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全职高手】星象仪_王喻

0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12 1:02:13

作者:一剑寒霜喻文州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c68c9d5d8d7a45c499d0ca847a180218

阁楼: #文学小说馆
一剑寒霜喻文州
一剑寒霜喻文州 2017/1/12 1:02:13

【耽美全职高手】星象仪_王喻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一剑寒霜喻文州
一剑寒霜喻文州 2017/1/12 1:02:13
part one. the wheel of fortune
“你确定要这么做?你想过后果吗?”,叶修放下茶杯,淡淡的看着对面的王杰希。

“我当然知道,”,王杰希眸中带着一丝忧伤,却很快消失。

“那么,听从你自己的心,去寻找答案吧。”,叶修指着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时空之门,“记住,你只能知道过去所发生的一切,而不能改变过去,你穿越时空已经是逆了时间与空间的规则,如若你执意逆行,那会受到时间的惩罚,希望你能记住我的话。”

王杰希没有回答,毫无犹豫的走进了那扇浮在空中的门,身影渐渐淡去,门也逐渐消失了。

叶修收起手里的星象仪,把时光之书收起。

“叶修,你即知道喻文州的命数,为何还要助他回到过去?”

“他执念太深,如果不帮他走出阴影,他是解不开心结,也无法忘记过去,只能在懊悔之中度过,至于他能否走出来,就要看他自己如何抉择了”



“喻文州你能不能快一点?跑的那么慢,你是属乌龟的吗?看来你不仅仅是手残,还是脚残啊,就你这速度,后天体测的1500你能达标吗?”,黄少天把手背在脑后当枕头,躺在草坪上,嘴里叼着一根草,用垃圾话吐槽喻文州。

“黄少天你闭嘴!”,王杰希很心疼喻文州,瞪了一眼黄少天,跑到喻文州旁边,“文州,休息一会吧,”,“杰希,你别怪少天,是我硬要拉他过来当陪练的,”,喻文州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王杰希看着喻文州苍白的脸,心里很难受。


“啧啧啧,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秀恩爱,我不管了,回家打游戏去。”,黄少天也不想当电灯泡,把校服外套搭在肩头,拖着书包大步流星的走了。


喻文州练完后,太阳已经西斜,微弱的光芒洒在两人身上。王杰希看着趴在自己背上熟睡的喻文州,微微一笑,往自己家里走。


虽然今晚要多做一份作业,但是王杰希也很开心,有喻文州在身边,王杰希就感到很安心,心中慢慢的都是幸福感。

“文州……”,『王杰希』轻声唤着这个他十多年未曾叫出口的名字,眼泪不争气的夺眶而出。王杰希伸出颤抖不已的手,相触碰自己深爱的人,可是他的手却穿过了喻文州的身体。王杰希这才想起叶修的嘱咐,收回了自己的手。

王杰希第一次见到喻文州,是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早晨。那是一节英语早自习,王杰希看见那些单词和句型就头疼,索性趴在桌子上睡觉。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一个非常温柔的声音,班里的女生不停地尖叫,王杰希抬起头,揉了揉眼睛,看见了站在讲台上的喻文州。而喻文州正巧也看了过来,四目相对,目光碰撞在一起,王杰希愣住了,周围的人说的什么他也听不见了,时间似乎静止了,王杰希的心在‘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回复

一剑寒霜喻文州
一剑寒霜喻文州 2017/1/12 1:02:13
part two.star
喻文州微笑着走下讲台,最后坐在了他的身旁。王杰希愣了足足三秒后,拿起英语书挡住自己的脸,不敢去看喻文州,而此时他的脸又红又烫。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笑什么?”,王杰希把书移开一点点,露出一条缝,小声嘟囔着,“笑你可爱啊,”,喻文州用手撑着头,笑的一脸灿烂。

王杰希看到这个笑,心里似小鹿乱撞,从这一刻起,王杰希知道他的心里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两人的感情在不断升温,王杰希发现自己越来越依赖喻文州了,甚至一刻也不想他离开。王杰希的手机里有很多喻文州的照片,都是他偷偷拍的,每次做题做烦了,就会打开看看,就继续埋在题海里奋斗。

