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重生】《重生之萧颜欢》_都市|现代

0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11 17:33:05

作者:余生丶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df30a03d7e5346f0b3ef293998dc83c0

阁楼: #文学小说馆
余生丶
余生丶 2017/1/11 17:33:05
刚刚被人解雇的唐穆斌怎麽也没有想到, 一颗子弹,就将他从一个33岁一贫如洗的普通小职工变成了才20多岁的世家少爷──萧衍。 全新的生活,让从小是孤儿的唐穆斌想要好好感受一下家庭的温暖, 但是,上流社会的生活怎麽可能平淡无奇? 老爷子的一声令下,萧衍就变成了国内知名的娱乐公司的总经理, 充满诱惑的娱乐圈的生活即将在他的眼前展开...
【耽美重生】《重生之萧颜欢》_都市|现代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余生丶
余生丶 2017/1/11 17:33:05
第一章 重生萧公子
第一章 重生萧公子 

   人生真的很奇妙,奇妙到,你一觉醒过来,有可能变成另外一个人。 
    
   唐穆斌怎麽也没有想到,一颗子弹打过来,他就从自小父母双亡的孤儿唐穆斌变成了家大势大的萧家少爷,萧衍。站在卧室的落地镜前,唐穆斌冲著站在对面的那个,这三个月逐渐熟悉起来的苍白瘦弱的青年拉动了下嘴角,看到那清俊挺拔的面容,唐穆斌伸出右手摸上脸颊,感受到手指尖传来的细腻润滑的触感,神情有些恍惚。 
    
   不过,还是弄不明白为什麽会偏偏变成萧衍呢?唐穆斌和萧衍两个人的对比完全是天与上地下,苍云和淤泥的差别。除了那一天上午的相撞,他们的人生完全没有也不会有第二次的交际。 
    
   唐穆斌今年33岁,家乡未知,家里还有什麽亲人也未知,他只知道他的父母或许是外乡到N市来打工的一对夫妻,在他在一岁多一点的时候父母双双出车祸死了,当时的公安局找不到他的合法身份证明,於是N市的一家孤儿院收养了他,一直到他成年。在孤儿院的时候,因为种种阴差阳错的原因,他都没有被收养走,就这样在孤儿院度过了童年跟少年时期,直到他14岁,孤儿院依照惯例已经不能在提供他的食宿了,於是他就开始靠收废品卖钱来支付在孤儿院的夥食费,就这样一直长到了18岁才开始在外面租房子住,因为在当时的孤儿院的院长的坚持下,他跟孤儿院其他的所有孩子一样,享受到了9年的从小学到初中的教育,所以他避免了年纪小小就流落街头打工的命运,能够一直在学校学习,而且,依靠他捡废品卖来的钱,跟学校的减免,他居然就这样一直上到了高中毕业,并且考上了大学。 
    
   如果这是本起点文,唐穆斌的脑子应该聪明的一塌糊涂,他的成长经历与众不同,他会考上一个全国数一数二的大学,然後会逐渐创业奋发图强功成名就然後收获一箩筐的美女。如果这是本鲜网浪情馆或者是晋江文,唐穆斌就应该长的天怒人怨美绝人寰,上了大学就遭遇了一大群的鬼畜帝王攻,然後被虐身虐心但是最後还是NP的大团圆结局。 
    
   但是,这既不是起点文也不是晋江文,或许要说,不是纯粹的起点文或者晋江文,这是一盘连作者都不知道是什麽的大杂烩。 
    
   所以,在作者的设定中,唐穆斌脑子只是一般,拼了命的努力,才在他18岁那年考上了N市的一所二本大学。跟全中国的绝大部分大学生一样,唐穆斌长的也平平常常,勉强可以说是清秀,个头也很一般,只有175而已。唯一值得称道的是,因为自小的生活环境不一样,唐穆斌这个人很谦虚,而且勤奋努力,为人踏实,不像那个年龄的大多数年轻人那麽浮夸。 
    
