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古代】「 蚀骨销魂 」系列之《蚀既》_允在|金在中|郑允浩|古风黑洞阿意

0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11 11:26:16

作者:东风不解意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f5eb3fc5626c40448bfc3553cc4d318f

阁楼: #文学小说馆
东风不解意
东风不解意 2017/1/11 11:26:16
古风 / 质子攻 / 皇帝受
【耽美古代】「 蚀骨销魂 」系列之《蚀既》_允在|金在中|郑允浩|古风黑洞阿意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东风不解意
东风不解意 2017/1/11 11:26:16
蚀 · 蚀既
>>>



是夜。
金在中理完朝政,走出书房内殿,才发觉下了大雪。
天寒地拆,无风无月,雪花纷繁落下,映着宫墙庭径。金在中披了狐裘,踏入寒夜,沿着宫墙信步。
宫娥侍从在身后提着灯跟了上来。金在中抬手挥了挥示意他们退下。下人不敢怠慢,退了几步远远跟着。
先帝早崩,他年幼登基。高居帝位,便也没有了自由。不论行至何处,身后总有随行束缚。连偷闲入市游历八方的机会都来不及拥有。
都说君王尊于万人之上,而为君者却连世间最寻常的事都无法体会。
 
回过神来,金在中抬头望着面前敞着门的庭院,脚步一顿。
不知不觉又走到这儿来了。
 
门敞开着,门边连个通报的宫人都没有。檐下一双宫灯洒落的烛光映亮了门前几尺路,似乎就是为了迎人。
金在中举步迈入门槛,再度摆了摆手,身后随行的下人这才止了步。 
院子里极静,甚至能听到落雪折竹的声响。金在中脚步轻缓踏过雪地,收起纸伞,仔细抖落外袍的雪,才踏入殿内。
 
空气里漫着一股淡淡的酒香。
郑允浩披着一件白色裘袍,宽厚掌心捧着手炉,坐在内殿院中檐下赏雪。身旁的火盆上煨着一壶酒。
身后脚步渐进,直到那人带着一股寒意坐到他身旁,他才悠然侧目带着笑意望向那人,也不言语。
金在中被这带笑的双眸看得不太自在,移开目光,胡乱的扯了个谎。
“朕……阅完奏折徒生酌意,想到你这里一定有酒……就…就过来……”
话音未落,身边的人突然伸过手,金在中下意识的后仰闭上眼,那人带着暖意的手心贴住他的面颊,拇指拂过他的眉。
“眉间沾了雪。”
眉头顿觉冰凉,大概是雪花融化的水渍,那人换了干燥的手心又抚过一遍。抹掉水渍之后,又把手炉塞进他手里,接着脱了外袍换到他身上。
还带着体温的白色狐裘罩在他身上,驱散了一路寒意,暖暖的温度渗入皮肤,萦进心里,金在中低着头,蓦地笑了。
 
郑允浩给小皇帝紧了紧裘领,看到这人垂眸兀自笑了。便揉了揉他的脑袋,双手裹住金在中的手背,笑道:
“天寒地冻的,陛下要是想……喝酒了,大可以召我过去。无须亲自跑一趟。”
“你……”金在中顿了顿,“你说过不喜欢见宫里的人……”
“嗯……我是不喜欢见无关紧要的闲杂人等……”
 
郑允浩是质子。
两年前作为棋子被那方掌棋者置于他的领地后,便再也没有关注过他的音讯。而这人身在异国他乡,居于天子眼下,倒也安之泰然。唯独不喜欢杂人在侧,入殿不久后便向金在中请奏,遣走了殿内的宫人。除了每日有下人例常清扫与点膳,其余时间,这座殿院只有他一个人。
 
“我是不喜欢见无关紧要的闲杂人等……但我喜欢见你。
“等你什么时候坐闷了这皇位,我就带你去出。天广地阔,你想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郑允浩说着,突然俯身向金在中凑过去。
盘腿坐在地上的小皇帝避无可避,后仰着几乎贴到冰冷的地上,眼前的人愈发的近了,那人眉目如刻,凝视着他的双眸缀着零星烛光映着他的脸,他忽觉心下悸动,紧张的闭起眼。
近在咫尺,金在中感受到对方的鼻息,不自觉一个哆嗦,怀里的手炉“咕噜”一声落下,滚在地上。
金在中慌忙睁眼就要去拾,却一下被对方按在地上。
 
四目相对只一瞬,小皇帝便偏过头去,无论如何都不肯转过来。
 
“在中……”
小皇帝没答应。
“在中……”
小皇帝还是闭着金口,固执的不愿回头。
郑允浩看着他微微发红的耳廓,低声笑了。
“在中……再不转过来,我亲你啦。”
 
