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寻他_1V1|真的不虐|快穿向

0 个喜欢 · 

发布时间:2017/1/11 23:49:32

作者:平刃

来源:http://www.gelou.me:12599/loucheng/neirong/fa8c601fd79f4f8fa8076b2cf3ff0b57

阁楼: #文学小说馆
平刃
平刃 2017/1/11 23:49:32
无论他在哪里,变成什么模样,她都会认出他。



实力写快穿1v1我都不知道该咋搞
嗨呀又来开深坑

第一个故事:影断——小少主x影卫(伪)(年龄差注意)(古代架空)
第二个故事:无筹——丧尸x人造人 (血腥注意)(末世)
其他的到时候再说,估计会写很多个世界吧
但主角,只会是他们两个人

【架空】寻他_1V1|真的不虐|快穿向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

平刃
平刃 2017/1/11 23:49:32
———


“他在哪?”

她于那一片茫茫之中,问唯一可见的光芒。

十三年,她找他找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却在这个谁都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看见了她亲手为他做的那个布偶挂件。

挂件沾了血迹,有些破烂,摇摇欲坠地挂在半空中,似乎一个不小心就会掉下来。

“着什么急呀?”自称为神的光懒洋洋地开口,光芒一收一放,像是在自娱自乐,“他又没死。”

他没有死……没有死啊……

心里那根隐隐约约的尖刺终于被剔除出去了,她松了口气,连肩膀也垮下来,浑身忽然就没了力气,差点双腿一软,直愣愣倒在地上。

那就好,他没事就好。

“我可没说他没事哦?”神灵晃了晃空中的小挂件,“你看看这,像是没事的样子吗?”

“!”

“你别慌!事情还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眼见猎物就要落入网中,光芒闪得愈发耀眼了。

“怎么挽回?”

只要能让他好好地、好好地回来……

“很简单!”

光芒四散开来,在空中形成一个又一个屏幕,显现出不同的图像来。

“喏……”

屏幕上的人无论是衣着还是年龄都各不相同,就连浑身上下的气质,都完全不一样。唯一能看出点相似之处的,也就只有那张她熟悉的面容,还有……

还有那一双十三年来,反复出现在她梦境里的双眸。

“……”她张开想要呼唤他的名字,明明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喊不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神明看出了她的疑惑,却并不打算回答:“他肉身已毁,只剩灵魂辗转各世,寄宿在合适的躯体之上,我虽然可以为他重塑肉身,但是吧……”

“但是什么?”

“你看你家那位抢了人家的身子,总得给人家一些回报吧?我需要收集他们的幸福小心心,这样才有神力帮你家那位重建肉身嘛,你知道的,没有人信仰的神,跟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呀。”

“我要怎么做?”她没有在意那所谓神明奇怪的语气,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屏幕中他的身影。

“啊?”光球颤了一颤,似乎很惊讶,“你不问什么'我凭什么相信你'这样的问题吗?果然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好不一样哦!”

“我要怎么做?”她忍住心中不耐,只是语气中难掩冷意,“不要废话了。”

“啊啊啊我的错我的错!”光球晃了几下,“你只需要让他得到幸福就好啦!”

只是不那么容易罢了。

“好。”

她犹豫了一会儿,又问道

“他会……记得……”

“不会哦。”四周的屏幕一瞬间暗下来,光芒眨眼归于光球之中,“他不会记得你,对每一世的他来说,你都是一个初次见面的怪阿姨哦。”

哦她死的时候三十七岁真的是很对不起呢?

“我知道了。”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送我过去吧。”

“得嘞!”

神明的声音听起来雀跃不已。

“对啦对啦,算是酬劳吧?”

她闭上眼的前一秒,听到神明这么说。

“你的名字,永远会是宿雨。”
回复

平刃
平刃 2017/1/11 23:49:32
影断(一)

雨夜最适合干些什么?

自然是杀人放火。

少年一身华贵的衣裳早被树丛勾得破烂,阿妈做给他的布鞋也不知在逃跑的途中丢到哪里去了,白嫩的小脚被淤泥中的碎石划出了好些口子,渗出来的血落到地上,像极了被雨水儿打落的花瓣。

腿脚叫嚣着想要罢工,可他却不敢停下,身后那群持着刀的贼人就在不远处,此时停下了,他们很快就会顺着血迹追上来。少年能做的,只有不停地跑,不停地向没有光的方向狂奔,只有暗处才能遮蔽他的身影,只有暗处才是他的归所。

宿雨追上来的时候,正好瞧见月光下少年倔强的背影。

她伸手将面具撤下,一身玄色劲装被血和雨粘得极重,紧紧贴在身上,难受得很,同衣服碰在一起的伤口碰了水,剧痛的同时,隐约有发炎的症状。

初来乍到便让她跟一群子刀尖上舔血的家伙对上,实在是不太人道。虽然她的功夫用来对付这些家伙应该是不在话下,但是毕竟本来是遵纪守法好公民,忽然给她一身杀人的本领,她还是不那么会用的。

难免,付出些代价。

喉间忽然涌上一股子血气,她忍不住咳了几声,就瞧见不远处那少年的脚步一晃,箭也似的冲出去,吓得她忍不住运气一蹬,几个起落跳到他面前,生怕他跑丢了去。

“少……少主。”

古人的说话方式她还不甚习惯,也不顾身上伤口,直直跪在他面前。

“属下……那个……”

不知如何解释,干脆将腰间那枚令牌拿出,双手奉上。

“属下奉家主遗命,特来保护少主安全。”

少年见眼前人似乎并没有对自己下手的意思,思索片刻还是留了个心眼,说话的语气平平淡淡,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小孩子:“父亲他……”