   大学的学费比起中学来,还是很好解决的。有助学金、奖学金、生活补助还有勤工俭学等等很多条路可以选择,或者单选或者多选。唐穆斌的大学生活过的是平淡又充实,那时候大学的学杂费国家还可以减免一部分的,他的压力很轻。毕业之後,在那个大学生还比较吃香的年代,他应聘上了N市一所中型的广告公司,光耀广告,当业务员。拼死拼活的工作了很多年以後,他在30岁的时候被提拔当上了业务经理──各方势力互相倾轧把他拉出来顶缸的妥协结果。 
    
   在光耀工作的这十年里,前五年,他的工资全部用来资助把他养大的那所孤儿院,唐穆斌是一个记恩的人。後来,他有了成家的念头,於是五年的工资用来积攒老婆本,现在终於攒到了一所住宅花园的首付,也遇到了想要呵护一生的人,没想到却…… 
    
   三个月前的3月9号上午,早上刚刚准时到达公司打完卡,准备完成前一天没有做完的策划书的唐穆斌,就被总经理请进了办公室,总经理告诉他,虽然他在光耀广告干了也超过十年,算是公司的老人。但是因为一直没有什麽业绩,为人又不太会交际──公司举办的各种公开的或者私人团体的聚会唐穆斌一个都没有参加过,除了为人勉强算是勤勉之外一无可取,所以,在面对经济危机席卷而来的巨浪,公司要准备裁员。经过几个高层干部的商讨,唐穆斌从3月10号开始,成为光耀广告本年度第一个被辞退的员工。 
    
   拿著公司额外发给他的三个月工资补助,唐穆斌默默的抱著自己的东西走出了公司租用的大楼,连未婚妻齐婷投来的担忧的眼神都没有看到。表面上总经理虽然说的是因为经济危机,整个市场的形势不好而要辞退他,但是,唐穆斌平时不怎麽爱说话,就不代表他心思木讷,为了公司老总的某个刚大学毕业的远房亲戚让位,就是他被辞退的真正原因。这是公司的财务在给他结算工资时,他通过那个小姑娘偷偷透露给他的一些线索想出来的唯一原因,记得当时唐穆斌给了那个小姑娘一个真心的感激的笑容,在那个公司,唐穆斌能够真心感谢的人,那个小姑娘算是第二个,第一个,就是他的未婚妻齐婷。 
    
   离开公司大楼後,唐穆斌想了很多,未来的走向,跟齐婷的关系,等等。他已经33岁了,不再是年轻气盛的小夥子,对生活不能够秉持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热情。他是一所二流大学本科毕业,学历也不够硬,当时能够应征上一份不错的职位并且奋斗到现在当上业务经理已经是走了大运了,现在去找新工作,学历关就肯定先过不去,而且,他就是再去进修也已经晚了,最重要的是,他没有强大的背景,在现在的中国,办什麽事都要关系。公司辞退的第一个人偏偏是他,不就是因为他没有後台,而其他人几个中层干部各个背景坚实麽? 
    
   十年前唐穆斌刚毕业的时候本科生找工作还很容易,但是现在,要再找到一份温饱、可以轻松给付每月2000多房供的工作,很难。 
    
   更难得,其实是,怎麽解决跟齐婷的关系。他们已经开始谈婚论嫁了,戒指他都已经看好准备买下来,过几天就跟齐婷求婚了。但是,现在又遭到了公司的辞退。 
    
   齐婷是那麽好的一个女孩子,知道他失业了也肯定不会嫌弃他,反而会安慰他,和他一起度过难关,但是,本来就已经被很多人讥讽为癞蛤蟆吃到了天鹅肉的他,这次又狠狠的落了一回水,就算他现在听不到公司那些八卦女人的对话,也可以想象到,齐婷一个人留在公司,会面临多少人恶意的讽刺,又会多麽尴尬的一面默默听著一面忍受著担心他的煎熬。 
    