两人虽然已经确定了恋人关系,但是他们隐藏的很好。他们会在没人的教室里接吻,会给对方生日时准备好礼物,会给对方带早餐。王杰希每天都会把喻文州送回家,看着他屋里亮起灯,在楼下站很久才离开。

这样平淡而美好的时光持续到高二,喻文州选择了文科,王杰希选择了理科。枯燥的课程,做不完的试题,越来越少的假期,无尽的压力,让喻文州和王杰希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喻文州每次去找王杰希,看到那个忙碌的身影,即心疼却又不忍心去打扰他,托他的同学把东西给王杰希后,就悄悄离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在时间的消逝中越来越远。

两人升入高三后,虽然在一个年级,却再也见不到面了。所有人都在努力。后来,喻文州发现,王杰希已经很久没有来上课了,他的桌子也被推到了教室的最后面。他问过王杰希的同班同学,以及和他玩的好的朋友,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而他的电话也打不通了,喻文州有点害怕,心里涌上一股不安感。

他无心听课,食欲下降,经常失眠,课本上写的都是王杰希的名字,习题册画的是王杰希。老师以为他是压力太大,劝他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再来,却被他拒绝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高考也越来越近了,喻文州和失了魂魄一样,茶不思饭不想,难以入眠。每天顶着个黑眼圈去上学。

“喻文州你不是吧,不就是失恋吗?至于这么折磨自己吗!看开一点,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独恋一野草呢,是不是啊哈哈哈!”

喻文州趴在桌子上,不理会黄少天。“你看看你,都瘦成一道闪电了,来来来,今天的回锅肉很好吃,你多吃点。”,黄少天不停地往喻文州的餐盘里夹菜。“黄少天,你知不知道你很烦?”,喻文州开口了。

“喻文州,我给你脸了,你冲我发什么火啊?你也不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你为了王杰希这么折磨自己,而他根本就不知道,也更不会在乎!”,黄少天一拍桌子,站起来厉声说道。

“你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清楚!”,喻文州也生气了,一把揪住黄少天的衣领。

“呵,你也就只会在我面前发泄了,喻文州我真不知道你是可怜还是可悲。王杰希他的父母常年在国外,他就要去美国留学了,然后会在那里定居,继承家里的事业,接手他父亲的公司,他不会再回来了。”,黄少天顿了顿,“三个月前,他已经办好了退学手续,一个月前的飞机,他已经走了。”

“我不信!他不是这种人!”,喻文州狠狠推开黄少天,“信不信由你,”,黄少天扔下这句话,端着餐盘走了,留下喻文州傻傻地楞在那里。

一个月后的高考,喻文州没有参加,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人知道他在哪。黄少天考完最后一门后,给他打了个电话,可是电话那头传来的是一直重复的忙音。黄少天有点担心,最后还是去了他家。
但是让黄少天意料之外的是,喻文州的家看上去没有一点生气,阳台上的花早已枯死,屋内凌乱不堪,一片死寂,往里面走,还有浓郁而且腥气的血腥味。
回复

一剑寒霜喻文州
一剑寒霜喻文州 2017/1/12 1:02:13
part three.judgment
王杰希看到这里,突然一阵刺眼的白光让他睁不开眼,等光散去,他已经回到了现在的时间。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能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因为你看见的是喻文州的记忆碎片,而他有权利封锁自己的记忆,被锁住的记忆他人是无法窥探的,所以剩下的迷题只能你自己去解开了。”

王杰希的手无力的垂下,心情低落的离开了。

王杰希站在长长的街道上,不知道去哪里,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不知不觉来到了他曾经就读的高中。由于放假,学校的大门紧闭,被一把巨大的锁锁住了。王杰希在门口站了一会,一转身看到了他和喻文州常去的冰淇淋店。王杰希犹豫了一会,还是走了进去。店里的装饰仍旧没有变,老板也没有换,只是显得有些疲惫,鬓边也冒出了一根根青丝。

王杰希点了一杯抹茶双球冰淇淋,他记得这是喻文州最爱吃的。他小心翼翼的挖了一点送入口中,苦涩的味道在口中散开,王杰希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泪。

“这位客人,您没事吧?”,老板看见王杰希情绪有点失控,关心的问。

“我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位多年不见的朋友。”

“哦?那您这位朋友现在在哪啊?”