冷雨拍在少年瘦弱的肩上,仿佛随时就可以将他击垮

宿雨沉默了一会儿,鲜血淋漓的面容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

“家主已逝,从今往后,少主您就是无悔庄的第十一任家主。”宿雨将头低得很低,双手将那令牌高举过头顶。

少年却并没有接过。

宿雨看着那双布满伤口的小脚丫一步一步地靠近自己,忍不住咬住下唇,抑制住一把抱起他的冲动。

请不要误会,她并不是喜欢正太的怪阿姨。

只是这个少年,真的和幼时的他一模一样。

而她已经太久太久,没有见过他了,似乎不仅仅是十三年,比那还要久,还要长……

宿雨跪在地上正胡思乱想,少年忽然将冰冷的手指搭在她的下巴上,雨水顺着她的脸颊滑倒他的指尖,纠结凝缠了许久,才不舍地落到脚下的泥土里。

“女人……”

少年抬起她下巴的力度很小,宿雨却不敢反抗,乖乖地顺着力道抬头看他,眼神复杂。

“……”

少年沉默了。

少年昏倒了。

状况外的宿雨愣愣地接住他,伤口撕裂时的微痛让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少年在她耳旁的呼吸平缓,似乎只是被吓晕过去了?

她站起来,将令牌收好,无奈地拍拍少年的背。

年纪轻轻学人家霸道总裁,玩脱了吧?

少年被她紧紧搂在怀里,宿雨仿佛感觉不到伤口被压迫时引起的苦楚似得,一点也不愿意松手。

这是她的……她的……

为什么想不起他的名字呢?

她忽然笑起来。

无所谓的,这种失而复得的喜悦,让其他一切东西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只要他在这里就好。

最大限度地替他挡去风雨,空出一只手将身后的足迹与血痕抹去,宿雨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没有在意左脸粗糙的触感,带着少年往记忆中的方向去了。

雨下了一夜,终于是停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镇子里总算有了些生气,宿雨带着少年踏进一间客栈,浑身的血气吓得那老板颤颤巍巍躲到后厨去了,只留下一个可怜的小二,带他们去客房休息。

老旧木梯嘎吱嘎吱脆响,扰得她心神更乱,无悔庄如今只剩下少年一个,她回想起记忆中偷听到的话,明白接下来该带少年去投靠他远在瑶城的叔父,可不知为什么,心中总有些不安。

宿雨将少年安置在客栈中的软铺子上,被派来伺候的小二颤颤巍巍地躲在门外,见她回头看他,吓得躲得更远了一些:“客客客客客客官!您还有啥吩咐!”

“劳烦小兄弟去药铺里寻些止血的药来。”宿雨将一小块碎银放在他手心,“要上好的,余下的钱财小兄弟便自己收着吧,当作酬劳。”

有钱赚的事,小二自然乐得去做,笑眯眯地拿着钱就走了,腿脚也是一等一的快,宿雨刚用蘸了热水的帕子小心擦去少年脚上的污泥,小二就已经将药放在桌边了。

借着脑海中的记忆给少年的脚掌包扎,脚心传来的密密麻麻的痒痛感让少年好不容易睁开了眼睛,瞧见她的面容,差点又晕过去。

还好无悔庄少庄主的意志力还是较为坚强,只是苍白了唇色,颤抖着声音问她:“这是哪?”

“瑶城西南三百多里,九安镇。”宿雨将最后一个结扎好,起身的时候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前任家主有令,命我带您前去寻您的叔父。”

“我的叔父?”少年皱了皱眉,没有再纠结于这个话题,只是看着她的背影,“你究竟是谁,为何我不曾在我父亲的影卫中见过你?”

宿雨想了想:“能教你看见的,自然不是什么厉害的。我受前家主之命,非紧急时刻不得现身,是故少主您不曾认得我。”

事实上她并不是他家的什么影卫。

但为了呆在他身边,只能用这个做借口了。

少年显然仍抱有怀疑,却也并不追究。

客栈里的沉默让宿雨有些不自在,她不知为何叹了口气,走进一旁的屏风之后,褪了衣裳准备给自己上药。

其他地方的伤口还好,背上的就有些麻烦,她用尽了各种各样奇怪的姿势,终于将药粉撒在了伤口上面。

猝不及防的疼痛让她忍不住闷哼一声。

啊好丢脸明明前面几次都已经忍住了。

果不其然听到少年恶劣的冷笑:“我可没听说过我庄内的影卫会因为这点伤大喊大叫的。”

这个讨人厌的语气真像他。

她可没大喊大叫。

宿雨在心里狡辩,小心将衣服穿好了,准备去洗漱一下,好让自己清醒些。

当她看到水中映出的那张脸时,忍不住后退了几步,然后终于意识到为什么这一路上引来无数侧目,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少年在瞧见她的脸时一瞬间人事不省。

这是她的脸没错,右半张脸尚还正常,可以看得出自己那对女子来说有些凌厉的轮廓。

但是那张左脸……

她颤抖着伸出手,触及那片坑坑洼洼的皮肤。是烧伤?可怕的纹路顺着耳根一路蔓延,直到左额之上才堪堪停住,左眼……左侧的眼眶之中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原来是这样啊,她还以为是初来乍到,不太适应,所以看东西才会有些奇怪,原来是失去了一只眼睛。

她颤抖的手轻轻覆盖在那空荡荡的眼眶之上,生怕自己再多看一会儿,会被那无尽的黑暗给吞噬进去。

少年在外头等得急了,忍不住趴在屏风上偷偷地看向她,正巧瞧见她出神的模样。

他望着她那只遮住眼睛的手掌,微微抿了抿唇,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回复

小格格宝贝
小格格宝贝