   一想到今天晚上或许会看到的齐婷担心忧郁的眼神,还有自己年纪都一大把了还要面对的种种人生,唐穆斌就有一种,还不如就这样死去了的感觉,不,其实他想的是,如果,能够回到从前,他一定会好好努力,把握自己的人生,不再让随随便便的一个连面都没有见过的陌生人,凭著几分血缘关系把自己的人生给毁了。 
    
   正出神的想著事情的唐穆斌,就这样遇见了真正改变它一生的事件:在周围人群的尖叫声中,一个从後面狠狠的冲他撞上来的年轻人,还有一颗以300M每秒的速度一边飞速旋转一边向他,或者是向那个年轻人急射过来的子弹! 
    
   他那时只感觉到一阵灼热的疼痛,然後,就晕了。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在N市的一家私立贵族医院,浑身上下除了擦伤没有一丁点儿的伤痕,灵魂,却从那个跟了三十多年的躯壳转移到了这个年轻人的身体里。 
    
   从醒来到现在的三个月里,唐穆斌已经将萧衍脑中的记忆碎片彻底的融合到了自己的记忆中去,整个人,像是重新经历了一遍从出生到成人的洗礼一样,感觉自己的生命又得到了新生。 
    
   萧衍,这是个与他完全不同的人。年轻,英俊。家境富裕,而且,家族权势很大,他有著不可限量的未来,还有真正关心他的家人。 
    
   唐穆斌想到自己住院的时候一直在自己身边寸步不离照顾著的管家李叔,还有每天三个电话准时关心自己的爷爷的,以及,声音淡淡却明显可以听出来关爱的父亲,心里竟然有些甜蜜,虽然这个身体的家族人情关系也比较淡漠,而且,母亲也在很早以前就死去了。但是,比起从小不知道什麽是亲情的唐穆斌来说,这小小的幸福,足以让他感到有些眩晕了。 
    
   萧衍,你的灵魂跟我的身体一起死去了,那麽,就让我的灵魂,帮你的身体活下去吧。 
    
回复

余生丶
余生丶 2017/1/11 17:33:05
第二章 为自己扫墓 
能够跟齐婷相爱,应该说是唐穆斌一生中仅有的幸福了。 
    
   刚刚迈入30岁大关的时候,唐穆斌已经存了想要找一个女子结婚生子,好好安定下来的念头。只不过,大都市的女孩子总是难伺候些,对男朋友的要求特别挑剔。唐穆斌自身的条件又不够好,无权无势,还没有钱,长相一般,只能说是清秀,工作勉勉强强,房子交了首付,挤进了有房一族,还有有一辆二手的奥拓。这种条件的男生,在N市这地方一抓一大把,更别说,唐穆斌已经是30来岁的大叔级人物了。 
    
   好笑的是,他父母双亡这一点得到了很大一部分女生青睐──现在有些女孩子就喜欢有车有房父母双亡的男人。但是,对於这种女生唐穆斌总是敬谢不敏,他因为自小得不到家庭的关爱,所以对於这方面总是特别看重,不孝顺不懂得亲情重要的女生,哪怕她美丽的像奥黛丽赫本一样,唐穆斌也不肯多瞄上一眼。 
    
   在一些热心街坊跟同事的介绍下,唐穆斌跟很多女孩子相过亲,什麽类型的女生都有,但是总也不能修成正果。有的,是别人看不上唐穆斌的,觉得他不够有钱不够英俊不够年轻不够有趣。有的,则是唐穆斌不想与别人继续。唐穆斌对婚姻的要求可以说高也可以说低,他只想要一个温暖的家庭,他不要求女生的家境跟长相,也无所谓女孩子的工作好不好,但是,他要求女孩子性格必须要温柔,要懂得体谅人,而且最好,可以为他一结婚就能生下一个宝宝,男女无所谓。 
    
