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高考备战中周更不解释】《弱柳扶风》_古风架空耽美文

0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11 4:54:31

作者:Sponge_心如止水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cc3d280d95774213a4052a18a8e81ea4

阁楼: #文学小说馆
Sponge_心如止水
Sponge_心如止水 2017/1/11 4:54:31
幼年时初见,他手持桃木剑,像模像样的挥舞着对他说「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我混了,我保护你,用我手中的剑。」
一段感情从那时起,便埋下了种子,经过时间的灌溉,渐渐萌芽
经年之后,褪去天真,这段感情又将怎样延续下去
【耽美高考备战中周更不解释】《弱柳扶风》_古风架空耽美文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Sponge_心如止水
Sponge_心如止水 2017/1/11 4:54:31
第一章
  今天的箐城非常热闹,大家都围在一起等着看今年科举都有谁家公子榜上有名。
  “都让一让啊。”皇榜一贴出,有人唏嘘,有人嗟叹,有人欢呼。
  “今年的状元果然是柳府的大少爷啊。”
  “此话怎讲?”
  “谁不知柳少爷是祁王伴读,深受赏识,有祁王撑腰,这状元不给他给谁。”
  “我可听说皇上今年亲临考场,御笔钦点柳少爷为状元啊。”
  “我还听说。。。”
  “少爷,他们这帮人如此非议你,我去找他们理论。”放下车帘,柳蔚拦住了莽撞的下人,淡然的说道,“回府吧。”
  柳蔚的才能是有目共睹的,九岁成为祁王伴读,十七岁参与朝堂辩礼他应答如流,不过是些市井小民的闲言碎语,对他不会造成影响,也无需在意。
  “柳少爷,咱家恭候多时了。”
  “王公公久等了。”
  “皇上今晚在启兴楼设宴,宴请诸位榜上有名的学子,这是祁王殿下为您准备的觐见时的穿的红色礼服,恭贺您高中榜首之喜。”说着王公公拿出了一个绣着祥云图案的锦盒交给柳蔚。
  “有劳王公公了。”吩咐下人送走了王公公,柳蔚拿着锦盒回到卧室,本想休息一下准备晚上的宴会,结果,茶还没喝上一口,又有人来找他了。
  “扶风,扶风。”
  “祁王殿下不在宫中准备晚宴,跑到我这来做什么。”柳蔚嘴上说着挖苦李霖生的话,却还是倒了一杯茶递过去。“都多大的人了,还叫我扶风。我可没小时候那般体弱多病,像棵弱柳。”李霖生笑了笑没有回答。
  “这可是我上次送你的小龙团么?喝着可还习惯。”
  “没什么不习惯,不过这茶比起平日里喝的茶,倒是多了味甘甜。”
  “你若喜欢改日我再给你送点过来。”二人就茶叶又谈论了一番,见时辰不早了,柳蔚起身去了内间更衣。
  “扶风我帮你吧。”柳蔚推开李霖生,瞪了他一眼,李霖生知道这是柳蔚生气的表情,便不再插手,自顾自的摆弄桌上的茶具。
  “扶风,你可真美啊。”柳蔚本就皮肤白皙,经红色一衬,显的更加容貌更加俊秀,李霖生看的有些失神,连手中茶盏落地都未察觉。“你若是女子,我一定娶你。”
  “祁王殿下可真会开玩笑。”李霖生的话柳蔚听了有些不悦,自己是男子,怎可与女子相提并论。
  “我说的是真的。”李霖生细细打量了一下柳蔚,“果然,比起你平日里穿的青色,还是红色更适合你些。”
  “你若再说这话,我便把这衣服换了。”李霖生赶忙拦住柳蔚,又说了许多好话,柳蔚才消气。
  “好了,咱们该启程入宫了。”进宫以后,李霖生先去了政德殿向皇帝请安,柳蔚则先行一步去了启兴楼等候。
  “哟,状元郎怎么没和祁王殿下一起赶来啊。”说话的是户部尚书之子陈天翔,见柳蔚没有理会他,又讽刺道“不就是状元么有什么好得意,还不是靠祁王上位。”
  “陈公子,话可不能乱说。”同行的人附和道。
  “他自幼便是祁王伴读,有祁王替他说情,也不是没有可能。”见柳蔚还是无动于衷,陈天翔又继续说道,“你们瞧他,容貌比女子还要美上三分,说不定他暗中勾引祁王,替他求来这状元的美名呢。”
  “清者自清。”柳蔚只用了四个字回应陈天翔的嘲讽,“陈公子,听闻令尊最近收了尊玉佛,成色极佳,连宫中供奉的都比不上。”
  “上好的和田玉。”陈天翔有些得意。
  “户部是朝廷的钱袋,若是钱袋破了,漏了钱可就不好了,那可不是有人在背后求情能弥补的。”明白人都听出柳蔚暗指陈家的玉佛是从朝廷扣钱买来的,这私扣朝廷银两的罪名可不小,陈天翔本想顶嘴,偏在这时皇上来了。
  “皇上万福金安。”众人以柳蔚为首,向皇帝行礼谢恩,随后由宫女引导入座。柳蔚的座位仅次于李霖生,与他比邻而坐,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李霖生刻意安排的。
  宴会的内容很单调,皇上在歌舞进行到一半时先回了政德殿处理政务,交代李霖生主持大局。
  酒过三巡,众人都有了醉意,柳蔚本就不善饮酒,此刻有些不适,陈天翔瞅准时机,上前敬酒。
  “状元郎不胜酒力,这一杯,本王替他饮了。”李霖生替柳蔚挡酒,陈天翔扫兴而归。
  “天色已晚,歌舞也已经结束,诸位都散了吧。”李霖生吩咐下人送其余人出宫,自己则扶着柳蔚去了自己在宫中的居所「竹韵轩」。
  “我自己能走。”柳蔚晃晃悠悠的走在前头,结果重心不稳,跌坐在地上。
  “不会喝酒,还非要逞能。”
  “脚扭伤了,走不动。”李霖生无奈,只得背起柳蔚。
  喝醉酒的柳蔚不会拒绝别人,李霖生总是借机做许多奇怪的事情,比如骗柳蔚答应嫁给他,当然这都是以前的事,李霖生事后再提起柳蔚都推脱说自己不记得了,要不然直接躲起来不见人。
  “扶风,你若总是这般温柔该多好。”
  “嗯。”迷迷糊糊的,柳蔚也没听清李霖生在说些什么就答应了。
  “扶风,你知道么,我喜欢的人,他的名字里有这世上最美的,一眼望不尽的蔚蓝。”李霖生早在幼年时第一次见柳蔚,便对柳蔚一见钟情,少年时懵懂的喜欢,长大以后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更加深厚。
  李霖生总是将这些真心话隐藏在玩笑中,或趁柳蔚醉酒时说给他听。
  “扶风,你是不是胖了。”终于回到竹韵轩,李霖生将柳蔚放到床上,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不许说我胖。”柳蔚嘟囔说了些什么,李霖生没有听清,替柳蔚敞开衣襟,盖好被褥后,自己回到了隔壁卧房休息。一夜好梦。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