“我不知道,我找不到他了,我觉得他就在我身边,可是我却无法接近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越走越远”,

“那他对您来说一定很重要吧,希望您能早日找到他。”

“谢谢,”,王杰希微微一笑,把钱压在冰淇淋的杯子下,他知道接下来该去哪了。


葵花街还是像往常一样的安静,路边高大的香樟树遮挡住了阳光,树叶在微风的吹拂下发出‘沙沙’的声音。这条街的居民都很热情,可是很少有人知道315号在哪里了。王杰希最后终于在一位年迈的老人那里知道了喻文州的家在哪里。


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白色的栅栏门,花园里遍地都是被风吹打的凌乱的花,砖红色的墙上,原本翠绿的爬山虎早已枯黄,有气无力的耷拉在墙上。王杰希走进这座白色的双层小洋楼,印入眼帘的是一地的碎片,布艺沙发也被推倒在地,桌上随意放着几本书,厨房里水果的腐烂味,和金鱼尸体的气味混合在一起,弥漫在空气中,让人作呕。


王杰希走上白色的悬浮楼梯,上到二楼。二楼很大,有很多房间,而走廊尽头就是喻文州的房间。


王杰希扭了几下门把手,“吱呀,”一声,门开了,王杰希看着屋内的摆设,简单又不失整洁。象牙色的书架上摆放着很多世界名著,散文诗集,天蓝色的窗帘,白色的百叶窗边挂着一个风铃,墙角的书桌和床紧挨着,桌上有一个牛皮纸质的笔记本。王杰希拿起来一看,笔记本扉页上画的正是自己,再往后翻,日记的内容全部都与自己有关,后面的很多篇日记,每一篇都带着绝望,与悲伤,其中有一篇还被烧毁了一部分,显然是有意为之。


王杰希放下日记,目光扫过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并没有发现什么,他就带着那本日记离开了。
回复

一剑寒霜喻文州
一剑寒霜喻文州 2017/1/12 1:02:13
part four.moon
一周后,上岛咖啡厅,王杰希急匆匆地赶过来时,黄少天正坐在靠窗的一个位置,喝着一杯摩卡。王杰希握紧了拳头,怀着忐忑的心情走了过去,在黄少天对面坐了下来。

黄少天没有说话,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摘下墨镜随手扔在一边,低头用手机看新闻。

王杰希不知道怎么开口,内心挣扎了一会,“你……知道喻文州在哪吗?”,这句话出口,王杰希的气势就没了。

黄少天收起手机,慢慢抬起头,“王杰希,你不配叫喻文州的名字。”,黄少天冷冷的吐出这句话,用灼热的目光看着王杰希的脸。

“什么意思?”,王杰希一头雾水。

“什么意思?你知不知道你一声不吭的离开,喻文州有多伤心?那段最痛苦的日子他是怎么过来的吗?他为了忘记,甚至不惜伤害自己。可是你呢,走的那么果断,你那所谓的梦想在喻文州的面前根本一文不值!”

“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所以……我想要好好弥补他,求求你,告诉我文州在哪好不好?”,王杰希低声哀求。

“王杰希,你这是算什么?想死灰复燃?我告诉你,你用一辈子的时间也无法弥补过去你犯的错。”,黄少天拿起墨镜起身,“你好自为之。”

“等一等!”,王杰希拉住黄少天的手臂

“还有什么事?”,黄少天很不耐烦的说。


“我想见文州,你可以带我去见他吗?我很想他,哪怕就让我看他一眼也好”


黄少天回过头,一把揪住王杰希的衣领,把他按在墙上,拳头就要落下,可是黄少天却收回了手。“好,我带你去,也让你了却了你的心事。省的你来烦文州。”


黄少天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一个地址后,靠在座椅上闭眼小憩。王杰希即紧张又激动,手都不是该往哪里放。半小时后,车在一座山脚下停下,黄少天买了一束百合,带着王杰希沿着一条青石板路慢慢往上走。