   可是唐穆斌的运气不太好,这个年代的女孩子什麽都有,就是多半不够贤淑,也不愿意太早结婚生孩子。闪婚的倒是够多,不过几乎上也都是打定了主意不要孩子的,所以挑挑选选好几年,最想结婚的他连女孩子的手也没有牵上过几次,直到,遇见齐婷。 
    
   齐婷进光耀的时候,唐穆斌刚刚当上业务经理,正是难得的意气风发想要大干一场的时候,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没有一点打齐婷主意的意思。因为齐婷,太优秀了,名牌大学毕业,年轻、漂亮,父母都是大学讲师,高知识分子,难得的是,这样的家庭培育出来的女生却一点都不娇纵任性,反而脾气温和,说话得体。这样的女生太难得了,她的到来,就像一阵春风滋润了光耀所有男性光棍儿们的心,她每天接到的约会邀请可以令全公司的女性嫉妒成狂,只不过,齐婷很洁身自爱的不跟任何男生有私下的来往,这更赢得了所有男士的真心喜爱。 
    
   唐穆斌也是这群暗恋著齐婷的男士中的一员,不过不同於别人露骨而又狂热的表达方式,唐穆斌表达爱慕的方式是含蓄,甚至是不起眼的。因为他自知配不上齐婷,所以从来没对齐婷表达过什麽过於热情的举动,顶多,也就是帮她打印一些资料,在她忙不过来的时候帮帮忙,或者,在她口渴的时候及时的递上一杯温开水而已。 
    
   或许是接触多了狂热的追求者,烦不胜烦的齐婷反而对唐穆斌的这种如温开水般的接近方式感了兴趣,时不时的表达出一些好感来,唐穆斌也不是寡欲之人,一开始不追求齐婷是因为觉得自己没希望,但是一旦知道了齐婷对自己也有好感,於是…… 
    
   郎有情妾有意,两个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跌碎了所有人的眼镜。 
    
   跟齐婷在一起的两年多时间里,唐穆斌过的很快乐,齐婷懂事知大体,还很关心他。跟齐婷在一起,第一次让唐穆斌感受到了有家人关心是什麽感觉。但是,快乐的同时,唐穆斌也很内疚,因为他不能给齐婷最好的。他的工资不算多,一个月6000多块钱,除去房供、食宿费、置装费,手机费等杂七杂八的费用,剩下的钱还不够带齐婷去吃几次西餐的。齐婷是女生,爱美,化妆品和衣服都是名牌,但是唐穆斌一年到头也不能给她买几次像样的,能够讨她欢心的礼物。每次在公司听到那些嫉妒他抢走了齐婷的男同事或调笑或讥讽他不能给齐婷带来幸福的话语,唐穆斌的心里都是一阵阵的发酸。同时,他也经常想到,齐婷在创意部,是不是也经常要忍受著饱含恶意的话语呢? 
    
   重生以後,萧衍不是没有想过从新开始的可能性,毕竟齐婷今年也才25岁而已,这具身体22岁,两个人只相差了三岁左右,谈一场姐弟恋爱,在这个逐渐开放的社会,也不是件怎麽稀奇的事情。 
    
   但是,犹豫了很久,萧衍还是没把这一诱人的想法付诸行动。 
    
   原因是什麽,复杂的很。 
    
   既有刚刚重生带来的欣喜与恐慌,也有担心和齐婷相认身份败露所要遭受的不测。其实,更重要的原因在唐穆斌心理面酝酿,他担心,如果以萧衍的身份去接近齐婷,如果两人能够相爱,以前的他,那个唐穆斌,他的影像将被这个世界上他唯一挂心的人所遗忘。 
    
   总的来说,唐穆斌的内心还是自私的。他不想自己死後,世界上一个记得自己的人也没有,所以就算知道齐婷可能正在N市的某个角落,为他的逝去痛不欲生,但是他还是能够硬下心肠,一面龟缩在萧衍的躯壳里享受奢华的生活,一面为自己仍然可以享受另一个人全身心的想念而偷偷窃喜。 
    
   或许,他本质里也是一个阴险的人啊,唐穆斌偷偷想到。 
    
   湖蓝色的跑车滑行在N市郊区墓园的山脚下,优美新颖的车型让很多看到他的人惊叹法拉利今年的新款跑车怎麽会出现在这个平民墓园里,难道是这个墓园里埋葬的某个贫民的後代发达了吗? 
    