金在中慌忙转过头来,下一秒,唇齿还是失守了。
那人低头叼住了他的唇,慢慢碾吮,在他松口的瞬间,舌头探了进来,攻城略地。
唇舌交战,金在中很快败下阵来。他被亲得浑身发软,只能双手抓着对方的衣襟……
 
煨着酒的炭火还在烧,不时传来炭木灼烧轻爆声,空气里的酒香愈发浓郁。
两人的里衣在身体纠缠中不知何时已经褪了下来。皮肤触到冰冷的空气,金在中不禁瑟缩一下,便被身上的人搂住,贴向了同样赤裸的胸膛。
灼热的体温毫无隔隙的直接传递到身上,金在中觉得脸上烧得发烫,把脸埋进身上人颈间蹭蹭。随即感觉到湿热的吻烙在他颈窝,锁骨,一路向下碎落至小腹……
小皇帝难耐的伸手推拒,却被握住了手,十指交缠。那人抬起头来,专注的望着他的眼睛。
“在中……”
他低声唤他。
“金在中。”
嗓音缱绻。
这三个字不知在他心间辗转碾磨多久,才唤得这般缠绵悱恻。
郑允浩低下头,近乎虔诚的吻印在了他的眼睑上。
“世事纷乱,与我何干。
“我心量窄,无暇顾念闲人杂事……此生只为一事,只求一人。
“我想直到白首,都能这样看着你。
——“生不见君,寤寐难安。”
 
金在中怔怔的望着他,忽而主动攀上他的肩颈吻了上去。柔软的舌尖探入郑允浩口中,轻轻地扫过他的舌头。郑允浩唇舌便追逐着缠了上来。
 
“嗯………”
两人呼吸渐重,皇帝被这吻烧得一阵酥软浑身滚烫,唇间不自觉漏出细碎的呻吟,下身有了抬头的趋势。恍惚间那人的手掌滑过他弓着的背,在腰骶流连。金在中收紧攀住那人肩膀的双臂,贴向那人温软的身躯,动作间蹭到那人身下已然灼热坚挺的巨物,刚要躲开,身子便被对方更用力的箍住了。流连腰际的大手贴着细腻的肌肤抚至臀瓣来回揉捻,慢慢滑入臀缝……
金在中被霸道的深吻拖住心神,忽觉下身穴口处被轻柔按压,还来不及回神,那人的手指便伸了进来……
 
“唔……”异物入侵的不适让金在中下意识的呜咽一声。下一秒自己的阳物便被裹进温热的口腔里——
“哈啊……别!”他伸手想要推开郑允浩的脑袋,但下身前后被掌控摩弄,传来的快感太过强烈,他无力抵抗,只能咬唇紧紧抓住散落一旁的狐裘……
 
 
夜雪瀌瀌,时闻折梅。
炭火盆上的煨着的酒已经有了轻沸的声响。
 
金在中泄出之后瘫软在一地凌乱的衣衫中轻轻喘着气,蓦觉后穴的手指退了出去,接着双腿被打开,那人覆了上来,滚烫的巨物抵在穴口……
“等——哈啊……”还来不及反应,巨物一寸寸磨了进来,交合处传来的奇异快感让金在中倒抽一口气,幽穴不自觉的收缩,紧紧地裹住了郑允浩的事物。
 
被紧致湿热的肠壁包裹着的感觉让人欲仙欲醉,郑允浩努力克制力道,开始抽送,每一下都撞进最深处……
金在中白皙漂亮的身体被完全打开,小皇帝紧紧咬着下唇,把要脱口的呻吟咬在嘴里。
突然那滚烫事物撞到体内某一处,一阵酥麻的感觉席卷而来,金在中松口娇吟出声。
“是这里……”郑允浩双手撑在他脑袋两侧,又朝那地方用力一顶。
“唔……”金在中一阵战栗。
郑允浩俯下身,如墨的长发散下,拂过他的脸颊。这人用唇轻轻磨蹭着他的唇,哑声问:
“是这里……对不对……”
金在中没有作答,只是抬手勾住他的脖颈,含住了他的唇。
 
抽送的速度逐渐加快,力道也愈发狠了起来……金在中被逐渐猛烈的撞击弄得几乎失了神,烛火摇曳间,那人俯下身来,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的唤他的名字……
 
金在中。
金在中。
日月蚀既,浮世尽朽,生不见君,寤寐难安。
 
 
 
晨光熹微时夜雪乍止,殿中也重归宁静。
盆中炭火熄,壶中酒温凉。
檐下一双人,共枕待天光。
 
 


—————【完】—————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