚凉,他慌的连鞋子都来不及穿上。
回复

一一四松
一一四松 2017/1/14 19:55:03
终成眷属
病房里一片洁白,安定安静的靠在床上,听到咔嗒一声门响,这才转过头来。
清光衣衫不整,一条胳膊还打着石膏。安定打量了他一番,发现他居然打着赤脚。
安定想到自己脸上还包着纱布,慌忙转过身去。清光连忙走进来,问了一句:“你是哪里不舒服吗?我叫护士来?!”
“你不要看我!我好丑!”安定的声音里都带着哭腔,他一边伸手挡开了清光的胳膊,一边想要样被子里钻。
清光怕他蹭到伤口,忙吼了一句:“你哪里丑了?我就没见过比你更好看的人!”
这一声吼愣了安定,他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原来,炭火烫伤了安定的脸,医生说留疤的可能性很大。他不敢用这张脸去面对清光。
听着他抽抽噎噎的说完,清光忍不住用完好的右胳膊将安定轻轻揽入自己怀里。
“我的爱没有你想的那么肤浅,只是疤痕而已,你就当那是天使的吻痕好了。而且,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都爱你。”
安定靠在他的胸口,左耳清晰的听到了清光突然加速的心跳声。
咚咚,咚咚,那是比世间一切文字都要有力的证明,像是无声的告白,让人仰倒。
安定安心的闭上了眼,轻轻“嗯”了一声:“我也……爱你啊。”
窗外风起,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桂花的味道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