“到了,”,黄少天把花放在墓碑前,站在一旁。王杰希瞪大了眼睛,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照片中的少年笑的很灿烂。“文州他……是……”

“自杀,”,“你走后不久,他情绪很低落,他在家里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药,等被人发现时,已经……”,黄少天说着说着就停下了,眼眶红红的。
王杰希用手捂住嘴,可是眼泪还是流了下来。“王杰希,若是当初不是你的一意孤行,他怎么会去做傻事?若不是你……”,黄少天哽咽着,说不出一个字。

王杰希没有回答,黄少天擦掉眼泪,从原来的路下山了。黄少天走后,王杰希在墓碑前坐下来,慢慢地说着这些年他的生活,仿佛喻文州就在他的身边,微笑着听着他滔滔不绝,可是身边却没有人回应,只有嗖嗖刮过的风,像锋利的刀划过王杰希的脸。

天空泛起鱼肚白时,王杰希揉了揉发软发酸的腿,离开了公墓。
回复

一剑寒霜喻文州
一剑寒霜喻文州 2017/1/12 1:02:13
part five.universe
美国,洛杉矶。传真机响了一声后,一份文件被吐了出来。罗琳拿过一看,画着精致妆容的脸变得扭曲。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王杰希,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疯了?”罗琳第一次失去了理智。

“我没疯,我很冷静。”,

“你没疯,你突然要和我离婚,你是不是忘了你的一切是谁给的?若不是有我们家里的帮助,你根本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正如你所说,我们的结合就是一场政治婚姻,我们不过是在互相利用,没有一点感情,现在,我给你自由,你去找你那个所谓的混血王子吧,我祝你幸福”

“你个混蛋!我不会同意的,我死也不会放手!”,可是电话已经挂断了,再打过去一直都是忙音。

“啊!”,罗琳把桌子上的东西一股脑扫到地上,全身瘫软的坐在沙发上。

王杰希微笑着把从手机里抽出的手机卡折断,扔进了垃圾桶里。

王杰希之后再也没有回过美国,他和那边的‘家’完全断了联系。他回到了他和喻文州曾经就读的高中,做了一名普通的老师,因为这里有他太多的美好回忆,他舍不得离开,也不想离开。

他有时也会去看看喻文州,可是他发现,他对喻文州的了解的太少,他连他喜欢什么花都不知道,想着想着对喻文州的愧疚感就会涌上心头,他能做的也仅仅是多陪陪他。

数年后
已经九十岁高龄的王杰希拄着拐杖,在一位学生的搀扶下颤巍巍的走进这所他呆了几十年的学校,参加第75周年校庆。

长达三小时的校庆演出结束后,王杰希又被一群学生拉着合影,一个小时后才好不容易脱身。

他慢慢走到一棵大榕树下,坐了下来。看着那群可爱的孩子们玩闹,不由得回忆起了过去,可是,那段最美好的时光他再也回不去了。王杰希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傻瓜,哭什么?”,王杰希听见一个很温柔的声音,不敢相信的抬起头。

喻文州伸出手,替王杰希擦掉眼泪,微笑着看着面前的王杰希。
王杰希连忙用手挡住脸,“别……别看,很丑,”,

喻文州轻轻拉开他的手,“不丑,一点也不丑”

“真的?”,王杰希用颤抖地声音问。

“当然是真的,”,喻文州坐在人的身旁,

“对不起,让你一个人孤单的过了这么多年。和我走好不好?”,

“好,”,王杰希笑着点了点头。

没有人注意到,王杰希静静地靠在大榕树粗壮的树干上,陷入了永远的沉睡之中。


刺眼的白光之后,王杰希发现自己坐在教室里,一旁的喻文州趴在习题册上睡得香甜,王杰希看了看喻文州的黑眼圈,脱下校服给他披上,用手撑着头,看着熟睡的喻文州,怎么看都不够。

“傻瓜,在想什么呢?”,喻文州捏了捏王杰希的脸

“没什么,”,王杰希亲了亲喻文州的额头,握住了人的手,“这一次,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了”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