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早有蜻蜓立上头_玄幻|仙侠|10月轻小说征文|10月言情季征文

0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11 4:05:43

作者:晴纨澜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c69f3f9776f3404ebf04d1f699d1eddf

阁楼: #文学小说馆
晴纨澜
晴纨澜 2017/1/11 4:05:43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HE】早有蜻蜓立上头_玄幻|仙侠|10月轻小说征文|10月言情季征文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晴纨澜
晴纨澜 2017/1/11 4:05:43
第一章 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地狱有十八层,天上分九重天,一重天分上下两层加起来恰恰又是十八层。
  
十五上重天上,一女子身着粉白色衣裳三千青丝垂至脚边,只见她一步一跪神情淡然的站上了堕仙台,口中还呢喃的说着呓语,仔细听好像是“ 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
  
堕仙台顾名思义就是将触犯天规的仙人剥夺仙籍,回那六畜轮回之道。
  
只看她迈出脚停顿半空忽而想到什么犹疑一下,转过头往身后看了一眼,
  
隔着四尺远的地方,站着十五上重天的诸多仙人,
  
“琇笼仙姑,容清妹妹此去是否再无归期?”
  
桃花仙子仰首对管理仙药的琇笼仙人问道,琇笼仙人背过身偷偷抹了一把眼泪微微点了点头,
  
闻言,诸位仙人都开始小声抽泣,容清平日素来本分怎知一夕之间便犯下如此焰天大罪?若是小错顶多堕下一层,现在却逐出天庭,剥取仙籍,去尝那永世轮回之苦,与他们世世相隔。
  
妖娆妩媚的狐仙姐姐则紧咬嘴唇却止不住泪流,樱唇轻启“容清你快将灵钰交出来吧!我想你只要归还灵钰,玉帝会网开一面的。”
  
守护祉河的芙蕖女神也不住劝道“是啊!你花费多少年的光阴才上得十五重天如今一切从头不值得啊!”
  
容清没有应答,只是摇了摇头,随后她闭上双眼叹道“永别了。”

眼角一滴泪掉落,就这样,含着悔恨痛苦她从容跳下了堕仙台,像只羽翅破败的蝴蝶直直地堕入云霄之中。

幽州,东岸县,

壬辰年六月初三,本是炎热天气,天空却在居然飘起鹅毛大雪,连续下了三日,整个东岸都被雪覆盖,雪茫茫的,人说天生异象必有恶事发生。
回复

晴纨澜
晴纨澜 2017/4/11 7:39:14
第二章 旧时相识
“你是天师府的人?”容清紧握着蔓岚匕首,一脸严肃,目光灼烈地注视着他,
天师府,人间修仙捉妖正派,有不少得道之人从这里飞仙,可谓名派之首,
而且听绣笼仙姑说过这这天师府还是朝廷管辖下的机构,还允世人遇见妖精作乱,寄来书信邀天师除妖,也怕是只有这种高级修仙圣派才能够有此仙家法宝,
  “你又是哪路地仙?拿着这种仙力没多少的匕首出来难道是嫌面子够多不怕丟?”
  只见那男子着一身淡银白色的衣裳,半绾起一头黑发,再插入一支桃木杈固定,往下扫,他的眉狭长浓黑,眼睛是金丝平行四边模样的内双丹凤,添了几分凌利,菱形薄嘴,肌肤光洁赛雪,细看的还确有那几分仙气,
  容清面色不悦,冷哼一声,:“你是天师府上的谁?”
  这厮口气倒挺大,一个小仙也比他这等凡人地位高啊,莫非是天师府现任天师?
  忽而想到什么,那男子微微一笑,便启唇道:“衡门之下,可以栖迟。在下衡栖迟,乃天师府现任天师张承禅最后一个入室弟子。”
  张承禅?几十年前与绣笼仙姑下凡所遇见的那一位天师?如今算来他应早已功德圆满位列仙班才是,又怎地还在人间流连?容清皱眉,紧抿嘴,想着过几日去拜访一下顺道问个明白。
  容清把匕首收回放置腰间,“你到此有没有看到一个水怪?”
  “你与师傅可是旧时相识?”衡栖迟挑眉,俯身靠近容清,不答她的问却发出另一个问题,
就在此时,远处见到这幕的历誉一声喝道 “你这浪人,快放开王小姐!”
历誉忽忽跳入湖中,用力地将衡栖迟推入水中,并坐在他身上,左勾拳右勾拳的打在他脸上,还愤愤不平的说“想玩女人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吧?就你这浪子竟敢冒犯王小姐,看我不打死你!”
当然衡栖迟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懵懂之际才让历誉占了上风,使脸上添了几拳,醒悟过来后,立马施咒用手中的锁仙绳将历誉绑在湖边的一颗松树上,
“你这个妖怪快放了我,要不然,我写信给天师府叫来那些道士收了你!”
“说话可真好笑,你说了这话岂不是让他把你杀了?”容清上岸后,听到这话,不免得弯腰笑道,这历誉真是够蠢的,此刻还摆那些人上人的架子,要是他知道,眼前人便是天师府的,会不会气得撞树?
历誉看痴了,脑袋有些不清醒地说:“容小姐别怕,我是不会让妖怪害了你的。”
衡栖迟冷笑不语,默默的从怀里掏出了天师府特有的玉牌,一步一步走至历誉面前,特意晃了晃才放回怀中,欲笑不笑的盯着他。
“你…你……”看清楚玉牌上刻着天师府三个字后,历誉震惊的不停说一个字。
东岸县,王府,
翘儿捧来一大碗姜汤,左手端着汤,右手作拳状敲了敲门,“衡公子,奴婢给你送姜汤来了,请问眼下可方便进去?”
衡栖迟把弄手上的木偶,随意的应了声,翘儿推门进来,放下姜汤,转眼看到衡栖迟手上的木偶,惊讶出声,“公子,这可是小姐的木偶!”
  “是啊!怎么了?这木偶我看它身姿挺像我的就顺手牵来瞧瞧了。”衡栖迟不以为然道,
  昨日见她如此宝贝这木偶,起了好奇,趁她不注意置在袖中给带走了,今日细究下发现没什么嘛。
  “公子这小玩意是小姐心头之好,还请公子交与奴婢,别等到小姐发现它不见了,惹起一番争闹!”
  翘儿一想到之前夫人嫌木偶不吉利,便随意丢掉它,小姐知道后,可是连夜疯癫似的去寻的样子,她身子不受控制地抖了抖。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