   驶进墓园,将车停在山脚下,萧衍站在车旁,仰望著这一片在蓝天的映照下显得有几分天国色彩的墓碑山,他那死去了30多年的父母,还有他自己,都埋葬在了这一方小小的骨灰盒里,相互做著伴。他刚醒来的时候,李叔有向他提议过把唐穆斌的遗体葬在N市有名的一所风水墓园里,但是萧衍淡淡的否决了这个提议,叫人找到当初埋葬唐穆斌父母遗体的地方,把火化过的唐穆斌的骨灰,和他的父母葬在了一起。这,也算是对前世的生命做一个完美的落幕吧。 
    
   按下遥控将车的敞篷合上,这是一辆法拉利 California的湖蓝色新款,市场报价348.8 万元。要是放在以前,唐穆斌的所有存款连这辆车的一个轮胎业买不起,但是现在,他家的地下车库里面却放了几十辆比这辆法拉利还要名贵很多的车等著他去“糟蹋”。随他怎麽玩都可以,哪怕他一天报废三辆,萧家还是可以眼都不眨的继续买回一大堆车给他继续玩。 
    
   对於一般人来说,钱是他们毕生奋斗的一个目标,但是对於另外一部分极少数的人来说,钱只是显示他们不需要为物质生活考虑的一串表示价值的数据而已。萧家,就是这样一个“视金钱如粪土”的家族,这种属於萧衍的想法头一次出现在唐穆斌脑海里的时候,唐穆斌很不适应,甚至有些反感这种明显属於有钱人的思想。但是现在,唐穆斌却可以很轻松的面对这种明显价值观不同的思维习惯了,毕竟,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他不能因为自己有道理就觉得其他人都是蛮不讲理的人。 
    
   不过,在唐穆斌心里,这辆车除了骚包之处明显超过奥拓外,唐穆斌丝毫不觉得,它比自己心爱的小奥拓优秀了多少。 
    
   走到半山中间的时候,唐穆斌抱著一束路上买来的紫色天堂鸟,远远的眺望自己和父母的墓碑,没想到这一望,却让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齐婷? 
    
   唐穆斌有些不敢置信的望著那个俏丽依旧的女子,脚步停了下来,惊喜瞬间涌上了他的心头,齐婷来看他了? 
    
   这还是这三个月来,唐穆斌第一次见到齐婷,他埋葬自己骨灰的时候,还特意告诉当时第一次把他们接去医救的N市第五人民医院,如果有唐穆斌的家属来,就告诉她,遗体被安葬在市郊墓园了。结果,这三个月他都趁著周末来探望自己四五次了,还是一次都没有遇见齐婷,本来他以为,齐婷是伤心过度不能来了,或许是还没有得悉他葬在这里的消息,但是,一见到齐婷的面容,唐穆斌就知道,自己猜错了,至少,猜错了一部分。 
   眼前的齐婷,依旧是使他魂牵梦萦的那一个,只不过,却和他印象里的陌生了许多。 
    
   以前的齐婷笑容是含蓄的,每每冲自己微笑的时候,笑容中还有那麽一丝丝不易隐藏的忧郁,但是现在的齐婷却脸色红润,精神很足,穿著一身雪白的连衣裙,看起来婉约可人,远非自己想象中的苍白瘦弱的样子,眉间虽有悲伤,但那种悲伤已经脱离了眼睛,只能从面容上观察出来了。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齐婷通常是不够快乐的。当精神生活满足了,物质生活不满足,很多人都难以真正展颜,唐穆斌知道,无论他怎麽逗齐婷开心,怎麽关心她呵护她,齐婷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一部分是不开心的。每一个女孩子内心都做过白马王子的梦,齐婷深知自己不是王子,她选择了自己或许会对自己一心一意,但是心中,未尝没有一点遗憾。 
    
   “你是?”齐婷被身後的脚步声惊动,转身就看到一个穿著黑色中山装,抱著一束紫色天堂鸟的清俊男生站在自己侧身旁,很明显,就是来探望唐穆斌的。他是谁?齐婷有些疑惑,她不记得唐穆斌有跟自己说过在N市还有亲戚存在。 
    
   “我是穆斌哥的一个远房表弟,最近才刚相认的”唐穆斌微笑著,心中对自己叫死去的自己哥哥这一点感到无比别扭。 
    
   “是麽?”齐婷只知道唐穆斌父母死得早,但是具体什麽时候死的,唐穆斌的成长又是怎样的则一无所知,她没问过,唐穆斌也没跟她说过。但是看这个少年抱著的是唐穆斌生前最喜欢的紫色天堂鸟,於是也就信了唐穆斌的一番说辞。 
    
   “你,是齐婷姐吧?穆斌哥有跟我说到过你,说是你们,快要结婚了。没想到……” 
    
   唐穆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会提到这个话题,甚至是,有些恶意的想看到齐婷的表情变化,不出他所料的,齐婷的神色马上变得有些复杂。 
    
   “我……对不起穆斌。”齐婷的脸色苍白了些,“一开始听闻他的死讯的时候,我心痛的无以复加,但是,这三个月以来,我……” 
    
   “你觉得,唐穆斌的死去对你来说,伤害也没那麽大,是麽?”唐穆斌的脸色冷冷的,“本以为是恋人,自己会痛不欲生,结果你却发现,三个月过去,你不但活得好好的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反而,要把他给忘记了,是吧?” 
    
   “不,不是的!”齐婷摇头,眼睑开始变红,“我是真的很伤心,但是,我也要活下去啊!” 
    
   “不用跟我解释,我明白的。”唐穆斌突然就心软了,特别是看到以前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落泪的时候,他走上前,将花放在墓碑前,“只要还记得他,记得这个男人爱过你,就够了。” 
    
   “我知道,我知道……”齐婷在他身後捂著下半张脸哽咽著点点头,不知道为什麽,看见这个比她年龄还小的男生说话,她总有一种面对著穆斌的感觉,温温柔柔,清淡如水,很轻易的,就把她弄哭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齐婷掏出手绢擦擦眼睛,对著唐穆斌说道。 
    
   “唐穆斌的遗产留给了你,有空的话就去律师楼交接一下吧”唐穆斌背对著她,看著墓碑上笑的清淡的自己,“他在绿野花园的一栋房产业留给了你,房子不大,还有每月的月供要你帮著交付了。” 
    
   背後没有再传来声响,但是唐穆斌知道她听见了,也会照著他说的话去做。 
    
   等到约莫著她已经下山了的时候,唐穆斌转过身,望向山脚,看到一个男人呵护的将她搂进怀里安慰,然後两个人钻进一辆轿车一起离开,向上拉动了嘴角。 
    
   齐婷要是跟自己结婚了,以後或许会过上一种节衣缩食的生活,会为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烦恼,或许有一天她就受不了了要跟自己分开,或者是,一直忍受著庸碌的生活,独自的哀伤。如果结局是那样的话,还不如现在这样,自己死去,她就可以没有任何负累的寻找自己的王子,这样,多好。 
    
   以前的自己,连带著最美好的东西也死去了,那就没什麽要留恋了吧? 
    
   那麽,从下一秒开始,自己就只能做,萧衍了。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